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09章 杀人
    苏阮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等第二天有人来敲门时她才醒过来。
    收拾好一切出去时,祁文府已经在外间等着了。
    苏阮依旧不会挽发,好在男子妆发简单,且她身子瘦小瞧着显得年纪越发小了些,所以随意束起半发,用发带绑起来瞧着就十分精神。
    祁文府见到她时就看出她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不像是之前在船上时苍白虚弱的模样,他这才放下心来,朝着她说道:“过来吃点儿东西,等吃完之后咱们就得启程了。”
    苏阮坐在他身边:“马车准备好了吗?”
    祁文府点点头:“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他们随行带的东西其实并不多,而唯一大件的就是苏阮的药材。
    苏阮身子本就没有养好,谢老夫人他们又怕南地潮湿她腿疾复发,所以几乎将她所有的药都装着,照着医嘱更是一日都不能断掉。
    熬煮一次就得一大包,只装了一个半月的份量,就满满登登的一大箱子。
    祁文府怕苏阮不舒坦,特意让金宝他们去置办了一辆大些的马车,路上坐着也宽敞。
    苏阮就着咸菜喝了半碗小米粥,又吃了个木耳青菜的包子,等吃饱喝足后,才跟着祁文府一起出了客栈,一行人并没急着离开,而是又去买了些路上用的着的东西和点心、干粮。
    苏阮瞧着金宝来来去去的朝着马车上搬东西,疑惑道:“四哥,你让他们买这么多东西做什么?这里往南路上还有不少歇脚的地方的。”
    眼下天气还不热,虽说吃的东西不容易放坏,可路上再买新鲜的不就好了?
    祁文府闻言说道:“是有不少歇脚的地方,只是咱们接下来恐怕没办法歇息了。”
    “怎么了?”苏阮抬头。
    祁文府说道:“荆南又死人了。”
    苏阮睁大眼:“怎么回事?”
    祁文府说道:“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荆南那边的人出事之后,荆南知州受不住压力,将先前入京告御状的那些人全部集中了起来,寻了宅子安顿的事吗?”
    苏阮点点头,她当然记得。
    祁文府说道:“这原本是为着保护那些人,可被有心人挑拨之后,就变成了朝廷因为之前那些意外而亡的人心虚,意欲对剩下的人斩草除根。”
    “那些人就本就平头百姓,什么都不懂,被人挑拨之后心慌意乱之下,就谁也不愿意住在官府安排的宅子里,可府衙那边又不肯放人,怕担责任,结果两边就起了冲突。”
    “两边大打出手时,府衙那边先是失手打死了人,惹怒了进京的那批人后,那些人冲动之下大闹荆南知州府,打死了府衙那边一个通判,还伤了荆南知州,然后连夜跑了。”
    祁文府说起荆南的事情时脸色沉暗,眉宇间尽是阴霾之色。
    而苏阮听着他的话后,神色间更满是愕然:“跑了?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
    祁文府摇摇头,“眼下知州府那边正在派兵四处捉拿,那些人也不知去向。”
    “荆南知州送了折子入京想要将这事禀告宫中,被莫岭澜的大哥派人截了下来,送到了萧勉手中,结果咱们提前下船就错过了,萧勉的人昨天夜里才送到了我这儿来。”
    苏阮目光微变,临门到荆南就算是走水路也还得三、四日。
    莫岭澜将消息送出来,又经萧勉的手送到祁文府手中,这中间耽误的时间加起来,恐怕五、六日是有的。
    也就是说,荆南那边出事儿到现在已经好几天了。
    那些将士亲属打死了朝廷官员,又伤了荆南知州,逃窜在外。
    这消息一旦传回京城,想想也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明宣帝对于这些人未必有太多愧疚,也未必有多少怜悯,之前的恩赏也不过是形势所迫,外加想要替皇家挽回些颜面罢了。
    这些人占着烈士亲属的关系,朝廷自然的格外优待。
    可一旦他们伤人拒捕便成逃犯,再加上外间那些直指明宣帝的谣言。
    这些人在明宣帝眼底怕是就会变成不知好歹,罔顾皇恩。
    届时他们在京中所争取的一切补偿,以及当初所做之事,就都会变成这些人的催命符。
    而作为领头人的苏阮,更会成为众矢之的。
    苏阮神色冷了下来:“那些人都是老弱病残,妇孺孩童,连个壮丁都没有,他们是怎么打死了知州府通判,又在府衙里伤了知州,还当着那么多衙差的面逃走的?”
    祁文府自然也想到了这些,当初入京的那些人是他一个一个亲自寻来,接去京城的。
    他自然比苏阮更清楚那些人的底细,还有他们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祁文府沉声说道:“所以我觉得荆南府衙那边恐怕出了问题。”
    “眼下莫岭澜暴露了身份,和荆南知州周旋,那边官府虽然派兵捉拿,却还没给那些人定罪。”
    “我们须得尽快赶到荆南,将那些人找出来才行,否则官府那边一旦给他们定罪,谋害朝廷官员其罪当诛,那些人一个都跑不掉。”
    苏阮抿抿唇,也知道形势有多紧迫,她没再多说,只跟着祁文府埋头买着东西。
    两人将路上用的着的东西准备的差不多后,就直接上了马车离开。
    金宝坐在车头赶车,而寒山则是领着其他护卫骑马跟随左右。
    一行人朝着镇子外走去,快到镇子出口时,路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追逐声,一个灰头土脸的半大孩子直冲冲的从旁边横冲了出来。
    金宝吓了一跳,连忙一扯缰绳拉住了马头。
    苏阮正和祁文府低声说话,马车突听时她一个不稳就朝前栽去,还是祁文府眼疾手快的将她拉了回来。
    抱着苏阮时,祁文府脸色一厉:“出什么事了?”
    “方才突然有人跑过来,险些撞上了。”
    金宝回了一句后,正想冷着脸朝着那人喝出声,谁知道那小孩儿灰头土脸的就朝着马车上钻来。
    “你干什么?!”
    金宝吓一跳,冷不防就被人钻到了马车边,他一把拎着那小孩儿后脖颈朝外一拉,就想将人拉下来。
    谁知道那孩子不肯撒手,顺势就抱着他胳膊,跟个猴儿似的在车辕上一蹬,然后从他腋下钻过就蹲在了金宝身后。
    “你……”
    金宝刚欲开口,旁边街头就冲出来几个壮汉,手里拿着棍子嘴里喊着抓贼。
    那小孩儿脸色一变,直接朝着金宝后面一躲,矮着身子就一溜烟儿的钻进了马车里。
    等进去后,就见到里头两个长得极为好看的人静静看着他
    那孩子愣了一下,外头呼和声就将他吓得回过神来。
    他黑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后,就直接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对着两人道:“江湖救急,两位爷让我躲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