米读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武将时代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别无选择
    他们还拼不拼得起?
    严徐凯的目光徐徐扫过许久不见的这些兄弟,心下大是叹息。
    连战征战,他这些老兄弟们,哪个不是身上带着旧患?
    说是玄甲精锐,可他们的实力早已不复当年最盛之时。
    拖着这一身伤病之躯,又要重新征战四方?
    说实话,很不愿。
    尽管严徐凯知道,只要他说一声,这些兄弟一定不会有二话,会遵从于他的指令。
    可正因为如此,严徐凯才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
    到底是将这些兄弟再带回修罗战场,还是赌一把,赌白烈帝国在拿下凤栖行省后,会感念他们的贡献,从而放过他们,让他们解甲归田?
    两难。
    而原本严徐凯其实还是倾向于向黄仁进行报复,并且还有很大的可能就在这天宏城将对方灭于城下。
    不错,直到他在进入天宏城之前,这都是他更倾向于的选择。
    在方才那场暗语沟通中,严徐凯并没有要求包立这么做,之所以在他进来之后,包立便下令包围了谷青锋等人,却是他自己的命令,其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要护住他们的严大哥。
    可如此一来,难保不让谷青锋多想。
    而终于摆脱了压制的严徐凯,在回过身看到眼下的这般局势之后,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有了更多选择的他,顿时就想得有些多。
    而在扫视了一圈之后,严徐凯的目光终于还是与谷青锋对上。
    这让他突得一怔。
    那是一双……有着极致杀意的目光。
    他想杀自己?
    即便在众兄弟的护卫下,严徐凯也感觉到了一抹冰寒。
    莫名的,他也很相信,若是谷青锋想要杀自己的话……或许,没人能保得住他。
    有那么强么?
    心下刚浮现出这个念头,理智便已经回答了他。
    有。
    从谷青锋的目光里,严徐凯除了看到那一抹极致的杀意之外,还有着极强的自信。
    那是一位绝世高手才会有的自信。
    他,谷青锋? 真的可以在万军丛中取自己的首级!
    他哪里知道? 谷青锋五人自从跟随陈泽之后,陈泽便一直将他们当作斩首小队来培养。
    什么潜行? 什么伏击? 最终的目的,都只是为了截杀自己的目标。
    可以说? 有陈泽的训练,又有将星的随时加持? 在这世上能够躲过谷青锋这五人小队斩首战术的将领? 很少。
    发现了这一点,严徐凯的心下微颤。
    倒不是怕死。
    而是怕,一旦他死在谷青锋等人的手中,他死了不要紧? 他的这些兄弟又该怎么办?
    在漠河行省? 谁都知道他严徐凯对于这支玄甲精锐的意义,同时也很清楚,失去了他严徐凯之后,玄甲精锐的战力只怕都得减半。
    否则黄仁又何必放过一把手的何韦,而是将严徐凯给带了出来?
    他一死? 整支队伍就得乱!
    而部队一乱,那些本就对他们这些人有想法的有心人? 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到时候,谷青锋等人固然会因此而与他陪葬? 可余下的这些兄弟,要么死在陈泽以及孟羊郭子等人的疯狂报复之下? 要么? 就是被黄仁? 也或许是白烈帝国的任何人,全部收编,从而被当作一杆可以随时被牺牲的枪来使。
    无论哪个结果,都是严徐凯不愿意看到的。
    他可以死,但在死之前,必须要为这些历尽了苦难的兄弟们找到一个出路!
    严徐凯认为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如今活在这世上唯一的任务。
    所以……
    当看到谷青锋那双充满杀意的眼神时,他的心才在瞬间颤动。
    而且严徐凯也在这时突然发现了另一件事。
    除了表现得愤怒不已的张华林之外,其他人,却是都如谷青锋一样,在默不作声之际,一双杀意凛然的眼睛已是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几个人,竟然并不心惊于眼下的困境,甚至看起来还在做着随时暴起发难的准备!
    死士!
    莫名的,严徐凯的脑中浮现出在那要道地底时,一直跟随在黄仁身边的那些人。
    同样的眼神。
    同样的视死如归。
    同样的……眼中只有自己的猎物,而无其他。
    他苦笑。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陈泽早就防到了他这一手,根本就没有给到他可以变卦的机会。
    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他敢变,谷青锋等人就敢下死手干掉他!
    而后他的这些兄弟,便会成为任人宰割的鱼肉!
    如此算计!
    严徐凯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在离开陈泽身边时,就已经被对方算计得死死的,根本就没有给到他其他的可能。
    可笑自己还在分析利弊,想要从中找出一条对他的兄弟们最有利的道路来走。
    然而其实自己现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陈泽的指示来办。
    长叹一声,严徐凯突然感觉有些意兴阑珊,他很是无力地摆了摆手,道:“放开他们吧。”
    “严大哥!”
    此言一出,包立面色微变,道:“这些家伙方才可是想对你不利的!”
    他在城头上看得很清楚。
    所以即便听从了严徐凯的命令,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包立却也是擅自作主,从做了些事情,将谷青锋等人包围。
    他并没有严徐凯的那份眼力,在他眼中,不管谷青锋等人当年的功夫有多高,此刻在这种局面下,他也只需轻轻动动嘴,便能立即将这五人斩杀当场!
    所以,为什么要放?
    严徐凯却摇了摇头,道:“我方才告诉你的,我与他们已经达成了合作的事情,并不是被胁持之后的服软话,而是确有其事。”
    “再说……”
    他看向包立,叹息道:“你真的可以毫不手软的干掉这五个人么?”
    “这……”
    包立愣住。
    是不是真的可以……这个问题他并没有想过。
    从一开始时,他的所有注意力就在严大哥的身上,在他心里,严大哥得安危重于一切。
    然而现下严大哥似乎已经安全了,那么再反过头来想想,谷青锋等人……
    那也是他们当年的兄弟!
    甚至就在不久前,他还硬生生阻止了冯磊的冲动,结果现在反而是他混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