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69章 七日风
    哪怕金宝没有再说后面的那些话,可以莫岭澜的心思,他难能不知道,那些让金宝都难以启齿,甚至说不出口的话会有多恶毒?
    这些人简直是想毁了谢家。
    金宝看着动怒的莫岭澜,低声道:“莫大人,如今谢家的处境十分不好,而且瑞王传信出京时已经是好几天前,这几天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变故。”
    “他让四爷若是可以尽快回京,可眼下四爷和苏小姐却都还没找到,他们会不会……”
    金宝微红着眼。
    “不会!”
    莫岭澜沉声打断了他的话,“我已经命人搜遍了整个码头附近,都没找到他们的尸体,而且有人看到在爆炸之前,子嵘就先行提醒其他人,甚至还带着苏阮朝着水里走。”
    “他们说不定只是跌进了水里,被暗流卷走了,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就连萧勉和绉隆安都活了下来,他们定然不会出事!”
    金宝蓦的抬头:“萧公子找到了?”
    莫岭澜嗯了声:“方才有人来报,萧勉和绉隆安受伤之后,被困在了码头南边的一处浅滩上,已经有人去接他们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回来。”
    “太好了……太好了……”
    金宝原本隐隐有些绝望的心里露出些希冀来,“萧公子能回来,四爷也定然不会有事,四爷和苏小姐都是福大命大的,他们一定能够回来的。”
    莫岭澜却忧心忡忡,荆南和京中的事情让他格外心焦,先是祁文府和苏阮,后是太子和谢家,再往后……
    他掐了掐手指,总有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
    萧勉和绉隆安是被人抬回来的,当时祁文府喊出火药之时,萧勉便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拉着靠的最近的绉隆安就朝着远处急奔,险之又险的逃过了一劫。
    只是他身上依旧被炸伤了不少,又在水里泡了许久,还要紧紧抓着挂在柳树条上的绉隆安,不让他被水流冲走。
    等莫岭澜见到两人时,萧勉身上的伤口被水泡的都有些发肿,而绉隆安也是面无人色,明明已是快四月的天气,可他依旧裹着厚厚的毯子,嘴上脸上都泛着青色。
    大夫正在替萧勉处理伤口,而绉隆安则是抱着一碗稀粥狼吞虎咽。
    见到莫岭澜时,萧勉就一把抓住他的手,开口的第一句就是:“子嵘呢?”
    莫岭澜紧抿着唇:“我已经派人出去找了,还没找到。”
    萧勉脸色苍白,下一瞬就狠狠朝着自己脸上一巴掌,吓得绉隆安一哆嗦,险些砸了碗。
    “我他/妈就是个蠢货!!”
    明明那天子嵘一直说他心中不安,明明他说了会有危险,说担心渔村的事情只是开始,可是他却信誓旦旦的说着祁文府担心过甚,还笑话他被那些人搞得紧张过头,对他的话不以为意。
    他们萧家的几个矿场里都有火药,甚至也有火油。
    他明明能够提前发现这些东西的,他甚至都闻到了码头上那股子奇怪厚重的油味,可他为什么没多小心一点,为什么没在察觉不对时就让人仔细查查?
    萧勉简直想打死自己。
    绉隆安这几日也遭了大罪,之前泡在水里时,他和萧勉两个人一个受伤,一个不懂水,挂在那柳树上都上不了岸,要不是刚巧有条鱼撞过来,他和萧勉生啃了几口,南河里又不缺水,他都不知道怎么熬下来。
    刚才狼吞虎咽的喝了一碗粥后,他身还总算是不再打哆嗦。
    可当听到祁文府没了,绉隆安老大不小一个人差点哭出来。
    “都是我不好,是我轻信了那天传信的人,带着人去码头时却没好生检查一下,之前陶秀才他们已经骗了我一回,后来又找了个被人冒充的大夫。”
    “是我的错,要是我小心一些,就不会害了祁大人。”
    “你还敢说?!”
    萧勉脸上顶着巴掌印,怒视着绉隆安,“你他/妈的没长脑子还是被驴给踢了,你找谁不好非得找个冒牌货,之前那次就已经死了人,你这次还来。”
    “要不是你老子能遭这罪,子嵘会出事?你还有脸吃东西,我他/妈之前就该直接把你弄死在南河里!!”
    萧勉气急之下,哪还有半点盐帮大公子的风度,一连串的粗口骂的绉隆安脑袋都快垂进了地底。
    要不是萧勉拼死拉着他,绉隆安早就已经死在南河里了,而且他也知道是因为他的疏忽,才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
    他既没脸,也没那底气,去跟萧勉反驳。
    莫岭澜也对绉隆安恼怒至极,怪他居然让人混进了他身边,带到了祁文府那里,更怪他吃了一次亏还没学乖竟然让人用同样的手段再钻了空子。
    可是哪怕他再怒,再怨,却也心里清楚,就算没有那个大夫,也会有别的人。
    码头依旧会炸,祁文府他们依旧会出事情。
    眼下荆南和京中都乱成一团,荆州这边还少不了绉隆安,而且祁文府和苏阮下落不明,也得继续让荆南这边的人搜寻,就算再怪绉隆安也没什么用处。
    “好了。”
    莫岭澜压了压萧勉说道,“你和绉大人能回来就是万幸。”
    他看向替二人处理伤势的大夫,
    “大夫,他们的伤势如何?”
    那人刚刚见识了萧勉指着绉隆安鼻子破口大骂的事情,心惊胆颤的,这会儿见莫岭澜问话,连忙说道,
    “绉大人身上没什么大伤,只是被河中乱石刮伤了些,又在水里泡了许久,积了寒气,等稍后服些药去去寒气,再好生休息几日就没什么大碍了。”
    “至于这位公子……”
    他指了指萧勉说道,
    “他身上的伤势极重,后背上有许多被炸伤的地方,其中后腰之上更有一处伤口几可见骨,河里多沙石烂叶,不少都钻进了他伤口之中,伤处也被水泡的生了溃烂。”
    “现在得尽快将他身上的伤口处理干净上药,而且还需防着会出现七日风的症状,一旦他生了高热的情况,到时候就麻烦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