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97章 碍眼
    苏阮笑起来时,眼睛微圆,原本雌雄莫辨的少年气瞬间淡去了许多。
    她五官本就小巧,皮肤白皙,粉唇微扬时,让人觉得软软糯糯的,好看极了。
    萧勉哪怕见惯了美人,可这一刻依旧忍不住心中微跳,突然就有些明白自家那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从不开窍的好友,怎么会突然动了凡心。
    这般好看的小姑娘,谁能忍得住?
    萧勉笑眯眯的说道:“我可不胡乱夸人,你瞧瞧我这张脸,是不是格外的真诚?”
    见苏阮被逗笑,他自来熟的说道,“你也别公子公子的叫我了,都是自家人,你叫我一声萧大哥就好了。”
    苏阮从善如流:“萧大哥。”
    “嗳。”
    萧勉应得开心,“那我叫你阮阮?不对,你是男儿妆扮,得换个名儿……”
    这阮阮二字叫着就像是叫小姑娘,太软绵了些。
    苏阮说道:“我现在叫苏越,萧大哥叫我阿越就好。”
    “哪个越?”
    “行无越思的越……”
    祁文府在旁看着相谈甚欢的两人,见苏阮笑得眉眼弯弯,像是跟萧勉极为熟悉似的,心里头莫名就冒起一股酸水来。
    苏阮从不是会随意与人相交的性子。
    她看着性子软绵,实则戒备心重,当初他和她初见时,她还百般算计,每次难得对着他笑一笑时,接下来十之八九都挖好了坑等着他。
    他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跟她熟悉起来,让她叫了声四哥。
    可萧勉倒好,一来便得了声“萧大哥”,连带着苏阮那笑脸跟不要钱似的,两人凑在一起说笑的模样怎么瞧着怎么碍眼。
    萧勉跟苏阮说着话,就感觉到后脑勺上一束视线紧锁着他,侧眼就瞧见祁文府脸色微沉的样子。
    他偷笑了下,故意靠近苏阮几分,还没等再次开口呢,祁文府就直接走到了他身后,伸手拎着他的后领子就将人拉了开来:“你没事干了?我们去荆南还有正事,赶紧让人启程。”
    萧勉心中笑的不行,面上一本正经:“放心吧,外头有岩伯盯着,误不了你的事儿。”
    他说完后挣开了衣领,凑到苏阮跟前,
    “苏阮,你之前的事儿我都听莫岭澜说了,我们家老祁以前可从来没为谁这么拼命过。”
    “他向来心狠手辣精的跟什么似的,坑起人来不带手软的,而且从来都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境,我之前听说他为着荆南那事儿跟皇帝硬扛时,我都以为是人瞎说。”
    “而且听说那天你在宫门外跪着时,他也陪着你在宫里跪了四个时辰,这事儿真的假的?”
    “萧勉!”
    祁文府低喝了一声,伸手就想堵了萧勉的嘴,一抬头却撞上了苏阮笑盈盈的眼。
    他手中动作一顿,就听到她说道,
    “是真的,那一日若不是四哥相助,我爹和荆南那些将士的冤屈也不能得到昭雪,若非他在宫中帮我,我就算跪死在宫门前也无人会理会。”
    “四哥他很好的,而且他心也很软的。”
    祁文府迎着小姑娘的笑容,脸颊突然泛起了热
    他不是没听过别人夸奖,那些辞藻华丽的真诚的虚伪的,都及不上苏阮这一句“很好”。
    四哥两个字在她唇齿间流转时,像是带上了别样的意味,叫他心口像是浸在了热水里,滚烫滚烫的。
    祁文府动了动手,想要伸手摸摸她的头顶,可想起萧勉还在,只能低咳了一声,
    “你怎么不说你也帮了我,若非是你替我留了后路,我也不能在陛下那里全身而退。”
    他永远都记得,苏阮烧到迷迷糊糊连人都辨不清楚时,却死死拉着他的手,替他在明宣帝面前求一条活路时的样子。
    如果说宫门前时,她一身傲骨至死不退的模样撞进了他心里。
    那宫中她靠在他怀中,血着手抓着他低低叫着“祁文府”时,就彻彻底底的让他丢了心。
    萧勉看着两人视线相交时的暧昧,突然道:“子嵘,你耳朵怎么红了?”
    祁文府脸上更热,扭头对着萧勉时满是警告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对着苏阮说道,“这船舱里有些热,你身子还没养好,接下来一路还有的折腾。”
    “你先去休息休息,我和萧勉说点儿事,等一会儿去找你。”
    苏阮想着祁文府可能是问荆南的情况,点点头道:“好。”
    祁文府扭头对着一旁下人道:“你们带苏小姐去她住的地方,帮她将东西安置好,她身子不好受不得凉,替她寻个干燥通风一些的房间,被子褥子每日都要更换。”
    “是,祁大人。”
    苏阮被人领着朝着船舱里面走去之后,萧勉瞧着她的背影说道,“她这幅打扮可真是瞧不出来是个姑娘,不过她长得真不错,性子也挺好的,难怪能叫你这个石头疙瘩动……哎哟!”
    萧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祁文府伸手卡住了后脖颈,整个人直接被拖出了船舱。
    等到了外面时,祁文府才松开他,“阮阮不是你在外头招惹的那些姑娘,别在她面前胡说八道。”
    萧勉揉了揉脖子,促狭:“哟,这就护上了?”
    祁文府冷眼看着他。
    萧勉被盯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见着他认真了,连忙竖着手告饶:
    “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别这么看着我,让人瘆的慌。”
    “不过你到底怎么回事儿,不是都说要上门求亲了,之前还同生共死了一回,怎么瞧着你们两之间不是那么回事儿,你这又是脸红又是害羞的,那小姑娘对着你时可坦然的很。”
    “这坠入爱河的小姑娘可不是这般模样,该不会就你一个人心热着?”
    祁文府抿抿唇横了他一眼:“用不着你操心!”
    萧勉微讶,不是吧,还真叫他猜对了。
    那小姑娘没对祁文府上心?
    萧勉连忙凑到祁文府跟前说道,“别呀,跟我说说到底什么情况,你跟她表明心意没有,她对你什么态度?你跟我说说啊,指不定我还能帮你呢。”
    祁文府想起萧勉跟只花蝴蝶似的游走花街柳巷的“情史”,还有他那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时不时就闹腾一通的后院,直接翻了个白眼,冷漠道: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见萧勉张嘴还想说话,祁文府懒得理会他,直接道,
    “荆南那边现在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