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7章 舍了谢家
    离谢家两条巷子的地方,早该离开的越荣正等在马车里。
    越骞掀开车帘进来时,越荣才敲了敲车壁,让车夫驾车离开。
    “怎么样?”越荣问道。
    越骞声音沉厉:“您猜的没错,谢渊果然对我们起疑了。”
    越骞将他刚才返回谢家之后,跟上谢青珩,听他和苏阮说的那些话跟越荣转述了一次。
    等说完后,越骞才道:“父亲,谢青珩话里的意思,谢渊从薄翀府中得到了一分之前与薄家有所往来且有利益相关的朝臣名单,且之前他们在嶂宁时也得到了些线索。”
    “祁文府他们果然也疑心薄家和二皇子是被人推在前面的傀儡,怕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咱们当初和薄家来往时做的不算全然干净,且想要推二皇子在前,主子他们也曾露过面。”
    “万一谢渊他们当真查下去,恐怕早晚会查到咱们和主子身上。”
    越荣闻言沉着脸,开口:“你确定谢青珩他们没发现你?”
    越骞愣了下,才想明白越荣话里的意思,沉声道:“父亲怀疑这是谢家做局?”
    他摇摇头,
    “我觉得不像,老夫人的性子您是知道的,她向来不会是作假的人,若是真对您疑心,怕根本就忍不下去,况且谢家就算疑心我们父子,也没必要这般复杂做局。”
    “谢渊得了东西的消息一旦泄露出来,当初剩下的人只会朝他下手,且主子的身份无人知道,他们做局又得能到什么?”
    越骞顿了顿,才又道,
    “我的身手父亲是知道的,我避开了所有人,断然不可能让谢青珩那小儿发现我去而复返。”
    越骞想都没有去想苏阮,原本他听闻先前宫门前的事情之后,对于苏宣民的这个女儿还有些疑心,可是之前在谢家相见时,那不过就是个乖巧安静的孩子。
    苏阮不懂武,越骞几乎可以肯定,而且她如今腿不能行,瞧着更是瘦瘦弱弱的,哪能做得了什么大事情。
    越荣也从未怀疑过,谢家会对他们起疑全是因为那个他们未曾留意过的少女,他只是有些后悔道:“怪我多疑,早知道当初在嶂宁时,就不该为了探听消息而主动去寻谢渊。”
    他当时原只是想替主子打探消息,仗着他与谢老夫人的情谊,再加上往日相处所知谢渊就是个好糊弄的莽夫。
    可谁想到,谢渊见到他们后的确未曾起疑,可和他一起前去的那个林罡却是个精明的厉害的人。
    他们不过是多说了几句,就被林罡抓住了话头追根究底的探问,后来更是惹得谢渊也一起疑心,在他们离开后直接就让人开始调查他们父子。
    好在主子那头早有准备,将线索牵扯到了皇后和四皇子身上,要不然他们父子难以脱身不说,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乱子来。
    可尽管如此,他们依旧是断了谢家这条线。
    越骞沉声道:“此事不怪父亲,谁能知道那林罡居然那般精明。”
    “只是父亲,谢家这边怕是不成了,谢渊对我们起疑,定会防着我们,再想要借他们来做什么恐怕难于登天。”
    越荣沉默了片刻,才道:“谢家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只要徐阿蛮在,我总有办法拿捏谢渊。”
    越骞皱了皱眉,总觉得自己父亲对于谢家老夫人和他当年的情谊太过笃定了些。
    毕竟是几十年前的交情,就算再好又有谁能保证一直不变?
    就像是父亲,他不照样利用了谢老夫人和谢家吗……
    越骞张了张嘴,想要劝越荣一句,却又觉得这话说出来有些难听,他只能将话头压了回去,只是不同于越荣的笃定在心,他对谢家依旧留了戒心。
    越骞道:“那谢渊手中名单的事情,可要想办法告诉主子?”
    “主子身份虽然隐秘,可是他毕竟和薄翀有过来往,而且当初说动薄家屯兵之事更有他出面,要是薄翀真的留了一手,留着什么名单,谢渊他们早晚会查到主子身上去。”
    “主子如今失了薄家已是元气大伤,要是再被谢渊他们查到蛛丝马迹,那将来……”
    越骞虽然没有说完,可是越荣也知道如今京中形势险峻。
    他们原本以为失去了薄家和二皇子这个傀儡,已经是他们这次最大的损失。
    可如果谢渊真拿到了那份名单,那才是最危险的东西,直接便能危及主子性命。
    越荣也知道其中轻重,皱眉说:“说肯定是要说的,只是等好好谋算一下。”
    谢渊既然疑心他们,定会命人监视。
    这段时间,他们不管是出入何处,身边监视的人就从来都没有少过。
    他们如果这个时候去见主子,恐怕还没等将谢家的事情告诉主子,就先暴露了主子的身份。
    越荣说道:“先回去,等我想想办法,看怎么才能暗中见主子一面。”
    “至于谢家……”
    越荣眼色冷了三分,咬咬牙,“那份名单定然不能留着,若实在不行,也只有舍了谢家。”
    定不能叫那份名单毁了主子的大业。
    ……
    越荣和越骞没有在外久留,直接便乘车回了他们在京中临时的居所。
    等回去之后,越荣二人在府中待了两日,原是想着想办法暗中送消息出去,可谁知道他派出去的人在外转了一圈,不到片刻就抱着一叠佯作借口的书籍回来。
    等那人告诉越荣二人,此时他们院子外面,巷口附近,还有周围的酒楼饭馆铺子铺面内,到处都是监视之人,而府中无论丫环仆役,小厮嬷嬷,但凡进出之人,身后皆有尾巴跟着时,越荣二人都是脸色难看至极。
    先前他们进京时,就感觉到身旁有人监视,可那时候那些人一直隐于暗处,从未曾露面。
    如今这些人尽是明目张胆的监视了他们,甚至连半点隐藏的意思都没有。
    越骞有些不信邪亲自出去了一趟,结果那些尾巴愣是跟着他绕了大半个京城,就连他去了一些茶楼包间,或是成衣铺子里面,这些人也能寻了借口以官府巡查治安为名直接入内“检查”,假的就是瞎子都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越骞铁青着脸回去之后,他和越荣就歇了传讯出去的打算。
    这么多人跟着,别说传消息出去了,怕是连个蚊子飞出去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