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32章 其他人呢?
    赵老六一心想要“将功折罪”,生怕被手底下的人牵连了。
    萧勉见他这般积极,脸上这才缓和了些,让人将和赵老六喝花酒的几个人先看管了起来,免得走漏了消息,而他则是领着人跟着赵老六离开了花楼。
    那郭二狗的家在城西,离着喝花酒的地方隔了小半个荆州城。
    萧勉跟着赵老六一路走了许久,等入眼所见的宅子变得低矮破旧起来。
    又走了一会儿,赵老六才领着他们停在了一处看上去有些年头,外面扎了篱笆院墙,一眼就能瞧到里面茅草搭着顶棚的几间泥瓦屋子的院子外面。
    “就是这儿了。”
    赵老六低声道,“这是郭二狗他老娘留给他的房子,以前破破烂烂的,他赚了钱后一直都不肯搬,后来修了又修就住到了现在。”
    萧勉站在原地望了眼四周,入眼虽然没多少人户,可是这院子旁边却挨着另外两个土坯房子。
    他们要是直接动手拿人,定然会惊动到旁边的人。
    “这附近都住着什么人?”萧勉问道。
    赵老六似是知道萧勉担心什么,连忙压低声音说道:
    “城西这边住着的都是些家里过的不怎么宽裕的,我记得这边隔壁两家一个是卖鱼的鳏夫,另外一边是个小货郎,还有他家小媳妇,都是老实人。”
    “这头离正街远,再往前就是一大片林子,您只要让人守着路口将人拿了,晚些时候我亲自帮您交代其他人,保准没人敢不胡言乱语。”
    萧勉神色微诧异的看了赵老六一眼:“你倒是机灵。”
    赵老六讪笑道:“我这不是将功折罪吗,而且我常年在码头混着,有几分人面儿。”
    “您放心,我保证不坏了您的事,后面给您办的妥妥的。”
    萧勉也知道这些地头蛇有他们自己的法子,况且赵老六管着码头的事儿,瞧着不怎么起眼,可对于寻常老百姓来说却也是个厉害的。
    他若是出面的话,有时候办起事情来比他们通畅。
    萧勉也没多说,只是朝着院子里头看去,就见得里面隐隐还能见到点儿光,窗户上也瞧得见有人影。
    “拿人。”
    萧勉朝着身旁看了眼,就立刻有人围了院子四周,而他则是带着人直接闯了进去。
    里头屋子里一男一女正说着话,旁边坐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
    萧勉他们闯进去时候,那孩子吓得哇的一声惊恐大哭,而那瞧着壮实的汉子猛的起身就挡住了身旁妇人,一把将孩子扯到身后:“你们是谁?!”
    萧勉没理会他,而是直接看着他身后那妇人:“你是吴家媳妇何氏?你亡夫是之前荆州城防军的人?”
    那妇人脸色瞬间发白,垂着头手心有些发抖,而汉子也是神色一变大声道:“什么吴家媳妇,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她是我郭家的媳妇儿……”
    “郭二狗!”
    赵老六直接蹦了出来,朝着郭二狗就是一脚,将人踹了个趔趄。
    “你给老子闭嘴,人家官爷都找上门来了,你还敢胡说八道。”
    “你以为你带着这小寡妇藏着掖着的就能瞒天过海,知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你吃了雄心豹子了,居然敢藏着官府搜捕的逃犯,你是想害死老子是不是?!”
    郭二狗见着赵老六时神情一慌:“六哥……”
    “你可别叫老子哥!”
    赵老六今儿个夜里受了一通惊吓,又是被吊窗户外头,又是被人拿着剑指着脖子,这会儿瞧见郭二狗就迁怒上了,朝着他就是一巴掌,
    “老子平时待你也不薄,这些年有我一口饭吃,就没饿着兄弟几个。”
    “可你倒好,明知道这小寡妇跟着人一起弄死了府衙的人,你居然为着她跟官府做对,还叫人找到老子头上,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害死我。”
    “老子真是瞎了眼才拿你当兄弟!”
    赵老六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郭二狗不敢还手,只抱着脑袋叫饶:“六哥,你听我解释,芳娘她不是逃犯,他们没有杀人,是官府想要害他们……”
    “我呸,人都打死了,还狡辩?”赵老六怒道,“你当官府的人都是瞎子?”
    萧勉皱眉看着乱糟糟的屋里,瞧着赵老六还想再骂,直接道:“行了!”
    赵老六这才安静了下来,可瞪着郭二狗的目光却依旧恶狠狠的,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样。
    萧勉扭头看向站在那里抱着大哭的孩子,脸色白的跟纸似的女人,开口说道:“杀没杀人,自有官府定论,不是你能说了算的,你私藏逃犯,与他们同罪,可知道?”
    郭二狗紧抿着唇没开口。
    何芳娘却是脸色越发的白,抱着孩子低声道:“和他没关系,是我求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什么都知道,明知道官府四处找你们,却还住在他家中,就不怕连累了他?”萧勉打断了她的话。
    何芳娘神色一僵,抱着孩子发抖。
    萧勉开口:“其他人呢?”
    何芳娘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萧勉说道:“我们既然能找到你,也就同样能够找到其他人,而且眼下的情况已经不是你们躲着就能躲得过去的。”
    “你可知道谋害朝廷官员是什么罪名?绉隆安被你们所伤,光就是他流的那点儿血若是较真起来,就足够你们抄家灭族的,更何况这中间还担着官府一条人命。”
    “眼下事情还没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你们如果主动回来,交代清楚那日事发的经过。”
    “若是被人挑拨或是意外伤人,有祁大人和苏阮在,他们定能保你们脱罪,可若是你们一直不肯现身,激怒了官府,消息传回京城之后,你们就是畏罪潜逃的杀人钦犯,人人得而诛之。”
    “到时候不仅你亡夫你们母子赚来的功勋荣耀半点不剩,之前好不容易平反的案子再起波澜,你死去的男人会沾上污名,而你儿子也会变成逃犯之子,这就是你想要的?”
    萧勉的话极为直白,甚至将所有利害关系都告诉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