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49章 救人
    “救肯定是要救的。”
    他们今夜来这里,就是为着这些人,如今知晓他们下落,自然要把人带回去。
    只是如果照着郭彪的说法,那边船上有人看守,四周又是茫茫水域,没有其他的去路,他们贸然带着大批人靠近的话,定然会惊动船上的人。
    祁文府不怕有人设陷阱,就怕那些人会狗急跳墙。
    荆南的那些人被下了药,周围又有人守着,一旦见势不对,他担心他们会灭口。
    况且,郭彪的话也不能全信……
    祁文府沉吟了片刻,才开口道:“司马大人,你所带的这些人里可有擅长泅水之人?”
    “有啊。”
    司马岺说道,“驻军里有好些人都是土生土长的荆南人。”
    “这边靠近南河,又有这么大个码头,他们很多光/屁/股时就会泅水,而且我以前在江安带兵剿匪的时候,驻扎之地就在海边,我也跟着学过。”
    “祁大人是想直接走水路过去救人?”
    祁文府点点头:“渔村这边的人被剿灭之后,那边收不到消息恐怕会生出变故来,而且尽早将人带回来,也免得夜长梦多,再生波折。”
    “你挑选一些水性好的人出来,跟着我去救人,其他人留在这边等着,随时接应。”
    萧勉听着祁文府要亲自去,直接开口道,“得了吧,你去什么去?你和苏阮就领着人在这边等着,我带着他们过去。”
    见祁文府要说话,他皱眉说道,
    “你可别跟我比水性。”
    “我打小就是在船上长大的,下水跟吃饭似的,况且这会儿外头黑里咕咚的,那几艘破渔船也不知道撑不撑得住过去,万一水上出点儿事怎么办?”
    萧勉沉声道,“况且你们这次来荆南本来就蹊跷,那个狗屁秀才从一开始就想着算计你和苏阮,今天夜里的事情又是一套接着一套的,鬼知道那边船上还有些什么。”
    “你和苏阮好生在这里待着吧,只要那头没事儿,我保证将人全须全尾的给你带回来。”
    司马岺之前也没多想,这会儿听着萧勉的话后,想起今儿个夜里祁文府他们险些栽在了渔村里,而那个幕后之人显然是针对他和苏阮的事情,也是连忙在旁说道:
    “祁大人,萧公子说的对。”
    “这天色已晚,水上不安全,你和苏小姐就领着人在这边等着吧,卑职带着人和萧公子一起过去。”
    “您放心,卑职定会将人安全带回来。”
    祁文府是朝中钦差,苏阮又是皇上亲封的县主。
    他们两个要是在荆南地界儿上出个什么意外,他和绉隆安都没办法跟上面交代。
    司马岺宁肯自己去冒冒险,也不敢把祁文府带上,否则要真有个什么好歹,他这个驻军统领怕也是到头了。
    祁文府听着两人的话后神色微顿,
    论水性他的确比不过萧勉,而且今夜很多事情也都透着古怪,他也有些话想要跟苏阮确认,所以他也没有强求,开口说道,“那我就不去了,麻烦司马大人。”
    随即他转头对着萧勉道:
    “我知道你水性好,可去时还是要当心些,若有危险就退回来,不必强求。”
    萧勉嗯了声:“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
    既然说好要去救人,他们自然就没耽搁。
    司马岺从带来的人中找了近五十个擅长泅水之人,而萧勉这边也带上了盐帮那些护卫,一行人摸到了之前看到了那几条渔船旁边,确定渔船能用之后,就带着人下了水。
    莫岭澜让其他人在周围守着,他和莫家大哥去查有什么遗漏之处,而祁文府则是带着苏阮站在南河边的大石上。
    两人望着越走越远,几乎快要消失在月色之中的渔船。
    祁文府突然开口:“郭彪的话,你信吗?”
    “不信。”
    苏阮说道,“除了他和郭成是兄弟,以及他以前在荆南生活之外,其他的没一句真话。”
    郭彪受刑之后,整个人奄奄一息。
    看似将事情交代了一清二楚,可实际上很多地方他都是含糊其辞。
    比如说当初荆南天灾之时,饿殍遍野,他逃难时却未曾带上郭成。
    又比如他顶替郭成身份之后,无论是赵老六等人,还是何芳娘,竟是无一人怀疑他真假。
    当过贼匪之人,特别是手中见过血后,十之八九都难以收敛心性。
    如同谢老夫人入得高门多年,身上却依旧还留着一股子匪气,郭彪又怎么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去的干净。
    还有,郭成是他的亲弟弟,他被人打死,身为兄长郭彪怎会无动于衷?
    就算郭彪想要从良,借机脱离以前身份,担心为匪时所做之事被人察觉,可照着他刚才动手的狠辣,他也大可以在暗地里解决几个地痞,替郭成报仇。
    可他没有。
    他亲眼看着郭成被人打死,却半点不曾为其伤心,甚至连郭成的死都未曾让人知晓,反而直接就理所当然的顶替了他弟弟的位置,让郭成这个人好像从未存在过。
    这般手段,哪里像是寻常亲兄弟间该有的?
    郭彪和郭成之间的关系,显然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亲近,既然如此,又何来的探亲,而且还刚好在他回来时,郭成就被人给打死,给了他冒名顶替的机会。
    还有,郭彪说他离开荆南之后被人收留,当了劫匪,手上染了人命。
    那他杀的人是谁,劫的又是哪条道,而且他之前在马上的功夫,可是实实在在军中才会有的。
    寻常山匪骑行时,大多散漫肆意,下盘不稳。
    唯有军中之人才会时时警惕,且因为严格训练之后,腾挪之间上身前倾,下盘稳如磐石一直贴服马背之上,山间、平地皆不受影响。
    哪怕郭彪骑行之时故意遮掩,可有许多下意识的动作和习惯,却是一时间难以改变的。
    郭彪与其说是当了劫匪,倒不如说更像是入了军伍,只是他入的不是朝廷的军队,而是某些人的私军,而如果之前苏阮看到的那个陶秀才的画像是真的话。
    那极有可能,郭彪在离开荆南之后,就随着那批难民一起,投效了安帝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