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55章 杀手
    “那是当然,我浪里白条萧大朗可不是吃素的。”
    萧勉甩了甩耳朵里的水,扭着下摆拧出一滩水后,这才说道,“还好你刚才没跟着过去,那狗/日的王八蛋果然在那附近设伏,我和司马岺都险些栽了。”
    莫岭澜好奇:“怎么回事?”
    萧勉说道:“他们在船四周布了网,网上全是刀剑碎片和倒钩,上面涂了毒,而且船上留着的人也个个都是高手,还有几个人弄伤了自己混在荆南那批人中。”
    “我们去时没防着他们还有这么一招,折了两个兄弟进去,寒山也受了点伤,好在他把司马岺拉住了,要不然他指不定也就折在那两个王八蛋手里了。”
    萧勉他们去时,先是没防着那片芦苇地,几个人险些陷进去出不来。
    等好不容易过了那里,绕道继续前行摸到船周围时,就看到那藏在船底四周还有挂在船檐上的东西,他们废了老些功夫才上了船,拿下了那些守在船上的死士。
    等寻到昏迷不醒的那些荆南的人时,萧勉他们不由松了口气,连忙带着人上前查探,可谁想着那百十来个荆南的人里头居然还藏了杀手。
    当时司马岺靠的极近,要不是寒山察觉不对及时拉了他一把,对面那人突然暴起一剑刺过去时,能瞬间就要了司马岺的命,而其他人就没那么好命。
    等拿下那几个混在人群里的杀手之后,盐帮死了两个人,驻军那边也死了几个,连带着还有好些都受了伤。
    祁文府听着萧勉的话后,这才留意到萧勉身上也有血迹,身前一道大口子朝外渗血,他连忙扯了袍子按住他身前:“你受伤了?莫岭澜,快,伤药……”
    “我不碍事,就皮外伤。”
    萧勉说道,“司马岺伤势比我重,当胸一剑差点被串了葫芦。”
    几人说话这会儿功夫,后面几艘渔船和那艘装着荆南那些人的船也驶了过来,远远瞧着是一艘不算太大的楼船,只有两层高,此时船板上站着许多人。
    等船靠岸后,祁文府和苏阮等人便带着人上去,就见到等在那里的寒山。
    “四爷。”
    祁文府看着他:“你怎么样?伤势可重?”
    “不碍事。”
    寒山摇摇头,“就是为了保护司马岺时后肩被划伤了些,当时闪躲的快,没伤到骨头。”
    他说完后才道,“四爷,这楼船上下我已经清理过了,抓住的活口全部绑了,其他人都在船舱里面,都还中着药,瞧着像是被人用了软筋散。”
    “司马岺呢?”祁文府边往里面走边问道。
    寒山低声道,“也在里面,受了伤。”
    祁文府进了船舱,入眼就瞧见不远处倒在地上的那些人,其中有几个告御状时他见过的,只是不知道被绑在这船上多久,个个都是容色苍白,瘦的厉害。
    之前被他从渔村里救下来的那几个老人冲击来后,就激动的朝着那边跑了过去,祁文府却没急着去看荆南那些人,而是先去了司马岺身边,就见他紧闭着眼躺在那里。
    司马岺身上的轻甲已经被取了下来,鲜血湿透了里面的衣服,而司马岺的副将正拿着东西压着他伤口替他止血。
    祁文府看了两眼,发现司马岺已经昏厥,不由问道,“他怎么样?”
    寒山说道:“司马大人遇袭时虽然避开了要害,可伤势也是极重,须得尽快回城寻人疗伤才行,否则失血过多也是会要了他的命的。”
    怕祁文府担心,寒山补充了句,
    “他现在昏厥是因为刚才闪躲时不小心撞到了头,暂时还没危及性命。”
    祁文府闻言仔细看了看司马岺的情况,余光见苏阮已经走到了荆南那些人身旁,与其中两人说起了话,他朝着司马岺的副将说道:
    “别担心,我们会尽快送司马大人回城,不会让他有事的。”
    那人点点头:“多谢祁大人。”
    祁文府拍了拍他肩膀后,这才朝着苏阮那便走了过去,等站在她身旁时,才发现与她说话的正是之前去过京中的薛嫂子,她怀中正抱着她的小儿子。
    祁文府问道,“他们怎么样?”
    苏阮说道:“不少人身上有伤,而且也中了药。”
    薛嫂子这段时间一直被困在这船上,惶惶不可终日,之前萧勉他们上船救人时,打斗起来便死了人,更是叫她害怕的不得了。
    薛嫂子只以为自己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可想到那些人没有伤害他们,反而带着他们回了岸边,还见到苏阮,她方才就已经松懈了不少,而此时瞧见祁文府,更是如同见到了救星。
    “祁大人,你们终于来了。”
    其他人也纷纷叫出声:“祁大人,救救我们。”
    祁文府出言安抚:“我和苏阮这次来荆南本就是为着你们,之前一直没寻到你们下落,如今既然已经找到,你们放心,我们会安全将你们带回去。”
    薛嫂子一直绷着的情绪瞬间就散了,抱着孩子痛哭出声,
    “祁大人,是我们不好,我们不该听信那些人的鬼话,以为你们想要害我们,是我们太蠢被他们给骗了,还险些害了你们,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一时糊涂。”
    “祁大人,他们给孩子下了毒。”
    “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救救他。”
    她伸手拽着祁文府衣摆,就像是落入水中之人抓着救命稻草。
    而薛嫂子这一哭,也瞬间感染了其他人,原本只是眼圈泛红的人也都是哭了起来,还有好几个和薛嫂子一样抱着孩子痛哭出声,想要上前却身上无力,只能跪在地上朝着祁文府磕头。
    “祁大人,我错了,我不该听他们的话,我求你救救我儿子。”
    “祁大人,我孙儿还小,我求你救救他……”
    苏阮连忙拉住了薛嫂子,皱眉看着其他人:“行了,你们别跪了,我们既然来了,就会尽力救他们。”
    祁文府则是蹲下来看着薛嫂子抱着的孩子,果然就见到那孩子嘴唇泛青,紧闭着眼睛昏睡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