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09章 拒绝
    “院长!”
    齐荥没想到他们来了之后还没来得及说意图,贺泉就已经一言不合直接开口让人送客,他连忙急声说道,“院长,祁大人他们今日过来实在是有要紧的事情。”
    “如今外间叛军已至宁阳,京中那边又出了变故,若是不能及时平叛遏制住乱局,叛军一路北上定然让得生灵涂炭,会死更多的人。”
    “祁大人他们只是想要让院长帮帮他们而已……”
    “闭嘴!”
    贺泉直接抬眼看向齐荥,“你忘了三青武院的规矩,入得武院之人不得插手任何朝权之事,否则立刻逐出武院。”
    “我还没跟你们算今天擅自带他们过来的帐,再敢多说一句,你们两也跟着他们一并出去!”
    “院长……”
    齐荥和谢锦月都是齐齐出声,可贺泉却是半点都没理会他们,直接转身就走。
    祁文府直接开口:“贺院长,你到底是迫于武院规矩不愿帮忙,还是狠心绝情到宁肯看着外间天地色变,叛军四处杀伐却依旧只死守着安昌这一方天地,对于战乱四起时的死伤无动于衷?”
    “习武之人虽不必忠君爱国,可到底有着一股侠义之气,就算不为朝堂也该为着心中一丝正义。”
    “况且你若真不想插手朝权之争,不愿涉足任何权争之事,那你又何必创建三青武院,教导这些人朝政权术,甚至教他们行军打仗的本事?”
    贺泉听着祁文府话的丝毫没被他激怒,直接回头看着他说道:“你不必对我用激将法,我用这法子算计人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待着。”
    “我教导人杀人之术,不代表我会杀人,我教他们什么战事权术,我也不代表我喜欢他们参与那些个尔虞我诈的争斗,只要他们还在武院一天,就得守着武院的规矩,而等他们出去之后,干什么都和我没关系。”
    “至于我教什么人,教他们什么东西,全凭我乐意。”
    他上下看了眼祁文府,嗤笑了声,
    “祁文府,说起来你也不是什么普渡众生的活菩萨。”
    “若不是苏阮出现,你可会不顾祁家人生死豁出命去替荆南之人申冤昭雪?私心人人都有,你自己尚且做不到,又何必拿着这些大话来哄着我去做菩萨?”
    “想要普渡世人,拯救苍生,你该去寺庙里求神拜佛,而不是来找我这个老头子。”
    祁文府最善言辩,甚至他这么多年鲜少有人能在口舌之上说的过他的,可是贺泉一番话却是直接将他说的哑口无言,就连苏阮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贺泉看着神色微僵的祁文府,开口说道:
    “我知晓你们来是干什么的,可是你们要知道,五天前宇文峥也来过这里,站在这里说着跟你们一样的话。”
    “他说他只是想要替元后昭雪,想要还大陈一个清明朝局。”
    “明宣帝昏庸,不配为皇,而他手握大军京中又有策应,他不愿意徒增伤亡,可每一次朝权更替又哪能平静无波。他说只要我能帮着他尽快平定了天下,他保证他手下大军绝不伤害任何一个无辜之人,也绝不随意掀起战事。”
    “我若真心系百姓,仁慈善良,与其选择什么都没有的你们,倒不如选他,毕竟如今朝上的那个皇帝的确如他所说,从来都不是仁明之君。”
    “换一个,说不定对大陈更好?”
    祁文府和苏阮听着贺泉的话,两人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能言善辩在他这里毫无用处,而且贺泉是真的不想掺合外间之事,否则也不会将宇文峥的事情告诉他们。
    他们很清楚的知道,贺泉不会帮他们。
    谢锦月和齐荥还想再说话,祁文府却突然开口:“是我冒昧了,齐荥,走吧。”
    “祁大人……”
    齐荥开口想要再劝。
    祁文府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贺院长是心性坚毅之人,也比谁都看得透这些事情,他既然说不帮,那就是不会帮的,我们先走,等回去之后,我再另外想办法。”
    天无绝人之路,没了贺泉,也未必就是绝路。
    苏阮也知道今日这一趟怕是白来了,而且她也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这几日安昌城中突然设防,连带着武院之中也时时有人守着,贺泉拒绝了宇文峥,而他恐怕也看得出来宇文峥并非是什么好心性的人。
    他宁肯冒险得罪如今大势所趋的宇文峥,也不愿意出手,又何况是他们?
    苏阮也是叫住谢锦月,对着贺泉说道:“今夜叨扰贺院长了,还请您老见谅。四姐,我们走吧。”
    贺泉原本说了重话之后,还以为祁文府和苏阮会继续纠缠,甚至说不定会拿着身份压他,可没想着他们想是明白了他心意之后直接就退去,甚至言语之间还守着该有的礼节,未曾失态。
    对比起之前被他拒绝之后,便开口威胁要大军压境平了安昌,最后被他扔出去的宇文峥主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无疑讨喜的多。
    贺泉神色缓和了一些,开口道:
    “看在你们懂事的份上,你们不必急着离开安昌,外间也不会有人知晓你们来过这里。”
    “我虽不插手你们的事情,但是武院的学生有不少是朝臣之子,能不能带走他们全看你们自己本事。”
    祁文府和苏阮没想到贺泉会松口,允他们继续留在安昌,甚至还让他们能够接触武院中人,两人微松了口气,道谢道:“多谢贺院长。”
    贺泉退步,苏阮他们自然也不会得寸进尺,几人准备离开时,谢锦月推着苏阮转身不小心轮子卡在了院中的石头上。
    贺泉皱眉瞟了一眼,目光就顿时定在苏阮腰间。
    “等等!”
    贺泉突然开口叫住了几人,在苏阮他们诧异的目光之下指着苏阮腰间说道:“你腰间的是什么?”
    苏阮呆了一下,低头就看到藏在腰间的匕首露出来一小截,她取出来:“这个?”
    “不是……”
    贺泉皱了皱眉,嘴里说着不是,却直接上前将匕首拿了,然后在苏阮满是惊愕的目光之下,伸手将她挂在腰间的一枚穗子扯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