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85章 死了(二)
    萧勉走的张扬,而祁文府和苏阮的死讯没多久便传了开来。
    “你说祁文府死了?”
    宇文峥扭头道,他手里拿着前方送回来的战报,眼里带着怀疑。
    前方一人半跪在地上:“回主子,千真万确。”
    “留在荆州的探子亲眼看到官府打捞起那两具尸体,听说死前两人还紧紧抱在一起,还从他们身上找到了祁文府的官印,以及他自小带到大的饰物。”
    “仵作已经检查过了,那女子双腿受过重创,且两人身形也和祁文府、苏阮一致,听闻萧勉见到尸体之后就直接将人装棺带走回了怀豫,然后当着他父亲和萧家所有人的面,亲手拧断了他弟弟的脑袋。”
    宇文峥是知道萧勉和祁文府之间的关系的,也知道萧家虽然不睦,可萧勉从未真正和萧遂计较过,可这一次让他这般动怒,甚至连半点迟疑都没有的杀了萧遂,看来祁文府和苏阮是真的死了。
    宇文峥露出抹淡笑:“可惜了。”
    祁文府的才干本该为他所用的,有了他辅佐也能如虎添翼,只可惜……他知道太多了。
    “主子,祁文府已死,咱们在荆州的人……”那人低声问道。
    宇文峥说道:“撤回来吧,只将几个暗棋留着随时应变就行。”
    他说着时,突然道,
    “萧勉还在怀豫?”
    那人摇摇头:“没有,听说他杀了萧遂之后,萧家家主气晕了过去,萧勉强势接管了整个盐帮,将他那几个叔伯全数关了起来。”
    “如今盐帮就是他的一言堂,而且他还放话要替祁文府和苏阮扶灵回京。”
    宇文峥问道:“他走的哪条道?”
    那人说道:“避开了宁阳这边,走的水路绕道建江府,再由九汤、昌源附近入京。”
    “主子,可要奴才带人去截了他们?”
    宇文峥闻言睨了他一眼,“截他做什么,不过是一具棺材两个死人。”
    “萧遂死了,眼下萧家已经没人能够牵制萧勉。”
    “盐帮虽然是江湖势力,可是别小瞧江湖里的那些人,他们的确是不敢与朝廷大军正面对峙,可如果真发起疯来只顾着寻仇解恨,也足以闹出不少乱子来。”
    他杀祁文府和苏阮,是为了之后的布局,也因为他们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太过容易坏事,可如今人已经死了,他自然没有必要再在这个关头,为着两个死人去逼着萧勉与他对立。
    宇文峥手握大军大势所趋,固然不怕盐帮那群乌合之众,可若是盐帮真乱起来一心寻衅,终归也是麻烦一件。
    他眼下最要紧的,就是尽快领兵攻入京城,取得皇位。
    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待到他夺权之后,再慢慢清算就是。
    “不必让人理会萧勉,只盯着盐帮其他人的动静,只要他们不与我们作对,萧勉要入京城就放他进去,正好也能把祁文府他们的死讯带回去,叫一些人死心。”
    那人迟疑了下,总觉得放过萧勉有些冒险,可他却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性情,他既有了决定,他们也只能照办。
    “对了,阿棠最近去了哪里?”宇文峥翻了两页手里的战报,突然想起沈棠溪来。
    下面那人连忙道:“沈公子回京了,去了两次天牢。”
    “去看谢家的人?”宇文峥挑眉。
    那人点点头道:“是。”
    宇文峥问道:“他还做了什么?”
    那人说道:“沈公子还见了一次季阁老家的公子,与周奇、龚双成等人小聚了一次,说了些关于裴耿和谢家的事情,除此之外就一直留在相府别院里。”
    “相爷想要让沈公子来宁阳帮主子,可是沈公子不愿,为此还与相爷起了争执,沈公子后来就时常一个人买醉,然后醉醺醺的倒头就睡,也不管其他事情。”
    宇文峥闻言摇摇头:“他啊,总是这般性子,既拿不起,又放不下。”
    “你传信给老师,让他不必让阿棠过来了,就让他留在京中也好,否则以他的性子就算是过来怕也只会添乱。”
    “那谢家……”
    “谢家?”
    宇文峥神色淡漠,“他们若是安安稳稳的待在天牢,看在阿棠和老师的份上,自然让他们活命,可他们若不安分,便送他们去和太子团聚。”
    那跪在地上的人闻言垂头道:“是,主子。”
    ……
    祁文府和苏阮身亡的消息传进京城时,无论是朝中众人,亦或是焦头烂额的明宣帝,此时脑海里都有瞬间的空白。
    祁文府,死了?
    “这消息是从哪儿来的?”莫岭澜豁然起身道。
    瑞王沉声道:“应该是真的,荆南那边知州府送来的折子已经到了圣前,交代了经过,而且据说是萧家的人亲自认得尸,萧勉扶灵上京已经在路上了。”
    莫岭澜身形微晃,“砰”的一声撞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若是旁人,他还能骗自己有可能认错了人,可是萧勉亲自带着祁文府他们回来,他连骗自己都没办法。
    安阳王坐在一旁,脸色也是难看。
    他本就已然年迈,短短几个月时间,整个人更是如同老了一大截,特别是在谢家出事之后,朝中乱起来,明宣帝又固执己见几番为着谢家与他争执,甚至还曾斥责他是不是和谢家一同有了不轨之心。
    等到那所谓先帝和元后的血脉发了檄文,大军直奔京城而来时,焦头烂额的明宣帝又找上了他,想要让他出面镇压朝中诸人,可他已经久不在朝中,且京城里早已经被人渗透,单凭他一人又哪能压得住那些鬼魅魍魉。
    安阳王几次提议让明宣帝放了谢家的人,让谢渊领兵抗敌,可是明宣帝却一直都是顾左言右前后猜疑,怕谢渊怨恨之前太子之事,怕他趁机谋逆造反,更怕谢渊从牢中脱困之后反投了那所谓的义军,转过头来对付大陈。
    安阳王从没像是现在这般悔恨,当初怎么会觉得明宣帝还算是个合格的君王。
    早知道太子未亡之前,就该早早辅佐他登基,也不至于如今朝中乱成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