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50章 别对我说谎
    郭彪回到荆南,占据了他弟弟郭成的身份,以及后来找到何芳娘。
    这些都极有可能是早有安排的事情。
    苏阮看得出来,郭彪对何芳娘或许有那么几分真心在,可这真心未必足以抵挡他对某些人的忠心,也就是说,他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都不可信。
    至少,不能全信。
    祁文府听着苏阮低声说的话,心中颇为认同,他说道:
    “之前我们就曾猜测,荆南天灾时,是有人故意延迟朝廷赈灾,明面贪污赈灾银两,暗地里却是借机收拢难民,借以避过朝廷暗中屯兵。”
    “郭彪的经历极为符合,而且他年少体壮,又有功夫在身,父母早亡、兄弟不睦,是极好的招揽之人。”
    “若真被收拢麾下,迅速冒头也不是什么难事。”
    郭彪离开荆南之后,如果真的如他们所想,是和之前那批难民一起被人收留入了“嶂宁”,成了屯兵之数的一部分。
    那如今这一切倒是都能解释的通了。
    他和苏阮一手扳倒了薄家和二皇子,断了那人推在人前的幌子,又抓出了越家父子,甚至牵扯出了嶂宁屯兵的真相。
    那人想要他们性命,倒也正常。
    远处的水面黑漆漆的,浪涛卷卷翻涌不断,月色之下只隐约能看到几只摇曳不定的小船,而船上的人早已经入了水不见了踪影。
    祁文府沉默了片刻才突然说道:“阮阮,那个陶秀才,是不是就是你一直在追查的那个藏在薄家身后,借二皇子之名,假意于嶂宁屯兵甚至关系你父亲之死的人?”
    苏阮猛的抬头看着他,目光紧凝。
    祁文府侧身看着她说道:“你自己或许没有察觉,从你入京之后,你所在意的,所追根究底的,所念念不放的,几乎都是与荆南旧案有关的人。”
    “薄家倒下之后,二皇子被圈禁,所有人都觉得荆南的案子告一段落,可唯独你总是惶惶不安、难以心宁,就好像你知道这背后还藏着些什么别的危险。”
    “越家父子蒙骗谢家多年都从未被人察觉,可你却一眼便将他们抓了出来,嶂宁屯兵之事也是你最早察觉到异常。”
    祁文府缓缓说道,
    “我也在意薄家身后之人,甚至明宣帝、朝中许多人都想要查个究竟,可是阮阮,你好像比我们还要在意。”
    “就像是……”
    “你知道那人的存在会破坏你想要的安宁,知道他会伤害你所在意的一切,甚至将你努力庇护在羽翼下的一切摧毁,所以你想要提前将他铲除以绝后患?”
    苏阮的心有那么一瞬间猛的停滞。
    眼前之人的问题太过突然,突然到她一时间脑中嗡了一瞬。
    “四哥……”
    苏阮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时,就感觉到眼前一黑,突然有双大手盖住了她的眉眼,遮住了她所有的视线,让她陷入黑暗之中。
    “别对我说谎。”
    祁文府覆上她双眼,将她黑眸盖上之后,才低声说道,
    “我无意探查你的秘密,有些事情你若是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可是阮阮,隐瞒比信任要累,而且一个人背负太多,为什么不寻我帮你?”
    “我以前从未执着过什么,而从今往后所执着的也只会有你。”
    “你不用害怕我会和你走上对立之路,只要你依旧留在大陈,留在京中,我就永远不会转投旁人,甚至辅佐效忠于谁,来毁掉你想要努力维持的安宁。”
    “除非有一日,你想亲手毁掉它。”
    苏阮眼睛被蒙上后,眼前便一片漆黑。
    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到眼上传来的温热,还有耳边不疾不徐,伴着水流翻涌时却格外坚定的声音。
    她听出了祁文府话中的意思,也没想到她当初随口问过他的话,他却依旧还记在心中。
    苏阮一直浮浮断断的心突然就沉了下来,眼睫微颤了颤抖后,开口道:“可誓言是最不可信的东西。”
    “你未曾信过,又怎知道不可信?”
    祁文府感觉到手心里的痒意,突然将手拿了下来,与她四目相对。
    苏阮静静看他许久,对着他道:“那我若说,大陈不出十年便会南北分立,而你叛出陈朝进入新朝,以南河为界陈兵在外,辅佐新君与北陈对峙,你信吗?”
    祁文府神色间满是愕然。
    他想了很多,也猜测了不少,却独独没想到苏阮会说出这个来。
    苏阮见他满脸惊愕的模样,紧抿着嘴唇正想说她胡乱说的时候,却见祁文府脸上愕然收敛。
    他像是极为认真的皱眉仔细想了许久,迟疑着开口,“你说的是真的?”
    苏阮只以为他怀疑她胡言,唇边勾起抹轻嘲:“你不信?”
    “我信。”
    祁文府皱眉道,“我只是在想,以我如今的情况,为什么会放着朝中前程似锦,去转投入一个乱臣贼子的麾下,废那功夫建立什么新朝。”
    辅佐新君固然有不世之功,可卸磨杀驴、不得好死的更是比比皆是。
    若是朝中艰难,他活不下去了,或许会考虑转投新君求一条生路,可如今祁家安好,整个祁家根基都在大陈,他为什么会放弃朝中一切转投他人?
    祁文府看向苏阮问道:“所以你之前问我会不会背弃宇文皇室转投旁人,就是因为这个?”
    苏阮嗯了声。
    “那大陈分裂时,朝中局势如何?”
    祁文府没嘲笑苏阮狂言,没笑话她胡说八道异想天开,而是很认真的问道。
    苏阮所预想中的一切都没来到,见祁文府居然很认真的跟她讨论起了上一世的朝局,她忍不住看着他疑惑道,“你信我?”
    祁文府挑眉:“为什么不信?”
    苏阮:“……你不觉得我说的这些都太离奇?”
    “朝中虽然局势不算安稳,可明宣帝健在,太子早立又有权臣拱卫,朝政、兵权大多都在皇室手中,你不觉得我说的不切实际?”
    祁文府想了想,认真道:“虽然有些离奇,可若是照着你所说仔细想想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且些事情也的确有所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