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26章 不用八百年前就是一家
    莫岭澜惊声道:“这么厉害?”
    莫家大哥点点头:“的确是厉害,他们虽然是叫丐帮,可里头的人却并非全是行乞之人,其中不乏一些经商和江湖中人,而且凡持丐头杆子的都是交游广阔,和江湖上各大势力都有往来。”
    “若论人面和消息灵通,非丐帮莫属。”
    莫岭澜闻言恍然,难怪了。
    他们找了这么久的人都找不到,可这个苏江只一天就将人给揪了出来,虽然只找到了其中一个,剩下的还没踪迹,可这般效率也足够让人震惊了。
    只不过,这苏江居然也姓苏?
    “你居然也姓苏,和苏阮同姓哎,说不定八百年前你们还是一家。”莫岭澜开着玩笑。
    苏江却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苏阮,“不用八百年前就是一家。”
    “啊?”莫岭澜呆怔。
    苏江冷嘲:“就是有些人忘记了。”
    苏阮听着“苏江”二字时就已经隐隐觉得熟悉,此时瞧着他直直看着自己,那黑眸之中带着熟悉的恼怒和凶狠之色,脑海里突然就冒出来个瘦瘦小小被人追打后躺在暗巷之中的孩子。
    那小孩儿黑漆漆的一张脸,身上的衣裳全浸了血,半边胳膊都见了骨头,手里还抓着张被踩得烂糟糟的炊饼。
    她当时饿极了,也顾不得他“死相凄惨”,上前扳着他的手就抢炊饼,谁知道刚动手那小孩就醒过来,又凶又狠的咬了她一口,结果被她打破了脑袋。
    “小狼崽子?”苏阮脱口而出。
    苏江怒目而视:“叫哥!”
    苏阮听着这熟悉的话,很久前的那些记忆通通涌了上来。
    记忆中两个半大孩子不打不相识,联手偷了人家挂在房梁外的熏鱼,大口大口的吞着时,小孩儿拐着小姑娘叫他哥哥。
    小姑娘却一边朝着怀里藏着剩下的熏鱼,一边瞪圆了眼睛蛮横的说着:“你比我小,要叫姐。”
    两人互相瞪眼,片刻后,苏阮便弯了眉眼,噗哧笑出声,“真是你啊?”
    “不是我还是谁,臭丫头得了富贵就忘了我。”苏江瞪她。
    苏阮难得笑得开心,时隔两世见到曾经一起的小伙伴时,那股子高兴怎么都掩不住,连带着眼睛都亮晶晶的。
    “哪能怪我?”
    “以前你总是黑漆漆的一张脸,见着人时就呲牙咧嘴的,而且那会儿你就这么高吧……”
    她朝着身前比划了一下,然后说道,
    “小小的瘦瘦的,又凶又狠,跟头长不高的小狼崽子似的,如今你长高了好多,又白又俊,蓦一见,谁能认得出来呀?”
    苏江听着苏阮夸他长得俊,嘴角高高翘起,到一半时又强行收了回来,故作骄矜的哼了声:“可你也变了,我就把你认出来了。”
    苏阮笑眯眯的道:“我一直都好看,认出来不难。”
    苏江呸了声:“人没见长,脸皮更厚了。”
    苏阮笑得开心。
    苏江瞧她眼儿弯弯,笑得跟个福娃娃似的,半点都没当初那凶狠戾气的模样,到底也是忍不住笑起来。
    ……
    祁文府原本对于苏江没怎么在意,可这会儿瞧着两人熟稔的样子却是忍不住开口,“阮阮,你们认识?”
    苏阮这才想起周围还有其他人,连忙笑着说道:“四哥,他是我在荆南的朋友,以前侯爷还没找到我和我娘时,有段时间我跟他混,他特别会坑蒙拐骗,时常带着我找吃的。”
    “小江可是地地道道的地头蛇,这荆州城内大大小小的地方就没他不知道的。”
    说着说着,苏阮看向苏江,
    “不过我记得你会儿不是叫江一,你怎么改了名了,还跟着我姓?”
    苏江看了祁文府一眼,瞧着苏阮满脸疑惑的模样,突然就露出个得意的笑容,“不是你说的吗,你爹就你一个闺女,要我入赘你才给我当媳妇儿,我就改了名跟你姓了。”
    祁文府:“……”
    莫岭澜:“……”
    苏阮:“……”
    满屋子人瞬间安静下来,纷纷看向苏阮。
    苏阮则是满脸懵逼道:“我什么时候让你入赘了?”
    苏江似笑非笑:“不承认?”他拂开自己的额发,露出脑门上一条伤疤来,“你毁了我容,答应给我当媳妇儿,还拿了我两个窝头当聘礼的。”
    苏阮张张嘴,正想反驳,可对上他脑袋上那条疤,蓦然间就想起来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儿。
    那会儿小孩儿在暗巷里咬了她一口,她吃痛之下打破了他脑袋,瞧着他血流满地的模样,才刚失去父亲庇护没多久的她吓得浑身发抖。
    小孩昏过去时还死死抓着她的手,掰不开,又害怕,听着外头有脚步声过来,她生怕自己背上个杀人的罪名被人抓走,就拖着那半大小孩儿回了他们暂时跻身的破庙。
    小孩儿命大活了下来,脑门上却留了疤。
    那会儿她什么都不懂,瞧着小孩儿朝她呲牙咧嘴,掐她脖子说她毁了他脸往后他找不着媳妇。
    她那会儿又饿又气又害怕,话赶话的就说了句大不了她当他媳妇就是,然后小孩愣了下就放开了他,没多久就出去了一趟,回来时塞了她两个冷冰冰的窝头,让她和陈氏饱了一回肚子。
    苏阮想起自己那会儿的蠢,一脸纠结。
    苏江看着她:“怎么,记起来了?”
    苏阮讪讪道:“年少不知事的玩笑话,当不得真的。”
    “可我当真了。”苏江说道,“你吃了我的窝头,你娘也吃了,你就是我媳妇儿。”
    苏阮:“……”
    莫岭澜瞧着苏阮一脸囧意,而自家好友脑门上都快冒烟了,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而莫家大哥和萧勉也是直乐。
    他们倒是没想到,苏阮和这个苏江还有这么一门“娃娃亲”?
    莫岭澜见苏阮之前懵逼,就知道这婚事是做不得数的,可却还是忍不住戏谑:“苏阮,你说你在京城的时候那么精明,怎么两个窝头就把自己给卖了?”
    苏阮瞪他。
    莫岭澜却还嫌不够,扭头又冲着祁文府幸灾乐祸:“我说子嵘,你怎么办呐,人家苏江比你先进门,连姓都改了,你回头进门的时候是不是还得给他敬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