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5章 作戏
    谢渊和谢老夫人相继离开,饭桌上原本热闹的气氛有些冷了下来。
    谢青珩眉宇间带着愁色,苏阮也是低低叹了口气。
    蒋绉原本还吃的开心,这会子也有些食不下咽了。
    饭后,未芜几人知道谢老夫人心情不怎么好,也不好多留。
    谢青珩送他们出去时,蒋绉站在他身旁低声道:“青珩,事情很棘手吗?”
    蒋绉跟谢青珩年岁相当,又都经常出入宫中,再加上谢老夫人和未家的情谊,两人也算是好友。
    谢青珩闻言摇摇头:
    “具体的我也不怎么清楚,只是听父亲提了几句。”
    他感觉到越荣父子都是朝着他这边看来,压低了声音道:
    “你也知晓我现在在太子跟前当差,多少人眼睛盯着,所以有些事情不好掺合,免得不小心牵连到了太子。”
    “这件事情父亲跟我说的不多,只说今天入宫后皇上那头诘问起了这件事情。”
    “好在父亲跟随皇上多年,祖母当年被招安后又一直安分守己从未有半点逾越,皇上就算真有疑心也不会随意处置我们谢家,等父亲将事情查清楚后,府中想来也就无事了。”
    蒋绉听着谢青珩的话,眼中却依旧忧虑。
    明宣帝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主,要真起了疑心,那可不是小事。
    蒋绉心中担忧不已,可是他官职不高,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没有办法。
    最后他只能说道:“有什么用得上我的,你和侯爷尽管吩咐,还有……”
    他声音低了几分,意有所指,
    “有些事情明面上若是不好查的话,你跟侯爷说一声,也许可以试试走江湖上的路子,我娘他们的镖局走南闯北结识了不少人脉,或许许能够帮得上忙。”
    谢青珩是知道未芜家做什么的,而未家暗地里的“生意”,整个谢家,也就谢老夫人,谢渊和他知晓。
    谢青珩闻言真心道:“谢谢你蒋二哥。”
    蒋绉笑了声拍了拍他肩膀:“你我之间客气什么。”
    蒋绉知道谢家有事,也没多留,跟着未芜上了马车离开之后,谢青珩才到了越荣父子身前。
    “越爷爷,越叔,今天真是不好意思。”
    “你们难得上京一趟,却遇上了这种事情,等改日你们来府中我们再好好招待你们。”
    越荣摆摆手说道:“又不是外人,说什么客气话,我们又不急着回嶂宁,往后来往的时间还多着,也不差这一天。”
    “你祖母那人的性子急,又受不得冤枉,你回去后好生劝劝你祖母,别让她气坏了身子。”
    谢青珩拱手道:“谢谢越爷爷。”
    越荣和越骞上了马车,看着车夫甩着鞭子赶着车离开,谢青珩站在门前叹了口气,望着夜色像是烦忧一般久久不言,等过了一会儿,他0才返回了府中。
    苏阮坐在四轮车上,等在饭厅前。
    见谢青珩回来,苏阮才道:“大哥,越爷爷他们送走了吗?”
    谢青珩点点头:“送走了,只是今天真的太失礼了。”
    苏阮轻声道:“祖母也是一时气急,才会忍耐不住,毕竟这事情谁遇到了怕都会生气。”
    里头的丫环在收拾碗筷,谢青珩将披风取下来罩在苏阮身上,推着她朝外走。
    两人走到拐角的地方,见着四下无人时才停了下来。
    苏阮抬头道:“大哥,方才侯爷说的不甚清楚,只说是他入宫后皇上怪罪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可知道?”
    谢青珩明明没跟苏阮打过商量,可听着她问话时却像是两人早商量好了一样,低声道:
    “还不是嶂宁屯兵的事情。”
    “父亲和祁大人先前就有疑心,薄家和二皇子根本就不是荆南一事的主谋,那所谓的嶂宁屯兵也不过是个幌子,而薄家他们只不过是被人当了棋子和踏脚石,作了他人推于人前的傀儡。”
    “上次父亲和林大人奉皇上之命去嶂宁调查时就发现了不对,后来越叔他们主动寻来之后就更怀疑了。”
    苏阮闻言低声道:“侯爷怀疑越荣他们?”
    谢青珩点点头:“他们都是嶂宁的地头蛇,嶂宁若有屯兵之事,他们不会不知道,而且越骞怎么会那么巧就刚好知道了这事,却只是丢了官职而已。”
    “他们父子身上处处都是疑点,父亲一直在暗中查他们,可是你也知道祖母和越荣的关系,她根本不愿意相信越荣会背叛他们多年情谊,做出这种事情来。”
    “先前父亲一直瞒着祖母,可是后来祖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知道了这事。”
    “方才祖母动怒,除了皇上疑心之外,也是因为越荣父子,她气父亲疑心她旧日好友,可是阮阮,咱们谢家冒不起风险。”
    苏阮听着谢青珩的话沉默了一会,才道:“那现在怎么办?”
    谢青珩叹口气道:“越荣父子如果真有问题,他们怕是不敢在京中久留。”
    “好在父亲当初无意间在嶂宁得了些线索,再加上薄翀死前居然留下了一些跟人往来的随笔记录,父亲和林大人查证之后也找到了一些能用的东西,只待求证之后说不定就能找出薄家身后之人。”
    “能够这么玩弄薄家于股掌之间,还能将堂堂一国皇子推于人前,那人定然在朝中还有帮手,薄翀虽然死在了金銮殿上,可只要他为人所用和那人有过交集,就绝不会无迹可寻。”
    苏阮闻言点点,像是松了口气:“那就好。”
    “我先送你回去吧,你身子还没养好,朝中的事情你别担心,我和父亲会处理好的。”
    “那你和侯爷定要小心。”
    “恩。”
    四轮车走在地面上时发出“骨碌骨碌”的声音,谢青珩推着苏阮离开,两人声音在夜色之中缓缓淡去,直至消失不见。
    夜间的风呼呼作响,虽然已经晴了几日,可那风刮在脸上时还有些刺人。
    谢青珩推着苏阮直接回了跨院之中,等着两人进了屋中,关上了房门之后,苏阮才抬头看着站在身旁像是在感应什么的谢青珩,低声道:
    “大哥?”
    “已经走了。”谢青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