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56章 又是巧合?
    莫岭澜他们此时也已经跟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莫家大哥上前,他翻看了一下其中几个孩子的眼睛,又掐了下他们的脉后,半晌才说道:
    “是中了毒,看症状有些像是江湖上用的六毒散,好在下毒的人给的量极小,他们气息虽弱,短时间内却不会毙命。”
    “不过子嵘,这毒能侵蚀五脏六腑,且他们中毒应该有些时间了,得尽快将这些孩子送回城里寻人解毒,否则单独的时间长了,恐怕会有麻烦。”
    若是大人,这么点剂量的毒只要不立刻致死,就能扛上一扛,可是孩子本就比大人娇弱,且筋骨体肉都还没长成,稍有损毁便会耽误一生。
    若是不尽快解毒,万一这毒留在身体里时间长了,侵蚀了五脏六腑,到时候他们就算能够捡回一条性命,可从此往后也会变成个病秧子,以汤药为伍。
    莫家大哥行走江湖,懂些医毒之术。
    祁文府听完他的话后,自然也懂了他话中的意思。
    他看了眼船舱里这中了药后瘫在地上的上百人,还有昏迷不醒的司马岺,面露沉凝。
    他们来时那路想要回去,就算不绕路恐怕也得近两个时辰,而且山路颠簸,昨夜大雨之后又四处泥泞,他们这么多人中毒的中毒,受伤的受伤,等一路回去恐怕命都没了。
    之前他们来时郭彪说过,这渔村和码头只隔着道山峦,从这边走水路是可以到码头那边的,只是要绕一些路,而且南河水域相通,水上也相对安稳。
    祁文府开口说道:“这样,等一下这些人直接乘船,走水路去码头那边回城。”
    “这楼船不大,装了他们这些人后,顶多还能再装百人,可今夜来此的驻军足有两千,且司马岺受伤之后,驻军那边得要人领着才行。”
    他沉吟了片刻说道,
    “这样,莫岭澜,你和莫大哥领着驻军那些人走山路回去,我和萧勉带着郭彪他们,跟这些人一起乘船去码头。”
    祁文府刚才和苏阮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之后,知晓了苏阮藏在心底的一些秘密,也知道了一些他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他以前的有些判断或许也不再适用,对于荆南的事情,朝中的事情,以及一些他未曾留意的细节也出现了偏差。
    祁文府还有些问题要问荆南这些人,而且他既然已经打算尽快回京,自然就不想再耽误时间,最好是赶在回去的路上将事情问清楚之后,直接跟绉隆安交接、安顿好他们之后,就可以押送郭彪等人上京。
    他有很多事情需要回京之后去印证,而且有些事情也得重新安排。
    祁文府说道:“你回去之后,就直接到知州府。”
    莫岭澜隐隐察觉到祁文府多了些急切之意,他不由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多问,只是点点头道:“行,我和大哥带着驻军走林子里回去,那你们这边可还要带些人?”
    祁文府看了眼船上,估算了一下说道,“让盐帮和谢家的护卫跟着,再挑五十个驻军随行。”
    不是他太过小心,而是那暗中行事之人太过诡诈。
    且如若他有意诱他和苏阮出京,又接连搞出这么多事情来,甚至想要置他和苏阮于死地,如今事情败露,他和苏阮也安然无恙,还拿下了他这么多人。
    祁文府总觉得那人若真像苏阮所说那般有手段,那荆南的事情恐怕还没完。
    小心无大错。
    多些人,就算真遇到什么也不至于毫无应变之力。
    莫岭澜和莫家大哥下了船后,就直接从驻军里点了一小队人,跟着谢家护卫,以及祁文府从京中带来的那些人,还有盐帮的十来个人一起上了船。
    郭彪等人被绑了扔到一旁,盐帮的人负责行船,那一小队驻军和谢家、祁家的护卫则是守在船舱四周。
    莫岭澜他们站在岸边,等见着船顺利离开岸边,朝着深水处而去时,他们这才也带着剩下的人离开。
    船下浪涛声四起,祁文府看着萧勉和寒山包扎了伤口之后,这才看向苏阮那边,就见她已经安抚好了薛嫂子他们。
    此时那些人虽然依旧红着眼坐在地上,可已经不像是刚才那般哭的厉害,船上有水,也有干粮,而且数量还不少,在检查过没有问题之后,苏阮便让人取了给他们吃喝。
    见他们狼吞虎咽的模样,苏阮说道:“慢点吃,别这么急。”
    见薛嫂子啃着饼子,强咽下去一口后直接噎的伸直了脖子,她连递了个水囊给她,见薛嫂子仰头喝了几口咳得难受,苏阮替她顺气,“你们多久没吃东西了?”
    薛嫂子身旁一个女的低声道:“一天多了,之前每天都有吃的,虽然只有一点儿,可总不会叫人饿死,可从昨儿个午后开始,他们就再没给过我们吃的了。”
    薛嫂子抹了抹嘴也是说道,“这两天他们都不怎么管我们,只把我们关在这里,就今天午后给我们灌了些水,里头也不知道掺了什么,让我们头晕的连身都站不起来。”
    他们这个人都是经历过荆南那场天灾的人,也都是挨过饿的,怕极了那种饿到极致,肠子贴着肚皮,恨不得连地皮都扒了吃了的感觉。
    一天多不吃不喝对于旁人来说或许难熬,可对他们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他们早就试过好几天吃不上饭,饿得吃观音土的时候,可他们怕的是这以后也会一直饿下去。
    而且那些人看他们的眼神也像是看死人似的。
    那种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样的恐惧,才最让人害怕。
    祁文府眉心微皱,“昨儿个午后?”
    他和苏阮是前天到的荆南,而昨天早上见到的绉隆安,当时见到绉隆安后,解决了彼此间的误会之后,就重新开始布置找人的事情,而也差不多就是那时候见到了苏江,知晓了他身份。
    这船上看守的人之前一直都在给这些人吃喝,甚至也没要过他们的命,可从昨天开始就突然不再给吃喝,就像是……觉得这些人已经没了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