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13章 调虎离山
    ……
    苏阮他们到了荆州城时,都已经快要到夜里子时了。
    天上乌云蔽月,像极了如今混乱的荆南局势,而四周黑漆漆的越只隐约能瞧见城门前的那一簇簇火光。
    莫岭澜早接到消息他们要来,带着人在门前守了许久。
    等瞧见马车靠近时,这才松了口气。
    马车一停下来,莫岭澜就连忙走了过来。
    “我说子嵘,你们可总算是到了。”
    “午后你的人就来说你们今儿个入夜就能到,结果这都快子时了还不见人影,你们要是再不来,我都以为你们是路上遇着什么麻烦出了事儿了。”
    “乌鸦嘴!”
    祁文府掀开马车帘子说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你出事我们都出不了事。”
    莫岭澜白了祁文府一眼,就朝着他身后看去,原是想要找苏阮,却只瞅见了一道穿着锦衣的少年身影。
    他刚开始还没认出是苏阮来,只定睛瞧了瞧那少年长得挺俊的,有些疑惑祁文府打哪儿弄来这么个好看的小孩儿,可瞧着瞧着,就越看越眼熟。
    恰逢这时,苏阮笑着打了个招呼:“莫大哥。”
    莫岭澜愕然:“……苏阮?”
    他上下看了苏阮一眼,目光在她脸上多看了一会儿,这才将人认了出来,随即说道,
    “你怎么这幅打扮,我都差点儿没认出你来。”
    苏阮笑了笑,她之前做男装是为着跟祁文府暗查荆南的事情。
    可如今形势变化,她和祁文府既然光明正大的到了荆州,而且也是直接冲着知州府去的,她的身份自然是瞒不住人的。
    苏阮说道:“京中到荆南路途遥远,四哥这次来又是有正事要办,我怕路上麻烦就换了男装,免得太过招眼拖累了四哥。”
    莫岭澜闻言想起苏阮穿着女装时娇软明媚的模样,点点头:“也是,你长得的确是挺招眼的……”
    “废话这么多。”
    祁文府瞧见莫岭澜絮絮叨叨和苏阮说着话,有些不耐烦伸手挡了一下,然后说道,“你怎么在这等着,还带着这么多人?”
    莫岭澜这才想起正事来,连忙说道:“哦对了,差点都给忘记了,这位是知州府的典史叶平。”复又对着叶平道,“这便是此次奉旨来荆南查办案子的祁御史,另外一位是陛下亲封的德平县主。”
    叶平是知州府官员,对于祁文府的名声早有耳闻,而且他本就是荆南这边的人,自然也知道德平县主是前任荆南知州苏宣民的女儿。
    叶平恭敬道:“下官见过祁大人,见过德平县主。”
    “早前得知二位今日到达荆州,绉大人原是想要亲自来迎接的,只是前几日大人被歹徒所伤,实在不便,所以只能让下官前来迎接二位。”
    祁文府听到那句“歹徒”眸色不变:“绉大人伤势如何?”
    叶平轻叹口气:“很重,我家大人原本是好心,想要庇护那些将士亲属,可谁知道那些人却是不知好歹,居然出手伤人。”
    “府衙之中未曾防备,不仅被他们打杀了人,还伤了绉大人,绉大人当时血流不止,还昏迷了小半日,好在运气好这才将捡回一条命来。”
    他说了两句,似乎觉得这般场合直接说这个有些不好,连忙抱歉道:
    “祁大人和县主远道而来,舟车劳顿,我跟您说这些扫兴的做什么,二位先随我入城安顿吧,至于别的事情稍后再说。”
    祁文府嗯了声:“好。”
    叶平退开后,就钻进了那边的马车里在前引路,而莫岭澜则是在府衙的人离开后,直接转身钻进了祁文府他们的马车里,等放下车帘,马车走动起来时。
    莫岭澜就直接说道:“这个叶平简直就是那个绉隆安的狗腿子,逮着个人就说绉隆安伤的有多重。”
    “那日出事之后我就直接跟着大夫一起亲眼瞧过了,不过就是划破个皮肉流了点血,他那是见着死人了,自个儿把自己个儿给吓晕的。”
    苏阮闻言说道:“莫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当真伤人了?”
    莫岭澜点点头:“伤是伤了,也的确是死了人,但是当时的情况到底什么样我也没亲眼瞧见。”
    “你不是一直看着那些人?”祁文府说道。
    莫岭澜说起这个时,脸色也是有些不好看,“别提了,我他/妈/的被人给算计了。”
    “萧勉应该跟你们说了吧,之前死掉的那些人都不是意外,而且死前接触过一些人。”
    “那天我大哥说城外抓到了我们一直在找的人,我连忙赶了过去,可谁知道那人见着我后先是顾左右而言其他,说了一大堆废话,等过没多久就直接咬了毒自尽了。”
    “我察觉不对赶回来时,府衙那边就已经死了人了,之前上京的那些人不知怎么的全都跑了,而绉隆安受伤昏迷,还死了个通判,我问原因时,当时在场的人只说两边起了冲突,动手之后就死了人。”
    “可到底是怎么死的,谁杀的,却没一个人看到。”
    莫岭澜紧抿着唇,惯来爱笑的眉眼间此时全是郁色,他是祁文府特地留在荆南保护那些人的,甚至为着防备那些人被人所伤,他几乎寸步不离的守了小半个月。
    可就这么一次大意,结果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祁文府闻言看了莫岭澜一眼:“这么简单的调虎离山之计你也中招,我看你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
    莫岭澜无话可辩。
    他自己也觉得自己那天是真的蠢的要死。
    真要问话,他怎么就不能叫他大哥将人送进城里,非得自己过去?
    苏阮见莫岭澜脸色阴沉,伸手拉了拉祁文府:“莫大哥也不是有意的,之前荆南那些人的死全都是阴诡手段,谁能想到他们会做这种手脚,直接借着府衙的人动手?”
    祁文府深吸口气,到底没再多说。
    苏阮这才看向莫岭澜:“莫大哥,那你们可有找到那些人踪迹?”
    莫岭澜摇摇头:“那天他们跑了之后,怕官府通缉就直接出了城,我和大哥已经将整个荆州城周边都翻了个遍,可是都没找到他们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