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76章 一言难尽
    祁文府并没反驳,反而直接说道:
    “我当时是想斩草除根的,有这么一个人留在南魏,对大陈来说可谓是灾难,可谁知道段阔却突然从南魏消失,没想到他居然选择了投奔沈凤年。”
    “想来沈凤年也不会无缘无故看上段阔,十三年前兴王作乱的事情也和他有关,安南侯府满门抄斩,而段阔却活了下来,也是沈凤年从中做的手脚?”
    越骞听着祁文府的话越是心惊。
    明明这些事情都是极为隐秘,就连他也是知道不多。
    段阔刚来时,他都不知道段阔身份,是后来才知晓他和安南侯府以及沈凤年他们几人的关系,可祁文府却就这么简单的全说了出来。
    越骞看着祁文府时,就犹如看着个怪物。
    祁文府微侧着头,“看着我做什么?”
    越骞愣了下,才没好气道:“你现在就是个瞎子,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我只是看不见,心又没盲,况且我有脑子。”祁文府没被他话激怒,只是放下手淡声说道。
    越骞:“……”
    他总觉得祁文府是在内涵他!
    苏阮坐在一旁,手指忍不住轻揉着膝盖,那里的疼痛让她脸色有些泛白。
    那一日她和祁文府落入南河之后,就被水流卷进了南河深处,祁文府为了护着她受了重伤,而她又不会水,在水里昏迷过去的那一霎那,她只以为他们两都得葬身在南河里。
    可谁知道她再次醒过来时,却发现自己还活着,而且躺在一片芦苇丛里。
    祁文府则是紧紧拉着她腰身,哪怕昏迷时也未曾放开过。
    四周全是泥沼,身下有芦苇托着他们二人,苏阮发现她和祁文府居然被水流冲到了渔村不远处的芦苇地里,有着劫后余生的欣喜。
    当时祁文府昏迷不醒,她只能扯着芦苇借力,拼了命才将祁文府顺着芦苇地拖上了岸,可谁知道精疲力竭之时,一抬头就撞上了跟在他们后面跑去渔村想要捡便宜的越骞。
    当时的情形一言难尽,越骞与他们仇人相见,差点没直接一剑了结了他们,后来虽然救了他们,将他们带离了渔村,可却一直没个好脸。
    越骞倒是不打女人,也从头到尾没动过她,只是对于祁文府扔来扔去的已经数不清多少回。
    他脾气变了许多,比起在京城见到时整个人越发阴郁。
    阴晴不定,也有些不好揣摩。
    不杀他们,却又不愿意给他们找大夫,更不愿意放他们离开,愣是将他们两扔在这茅屋里足足七、八日。
    苏阮从最初的恼怒担心,到了后来的淡然,如今再瞧着越骞那张脸时已经能够从容应对,她见祁文府伤势没有加重,这才抬头对着越骞说道:
    “我记得你说过,你要替你爹报仇,也不想要他们好过。”
    “宁阳离京城已经不算太远,你就打算这么关着我们,看着他们一路攻上京城?”
    越骞嗤笑了声:“我是不想让他们好过,可别忘了,害死我爹的是你们。”
    “要不是你们和谢家设局,他们怎么会舍了我们父子,要不是你们,我爹也不会死在桃源坡上,被炸的尸骨无存!”
    说着说着,越骞手中拿着的木棍就猛的砸进了火力,溅起一地的火花,而望着苏阮和祁文府时,刚才的那点平静没了,眼里满满都是掩饰不住的杀意。
    “若要替他报仇,我就先该杀了你们和谢家人!”
    苏阮察觉到越骞起了杀心,神色冷静说道:“杀了我们和谢家人是替你爹报仇,还是为着你无法对付旧主的无能泄愤?”
    “苏阮!”
    “恼羞成怒?”
    苏阮看着半边脸上微微抽搐的越骞,言语未停,“我和祁文府的确设局你们父子,你对付我们尚且有些道理,可是谢家又凭什么?”
    “若不是谢老夫人当年相救,你父亲早死在了荆南街头,又怎能成亲生子,甚至有了你?”
    “谢老夫人给他衣食,教他明白事理,送他出入学堂,将他当成亲弟弟照拂多年从未有过半点疑心,可他是怎么回报老夫人的?”
    “利用老夫人待他的情谊,替他身后之人谋算京中,利用老夫人对他的信任,谋害谢家的人?”
    “桃源坡的事情他应该感谢我们才是,死了也算是一了百了,他若能活下来,又哪来的颜面去面对曾经口口声声说着至亲的老夫人?”
    苏阮言辞犀利,更是毫不留情。
    “你!”
    越骞极怒,手中抓着剑“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祁文府在水中撞伤了头,目不能视,可耳力却尚在,察觉到越骞身上几乎暴怒的气息,他伸手拉着苏阮就朝着她身前一挡。
    越骞原本是极为恼怒的,他厌恨苏阮毒舌,厌恨祁文府狠辣,可当看到祁文府的动作后,那怒气却突然散了些,随即扔掉剑又坐了回去,然后嗤笑了声:
    “我还当你没有什么害怕的,果然温柔乡是英雄冢吗,连你祁文府也逃不过?”
    他瞧着祁文府明明看不到,却还将苏阮挡在身后。
    而之前他在渔村看到这两人时,苏阮双腿已经不能用力,甚至只能在地上朝前爬着,手上腿上被砂石磨得血淋淋的,却依旧抓着祁文府不放。
    越骞忍不住嘲讽出声:“你们一个瘸了腿,一个瞎了眼,倒也是绝配。”
    “我倒是要看看将你们扔在这里自生自灭,你们还能嘴硬多久,等你们死在这里,我就将你们的骨头扔出去喂狼!”
    越骞起身便朝外走。
    祁文府突然开口:“越骞,你真不想报仇?”
    越骞脚下未停。
    祁文府径自言语:“你明知道越荣之死究竟为何,也知道你如今这幅模样因谁而起。”
    “就算我和苏阮未曾算计你们,没察觉到你们对谢家所做之事,可是以你那旧主对你们父子说舍就舍的决绝,待到他功成之日,等待你们父子依旧是鸟尽弓藏。”
    到了门边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我知道你心中厌恨我和苏阮,可你那天既然没有直接杀了我们,这几日也没朝我们动手,就说明你清楚之前京中之事缘由不在我和苏阮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