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72章 上了贼船(三)
    绉隆安:“……”
    见了鬼的第一次!
    莫岭澜露出个笑容说道:“放心吧,京中若是无事,自然用不着你去冒险。”
    “可如果真有人趁着这次事情祸乱大陈,那你到时候就是咱们大陈的功臣。”
    呸!
    绉隆安狠狠翻了个白眼,险些直接朝着莫岭澜脸上一口啐了过去。
    他糊弄傻子呢,还功臣?
    这事儿成了他一点儿好处没有,可要是搞砸了或者是被人知道,他绉家老小都得跟着他一块儿去黄泉团聚去。
    绉隆安只觉得自己上了莫岭澜的贼船,早知道刚才他才不会听莫岭澜的忽悠。
    什么战事四起会死多少人,什么后世之人会如何评说。
    他都入了土了,谁还管后世的人怎么说他,大不了他让他还没出世的儿子将来把他的坟墓修的隐秘点,总不至于死了之后还被人掘坟鞭尸。
    而且要真是荆南乱起来了,南魏攻城抵挡不住,再现之前乱局,他撂摊子走人就是。
    可如今他听也听了,又知道了那些不该知道的隐秘,甚至还特么被莫岭澜忽悠着一时嘴瓢,鸡血上头的时候把不该说的一股脑的说了个干净。
    现在他把柄被莫岭澜握着,瞧着莫岭澜留下来跟着他的那几个护卫,还有美名其曰派去保护他媳妇的人,他就算是想要反悔都已经来不及了。
    绉隆安脸色僵青僵青的,咬牙说道:
    “我跟你说,你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你说的事儿我尽量去办,可要是后面闹砸了或者出了什么事儿,你保不住我,我铁定给我坟头多挖一个坑,拉着你一起上路。”
    莫岭澜被绉隆安逗笑,瞧着他气的咬牙切齿的模样,唇边露出个笑窝来。
    片刻后,他才收敛了笑意轻叹了口气。
    “放心吧,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肯定比你先走。”
    若京中真守不住,他又怎么可能逃脱的掉?
    绉隆安见着莫岭澜说完之后,就朝着他挥挥手去了旁边萧勉的屋子那边,他脸上的恼怒和不甘随着莫岭澜那句话渐渐淡去。
    望着莫岭澜离开的方向许久,绉隆安才忍不住骂了声:
    “小兔崽子,才活了多大点儿岁数就盼着去死了。”
    “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能想出这么损的主意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定然能活的长长久久的……”
    他低低说完后,才垂着眼道,
    “我也还没活够呢。”
    他连儿子都还没有,谁要跟他一起去死。
    “大人。”贾胜扭头看了眼莫岭澜离开的方向,才回头有些疑惑问道,“莫大人让您去做什么?”
    绉隆安扯了扯身上的毯子说道:“没什么,就是让老子拿点肉去忽悠头狼。”他身上寒气上涌,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牙齿打着颤,“行了,别问了,我快冷了。”
    “赶紧去给我烧点热水抬过来让我泡泡,再点盆炭火送过来。”
    “还有,让人去跟夫人说一声,我这几天有事要忙就住在衙门里,叫她别操心外头的事情,也少出门,好好照顾自己身子,若有什么事情就派人来衙门找我。”
    贾胜没听明白什么叫忽悠头狼,这狼还能去忽悠的?
    不过他人本就机灵,见绉隆安不想多说,他也就没去多想,只赶紧让人去烧热水,然后又叫了人去府上传信,也好叫绉夫人安心。
    ……
    萧勉被清理伤口的时候,身上像是被剐了一层皮。
    那泡烂的腐肉被剃去时,就像是剜了骨头剃了肉,疼的他满头大汗,整个人像是又被扔进了水里一次再捞出来似的。
    衙门的下人服侍着他用热水擦了身,换了身衣裳,而那大夫替他上了药,包扎了伤口,见到莫岭澜进来之后,那大夫额头上还有汗。
    “怎么样了?”莫岭澜问道。
    那大夫道:“伤口已经清理好了,也上了药,只是接下来得十分留意才成。”
    莫岭澜说道:“麻烦你在府衙里多留上几日,照顾好他,若有不对也好随时救治。”
    “应该的。”
    那大夫本也知道萧勉的伤势有多重,就算莫岭澜不提他也是要留下来守上两天的,医者父母心,他可不想见着萧勉当真发了七日风死在了府衙,砸了他的招牌。
    “我先下去给写方子让人去给萧公子抓药。萧公子,你若有什么不适就命人来叫我。”
    萧勉嗯了声。
    莫岭澜道:“多谢。”
    那大夫朝着莫岭澜摆摆手后,这才拎着药箱出去,而莫岭澜则是让人护送大夫,顺道让自己的人守在了门外。
    莫岭澜走到床边问道:“怎么样,还好吗?”
    萧勉脸色惨白的看了莫岭澜一眼,声音发哑:“废话,不如你来试试?”
    莫岭澜闻言笑出声:“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狼狈的。”
    “你少嘲笑我,老子就是在狼狈揍你也是没问题的。”
    萧勉闻言白了他一眼,想要往后靠时却碰到了腰上的伤,疼的倒吸了口冷气,只能又重新趴了回来。
    莫岭澜上前帮着他垫了个枕头,让他能趴的舒服一些,然后才道:“你就别逞强了,就你现在这模样,别说揍我,让你一只手都是欺负你。”
    萧勉朝着他就是一拳头。
    莫岭澜笑着闪躲开来,才正色道:“萧勉,我要回京了。”
    萧勉手中一顿,猛的抬头:“回京?你不找子嵘了?”
    “不是不找。”
    莫岭澜说道,“子嵘和苏阮下落不明,我会把京中带来的人留在这里继续找,绉隆安也会派人沿着水域搜索。”
    “我也想亲自等到他们安然归来,只是眼下我必须要先回京,太子出事了。”
    萧勉一惊,忙撑起身子:“怎么回事?”
    莫岭澜将之前瑞王送来的消息跟萧勉说了一遍,包括太子中毒,明宣帝遇袭,还有谢家所有的变故,以及京中的局势。
    等说完之后,他才继续道:
    “眼下谢家深陷困境,苏阮恐怕也难以幸免,前段时间子嵘和他们走的太近,不仅帮着苏阮告了御状翻了荆南的案子,这次又同下荆南,我怕有人会借机朝着祁家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