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82章 怪怪的
    裴耿上前低声道:“后山出事了,你和公主跟我们先走。”
    沈棠溪皱眉:“出什么事了?”
    “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
    裴耿说完,伸手欲拉沈棠溪,可手伸到一半又突然想起沈棠溪不喜欢被人碰触,原已经做好了准备被他避开的,可谁曾想这一次沈棠溪却半点没避。
    裴耿手落在实处,一时间还有些怔愣。
    沈棠溪察觉他呆怔,抬头道:“怎么了?”
    季诏没察觉出两人不对,皱眉说道:“好了,你们两有什么事情回去后再说,阿棠,你带着公主跟我们先走。”
    沈棠溪见状便也没多问,而那头宇文婵也拉着绫安公主简略说了几句,绫安公主便也答应和他们一起离开。
    裴耿站在原地,看着前面跟着季诏他们离开的沈棠溪,眉心不由皱起。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起上次在宣平侯府里时,沈棠溪条件反射似的避开他时的动作,还有刚才他在他靠近时一片坦然的模样,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一时间却又说不上来。
    苏阮走了几步,发现裴耿没跟上来,扭头就见他站在原地发呆。
    “二姐,你和三姐先过去。”
    苏阮让谢嬛和谢锦云先跟着季诏走,自己则转身走了回去,拍了裴耿一下:“裴大哥!”
    裴耿惊了下,见是苏阮,胖乎乎的脸上带着后怕道:“你吓死我了你。”
    苏阮看他:“你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裴耿拍着胸口:“没什么。”顿了顿,他道,“阮阮,你有没有觉得阿棠有些怪怪的……”
    苏阮瞧了眼前面,纳闷:“什么怪怪的?”
    裴耿摇摇头:“我也说不上来。”
    苏阮见裴耿模样,扭头朝着那边看了眼,见沈棠溪隔着衣袖扶着绫安公主和谢嬛她们上马车,依旧是和之前一样谦逊有礼,没瞧出来什么不对劲。
    她不由道:
    “裴大哥,甭管怪不怪了,咱们先走吧,有什么事情马车上再说。”
    裴耿闻言甩甩脑袋,只以为自己是多想了,他揉了揉脸颊说道:“行,走吧。”
    ……
    绫安公主身份尊贵,不好与男子同车,而且他们人也太多,一辆马车根本装不下。
    最后宇文婵,季年华,还有谢锦云陪着绫安公主乘了宫中的马车,苏阮和谢嬛则是跟裴耿、季诏还有沈棠溪一车。
    等上了马车之后,桃源坡那边显然也有人得了消息乱了起来,赶车的人险些冲撞到了另外一辆马车,急停时,苏阮因为顾着安抚谢嬛,一时没留意险些跌了出去。
    “阮阮!”
    季诏伸手抓住苏阮,这才没让她跌着。
    等将人扶着坐下,才急声道:“阮阮,你没事吧?”
    苏阮摇摇头:“没事。”
    那头沈棠溪开口道:“马车走的急,你们小心一些,免得颠着。”
    季诏闻言看了沈棠溪一眼,见他只是靠着车门边坐着,言语虽然一如往常温和,可刚才明明他离苏阮最近却半点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难道他之前猜错了,阿棠对阮阮没有别的意思?
    裴耿却什么都没瞧出来,见苏阮没有撞着,便放心下来,转而压低了声音问道:“阿诏,你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棠溪开口:“什么怎么回事?我还没问你们,刚才到底怎么了?”
    裴耿闻言道:“对,你还不知道呢。”
    “我和阿诏他们之前不是嫌桃源坡上无聊吗,就带着阮阮她们一起去了后山的一处水潭边烤鱼,谁曾想鱼还没烤熟,祁祭酒和青珩他们从山上掉下来砸那进那潭里。”
    “青珩受了伤,祁祭酒瞧着也十分狼狈,他们身边还抓了个浑身血淋淋昏迷不醒的人。”
    “祁祭酒说等一下就会有人去那里封山,怕事情牵扯到我们,便将我们都赶了出来,让我们先行回府。”
    沈棠溪猛的抬头,沉声道:“青珩受伤了?他伤的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季诏安抚:“放心吧,应该只是皮外伤,祁祭酒说要将人带进宫里去寻太医诊治,不会有事的。”
    “只是这件事情恐怕牵扯到了朝中,那个被祁祭酒抓着的人也没看清楚是什么人,可是我猜十有八九跟宫里头有关系。”
    “阿耿。”
    季诏扭头看向裴耿说道,
    “祁祭酒方才已经说过了,让我们对外宣扬今天的事情,而且青珩之前既然没有告诉我们他会去后山,那就是说明这件事情暂时不方便让我们知道。”
    “青珩被祁祭酒带走了,在他出宫之前,这事情别再提了,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裴耿虽然好奇,可是听完季诏的话后,到底还是说道:“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就只是问问你们而已。”
    苏阮坐在一旁,心中担忧。
    之前被祁文府从水里扔出来的那人虽然长发覆面,身上更是血淋淋的,难以辨别身份。
    可是苏阮却隐约猜到,那个人不是越荣父子,便是今天和越荣父子接头的人。
    她和祁文府,还有谢青珩、谢渊他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原是想着只要越荣父子现身,他们就定然能够拿到幕后之人,可谁曾想中间却出了意外。
    谢青珩受了伤,祁文府看上去也不大好,谢渊又未曾露面。
    山中那声巨响不知道是什么,可能够肯定的是,今天的事情必定是出了差错。
    苏阮下意识掐着指节。
    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
    “阮阮,大哥不会有事吧?”谢嬛压低了声音道。
    苏阮抬眼看着谢嬛有些发白的脸色,拉着她的手低声道:“没事的二姐,祁大人向来重承诺,他既然亲自送大哥去宫中,就定会保他性命无忧。”
    谢嬛听着苏阮的安抚,依旧心神惶惶。
    马车快速朝着京城而去,路上还碰到了带兵前往桃源坡的西山驻军。
    等回到京城后,绫安公主便被闻讯赶来皇后身边的宫人接回了宫里,而裴耿他们则是送了苏阮和谢嬛她们回家。
    等到了宣平侯府门外,坐在马车车门处的沈棠溪下了马车,方便苏阮她们出去。
    见苏阮出来时,沈棠溪隔着衣袖扶了她一下。
    苏阮落地后,对着沈棠溪说道:“多谢。”
    沈棠溪:“你也算我半个表妹,不必这般客气。”
    苏阮笑了笑没说话,松开手转身便想走,只是在错身而过时却是停了一下,下意识朝着沈棠溪腰间看了过去。
    沈棠溪诧异:“怎么了?”
    苏阮收回目光:“没什么。”
    她走到谢嬛和谢锦云身边站定,对着几人道:“我和二姐她们先回去了,裴大哥,季大哥,沈大哥,你们路上小心。”
    裴耿他们招呼了一声后,等沈棠溪回了车上就让人驾车离开。
    沈相府离宣平侯府最近,沈棠溪到了府前送走了裴耿他们之后,眸色这才微沉了下来。
    他想起苏阮刚才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不由低头朝着自己腰间看去,等看到那处空空如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神色瞬间一变。
    糟了!
    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