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407章 胡思乱想
    苏阮瞧着软绵,性子却独。
    祁文府认识她这么久,却难得瞧见她这般乖顺模样。
    总觉着小丫头这会儿像是猫儿,隐约在她身上瞧见了橘子的影子,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替挠挠她下巴的冲动。
    临门镇说大不大,可说小却也绝不算小。
    镇子是京城到南地的必经之路,过往行商极多,再加上旁边就有个渡口,时常会有往来船只停留,所以这里虽然偏远却也显得十分繁华。
    苏阮身上还穿着男装,俊俏的小脸失了锐气后,瞧上去有些病怏怏的。
    走在她身边的祁文府却是十分清俊,一身墨青色素面锦袍衬得身材精壮。
    他一手搀着身旁的苏阮,偶尔低声与她说几句话,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祁文府和苏阮容貌都好,身边又带着护卫,衣着富贵,一路进来引得不少人都偷偷打量,只是瞧见亦步亦趋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些个护卫身上挂着的刀剑,倒也没人敢不识趣的上前招惹。
    “祁公子,前面不远就有客栈。”
    之前先行探路的人回来,低声道,“这镇子上住着几家大户,背景还算简单,只是治所里的吏官跟朝中翰林院以前告老的耆老有些关系。”
    “属下已经打探过了,这吏官手脚有些不干净,在临门所属各乡里生了不少乱子,也私设路门收取过路银子,公子可要见见?”
    祁文府这次南下,是钦差。
    他嘴里的见见,就是伸手处置那小吏的事情。
    祁文府皱眉道:“不用了,我们南下还有要事,不便暴露行踪。”
    “你暗中查查那人做的事情,若是属实等我们离开之后就去县官衙门一趟,若是跟朝中之人有关,就直接送往上属知州府和巡守督府。”
    要是没有荆南的事情,他或许会管一管这地方上的事,可眼下荆南的事情更要紧。
    那人点点头:‘是,公子。’
    祁文府跟着那人去了他刚才所说的客栈住进去,等安顿好,就让小二去寻了镇子里的大夫。
    大夫来了替苏阮看诊后,祁文府问道:“大夫,我弟弟怎么样?”
    那大夫诊脉之后,自然瞧出来眼前这病怏怏的小公子是个女子,不过旁边这位公子都说了是弟弟,他自然不会拆穿。
    况且这在外行走之时女扮男装的事儿他瞧多了,也见怪不怪。
    “公子放心,令弟没什么大碍,只是第一次乘船所以才会生了眩疾。”
    “照理说我本该给她开些清眩疾的汤药,可我瞧着她脉象像是常年服用补身的汤药,而且她身体底子不大好,体内药性也还没散,若这汤药冲突了对她也不好。”
    “所以我就不给她开药了,待会儿你让她吃点清淡的东西,再去街头买点腌梅子回来让她吃上几颗,睡上一觉就不碍事了。”
    “只是二位接下来若还要赶路的话,最好是别再乘船了,令弟这身子怕是受不住。”
    祁文府闻言连忙道:“我知道了,多谢大夫。”
    他停顿了片刻,又开口道,“对了大夫,我弟弟体弱,这几日食不下咽,连带着汤药也停了。”
    “之前她服用的补药是特地寻人替他开的,里面好像有不少大补之物,只是眼下她这般难受,也不知道她这身子还受不受得住药性,还要劳烦大夫帮忙看看。”
    那大夫闻言自然不会拒绝:“这容易,可有药材?”
    祁文府连忙让人将苏阮从京中带来的药材取了一小包过来。
    那大夫打开闻了闻,又仔细辨别了之后说道:“公子放心吧,这药方子极好,开方之人恐怕也是医术大家,对于药性的把握简直绝了。”
    “这药里面虽然有两味大补之物,可却以其他的药材中和了药性,让其变得温和滋补,对于小公子现在的情况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
    祁文府听完这才放心下来。
    卫善哪怕为人眼线,可至少未曾在苏阮的汤药中动手脚。
    给了银钱将大夫送出去之后,祁文府提着个茶壶回来时,就见苏阮有些恹恹的靠在床头。
    “还难受?”
    祁文府放下东西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她额头。
    苏阮感觉着脑门上热热的,有些怔愣的抬头看着祁文府,眼睛瞪大了些。
    “怎么了?”祁文府疑惑。
    “你……”
    “我怎么?”
    祁文府无比自然的将手放了下来,替她掖了掖被子,“你身子还没好,又这么折腾了一通,还好大夫说没什么大事,不然又要遭罪。”
    苏阮见他神色如常,言语之间更和往常没什么分别,突然就觉着自己是不是有些大惊小怪了。
    她和祁文府熟稔,不过是碰碰额头罢了,好像也没什么奇怪。
    见苏阮微垂着眼时有些不自在,可却未曾开口说什么,祁文府眼中划过抹笑意,很快便收敛了起来,“要喝水吗?”
    苏阮嗓子有些疼,忙点点头:“要。”
    祁文府走到桌前倒了杯水端回来递给苏阮,等她接过后喝了一口后就忍不住抬头:“怎么是甜的?”
    “我让人加了些蜂蜜进去。”
    祁文府说道:
    “你之前什么都没吃,腹中早就吐空了,而且说话时候嗓子也有些泛哑,怕是伤了喉咙了。”
    “我刚才问过大夫,他说你这般情况喝点蜂蜜水能舒服一些。”
    见她喝光之后,祁文府十分自然的接过杯子,又替她添了一杯蜂蜜水过来。
    而苏阮捧着杯子,看着好像叙家常般与她说话的祁文府,突然就生出了种怪怪的感觉来。
    祁文府说道:“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等下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去给你买些梅子开开胃,晚上的话就不让客栈的人做了,吃荠菜馄饨怎么样?”
    苏阮微呆:“荠菜馄饨?”
    “怎么,刚才来时路上有家卖荠菜馄饨的,我看你瞅着那摊子瞧了好几眼,不是想吃吗?”祁文府疑惑。
    苏阮怔住,她是闻着那荠菜香味儿忍不住看了几眼,可没想着祁文府连这也发现了,她突然就有些说不上话来,只觉得祁文府这突如其来的体贴,让她忍不住的胡思乱想。
    祁文府伸手揉了揉她头发,“行了,我先去了,等一下就回来。”
    苏阮被揉的一团乱,等回过神来扯着发带刚想叫住祁文府时,他人就已经出了门。
    苏阮坐在床上鼓了鼓腮帮子抱怨:“我又不是橘子,揉什么揉……”停了片刻,她又有些泄气的捏着手里的杯子,低声嘟囔道,“又不愿意入赘,干嘛对我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