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500章 入安昌
    “殿下已经带着大军打到了宁阳,若到时候京中若是生变,坏了殿下的事情,别怪我保不住你。”
    沈凤年看着曹雄,
    “殿下不是好性子的人,有些事情,你适可而止。”
    曹雄原本就已经被沈凤年的话吓着,此时再听到此言之时更是心中一惊。
    他抬头看着沈凤年格外冷淡的神情,还有那仿佛什么都看透的眸子时,就知道沈凤年恐怕已经知道了他在暗地里,跟着顾敏才他们做的那些事情。
    曹雄眼神惊慌,脸色更是发白急声解释道:“相爷,我和顾家没什么,我对殿下也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我知道。”
    若不是曹雄未曾越界,而且对宇文峥也没生异心,只是伙同着顾敏才闹出点小麻烦来,否则他也不会让曹雄站在这里了。
    沈凤年话没说的太明白,可一句知道了却印证了曹雄的猜测。
    他和顾敏才的事情,沈凤年果然是知道了。
    曹雄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而沈凤年看了满是惊慌的他一眼后,才开口说道,“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别怪我不留情面,回去做好你该做的事情,还有,让你女儿另外挑个合眼的成亲,免得年纪轻轻便守了寡。”
    “相爷!”
    曹雄听出了沈凤年话中之意,猛的抬头想要说什么,可撞上沈凤年那陡然暗沉下来的视线时,他顿时头皮发麻。
    察觉到沈凤年动了怒,想起沈凤年的那些手段。
    曹雄下意识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低声说道,“我知道了。”
    ……
    曹雄离开相府的时候,脸色苍白。
    等他走后,沈凤年翻看着手里的书许久,却有些看不进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筹谋多年之事,眼看着即将成功,还是因为他总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些事情,这几天夜里他总是睡不太安稳。
    一遍一遍的想着京中所有的安排,让人时时留意着宇文峥那边的消息。
    哪怕一切顺顺利利的,可为着不出任何差错,他依旧不敢放松。
    沈凤年开口问道:“顾家闹的很厉害?”
    房中原本站着的如同影子一样的人上前低声道:
    “顾敏才去了瑞王府几次,据说宇文良郴昨儿个在天牢里逼着顾弘写了一封退婚书,上面言及了顾弘和曹雄之女有了首尾,嫌弃谢家落魄。想要另攀高枝,所以与谢家退婚的事。”
    “顾敏才前去瑞王府闹,为的就是这封退婚书,怕传扬开来影响了顾弘和曹雄之女的婚事。”
    沈凤年手指轻敲着书面,冷声道:“顾弘去天牢做什么?”
    那人低声道:“他想要让谢二小姐主动退婚。”
    “那宇文良郴呢?”
    “宇文良郴心仪谢二小姐,知道了顾家的事情,前去见二小姐的,没想着刚巧撞见了顾弘。”
    “嘁!”
    沈凤年嘴里轻嗤了声,“宇文良郴那小子倒是干了件好事。”
    “嬛儿再差,也还有我这个舅舅,顾家人是忘记有我沈家在了,还是觉得他和曹家攀附,就不必将本相放在眼里?”
    他是一手将谢家送进天牢,可不代表任何人都能对谢家落井下石。
    他没开口,顾敏才的儿子就敢逼着谢嬛退婚,如今被宇文良郴扰了居然还敢撺掇着他爹去瑞王府闹事,是真觉得他沈凤年的名号不好使?
    沈凤年手中“啪”的合上了书籍,冷声道,“去送顾弘一程,告诉顾敏才,他要是消停不下来,本相就帮着他让顾家闭嘴!”
    “是,相爷,那瑞王府那边……”
    沈凤年道:“让人盯着瑞王就行,别的事情暂时退避着,眼下京中维持着平静,等到铮儿带兵过来后再处理他们。”
    那人闻言应了下来,便退到一旁。
    而沈凤年突然想起沈棠溪来,抬头问道:“对了,阿棠呢?”
    那人说道:“公子昨日去了天牢一趟,回来之后就将自己锁在别院里,只今日晨起时回府了一趟去小佛堂里见了夫人,陪着夫人诵了会儿经,然后就回了自己院子。”
    “没用的东西。”
    沈凤年听到沈棠溪依旧消沉,甚至宁肯留在京中守着谢家人,也不肯去宁阳帮宇文峥成事,他低骂了一声。
    他培养了他这么多年,让他学习所有东西,甚至才学心智样样不输任何人,可他却生生将自己活成了废物,为着荆南的事情就置气至今。
    沈凤年怒声道:“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铮儿说的对,他这个优柔寡断的性子若是去了宁阳只会坏事儿,倒不如让他留在京中。”
    “只要他不坏铮儿的事情,其他的不用管他,我倒是要看看他能作出个什么妖来!”
    那人见着沈凤年动怒,也知晓沈家父子向来不睦,而相爷待殿下远比大公子要亲昵的多,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低应了一声后,就回到了阴影里面。
    整个人融入其中时,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从未出现过。
    ……
    京中的事情纷杂不断,有瑞王在前挡着,宇文良郴出京的事情没被任何人察觉,等他去了仙阳庄寻到了瑞王留下的人后,就直接领着人朝着定康而去。
    而另外那边,走了好几日的苏阮等人,也总算到了安昌城。
    一路颠簸,苏阮和祁文府伤势未愈格外难受,可两人只是忍着,谁也没有开口说半路歇息,好在或许是因为他们的“死讯”传了出去,“尸体”也被萧勉带走。
    有萧勉领着他们的“尸体”大张旗鼓的朝着京城走,一路上他们都没遇到搜寻他们的人,而偶尔一两次的小麻烦,也都被越骞直接化解。
    等到了安昌城外,瞧着那里守卫居然比京城还严,甚至每一个入内之人都得检查,苏阮他们也不敢贸然入内,在城外停了一整日,最后才混进了一群走商的人中,借着城外农户的遮掩入了城。
    等进了安昌之后,三人就察觉到这城里和其他各处的不同。
    明明看着松散至极,可越骞却一直紧绷着心神,丝毫不敢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