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03章 喜欢是藏不住的
    虽然刚开始时,越骞的确对他们起过杀意,甚至祁文府身上的伤会这么重多少也和他有关系,他甚至还将他们困在那茅屋里将近十日。
    可换个说法,以她和祁文府当时的情况,若不是越骞“捡”到了他们,他们就算是爬上了岸也坚持不了多久。
    更何况那会儿宇文峥的人还在四处找他们。
    一旦被那些人发现,她和祁文府也是必死无疑,就算侥幸被绉隆安和萧勉的人先找到,以宇文峥的狠绝,他也绝不会让他们活着出荆南。
    谢锦月听到苏阮的话后凝声道:“他救你们,可是他不是……”
    之前在京中的时候,不是苏阮和祁文府设局害死了越荣吗?
    苏阮知道谢锦月心思,对着她说道:“四姐,这件事情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们和越骞的确有仇,可至少眼下他不会伤害我们,而且我们的目标也都是一样。”
    “真的?”谢锦月身形微松。
    “真的。”
    苏阮认真道,“你放心,若不能确认他是安全的,我是不会让他带着我们来找你。”
    谢锦月听着苏阮的话后,想起她的性子,还有祁文府往日里在京中的那些名声,他们都是小心谨慎的人,如果越骞当真危险,他们又怎会这般容易信他。
    谢锦月这才放松下来,而原本手中摸到后腰的齐荥也放下了手。
    齐荥也是知晓越骞的事情的,虽然不那么详细,可多少知道他是朝廷捉拿的要犯,刚才见谢锦月突然叫出越骞的名字来时,他也是被吓了一跳,这会儿见没事了之后,他也才放心下来。
    齐荥上前看了下祁文府,开口道:“锦月,你先留在这里,我去替祁大人他们请大夫过来。”
    谢锦月点点头:“武院那边也说一声。”
    “我知道。”齐荥说道。
    他和谢锦月都是武院的学生,而武院里面自有规定,擅自离院是不被允许的。
    刚才他和谢锦月出来的匆忙,未曾跟院里的人打招呼,他回去会寻个借口,替他和谢锦月请半日的假,免得叫人察觉。
    齐荥离开之后,苏阮就忍不住拉了拉谢锦月的手,“四姐,你和齐二公子……”
    谢锦月脸颊一热,随即拍了她一下:“瞎想什么,我和齐荥什么都没有。”
    “倒是你,你之前不是还口口声声的说你和祁大人没什么,如今一口一个四哥叫的亲热?”
    苏阮想起之前说过的那些话,被谢锦月提及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时候没想着会喜欢上他呀。”
    苏阮最初时是真的只把祁文府当成故人,当成教导过她的旧主,甚至是针锋相对的敌人,所以她算计他的时候毫不手软,可后来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知晓他曾经为她做过的。
    她就是铁石心肠那也得化了。
    苏阮轻笑着道:“可现在喜欢了,喜欢是藏不住的。”
    “等这次的事情处理完后,救出侯爷和祖母他们,我就准备让祖母他们帮着我去祁家求亲的,到时候他可是是四姐的妹夫,对不对祁文府?”
    祁文府闻言嗯了声:“对。”
    越骞对着这两个都不害臊的人简直是没眼看,而谢锦月也没想到苏阮会这么直接。
    她先是有些诧异,可随即也是为她高兴:“真的吗?太好了。”
    可随即想起还在狱中的谢老夫人他们,谢锦月的脸色又黯淡了下来,“可是祖母他们还在狱中,而且外间叛军一路北上,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
    “我知道。”
    苏阮说道,“我们这次假死之后来安昌,就是为着此事。”
    谢锦月有些疑惑不解。
    祁文府开口说道:“谢四小姐,我和阮阮想要让你帮我们引荐,让我们与三青武院的院长贺泉见上一面。”
    “院长?”
    谢锦月没想到苏阮他们想要见贺泉,她只不过疑惑了一瞬,就猜到了他们想要做什么,不由开口道,“祁大人,你和阮阮是想说服院长出面帮忙对付叛军?”
    祁文府点点头:“对。”
    “可是……”
    谢锦月皱眉,“院长脾气怪异,也极为厌恶朝权之事,他从来都不掺合这种事情,你们去见他他也未必肯帮你们。”
    祁文府说道:“我们知道,可是如今外间形势危急,京中也出了大乱,眼下我和阮阮手中无人,能够帮到我们的只有贺泉一人。”
    “谢四小姐,我早有耳闻贺院长的性情,也知晓他不掺合朝权之事,可是事急从权,还请你帮我们见上他一面,让我们试试看。”
    谢锦月低声道:“京中……”
    “沈凤年反了。”
    苏阮没瞒着谢锦月,而且有些事情早晚也会让她知道。
    苏阮对着满脸震惊的谢锦月说道,“那宇文峥曾经就被养在京城,借着沈棠溪幼时毁了容貌和他共用一个身份,而沈凤年便是他的启蒙恩师,也是这些年一直帮着他在京中筹谋,甚至布局替他揽下十数万大军之人。”
    “先前京中薄家和二皇子的事情四姐应该也知道,那时候薄家倒下时,我和侯爷他们就一直怀疑屯兵之事另有其人,而薄家和二皇子只不过是被人当了幌子。”
    “而且荆南的天灾,太子之死,以及祖母他们下狱的事情都和沈凤年脱不了干系。”
    苏阮缓缓说道,
    “沈凤年和宇文峥拉拢了与谢家有仇的曹家,让得曹雄接管了整个京中防卫,甚至将宫中禁军也握在手里,虽然出事之后我们还没回过京城,可是不出意外的话,如今陛下已经被人软禁,而京中也已经尽在沈凤年和曹雄之手。”
    “他们如今未曾造反,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为的就是想要替宇文峥争取时间,也是好能让他名正言顺的夺得皇位。”
    “只等宇文峥率军到了京城,和他们里应外合,这大陈天下便会立刻易主。”
    谢锦月听着苏阮的话后满脸震惊,心中更全是不可思议。
    她想起那个有些严肃,可是待谢青珩兄妹三人一直都极好的沈相,还有与谢青珩自小一起长大,如同至亲兄弟的沈家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