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51章 暴怒
    “真的是他。”
    谢老夫人眼神平静的有些吓人。
    谢渊忍不住道:“母亲……”
    他太了解谢老夫人的脾性,她对越荣,对未二当家,对当年水寨中的人一直存着和旁人不同的情谊,这些年哪怕她从未回过嶂宁,却一直与他们未曾断过消息。
    越荣于她来说,与旁人不同。
    谢老夫人挥挥手:“我没事。”
    苏阮没想过要哄骗谢老夫人,可是除了荆南的事情,她没有别的理由能够让谢家警惕越骞。
    越骞后来的地位,还有先前嶂宁屯兵,乃至荆南那场极有可能是人为之下的天灾,都让她怀疑这父子二人早已经和那未曾露面于人前的安帝联了手。
    苏阮上一世是见过安帝的,可是那时无论她怎么查,都未曾查清楚安帝在露于人前时的身份。
    他对外宣称的过往是个流落在外,幼时被一落魄秀才收养的普通农户之子,可如果真是如此,他又怎么可能积攒出那般权势,一朝爆发时便让得偌大的陈朝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让得原本陈朝之中许多大臣纷纷叛出朝中,效忠了他这个所谓的南陈新帝?
    苏阮从不相信他那农户之子的身份,可是他露于人前时,就已经抹干净了过往的一切,叫她想查都无从查起。
    如果越骞在此时已经效忠了那位安帝,那谢家先前所遭遇的事情极有可能跟安帝有关。
    薄家,二皇子,裕妃,钱太后……
    这桩桩件件,更与那安帝脱不了干系。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细想之下便会觉得心生惊悸。
    如若上一世谢家的败亡里还有安帝的影子,那后来桩桩件件便都是他所布下的局。
    以天灾之时行屯兵之事,罔顾人命,只为谋事。
    那他的手段不可谓不狠毒。
    苏阮对着这位如今还不知道在哪里的敌人,不敢有半点松懈。
    谢老夫人是重情之人,如果不给她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她断然不会怀疑多年老友,更不可能对越荣父子防备。
    所以哪怕哄骗了谢老夫人,苏阮也不会迟疑,只有让谢家对于越荣父子先有了猜疑,才不会再全然信任,她绝不能让谢家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谢家的人,她要保。
    无论那安帝到底是谁,她所在意的人,谁都别想伤了他们!
    苏阮在旁低声道:“侯爷,你和林大人一直在派人跟踪越荣他们,可有什么收获?”
    谢渊不意外苏阮知道这个,毕竟他和林罡的事情从未瞒过苏阮,他只是摇摇头:“没什么收获。”
    “这父子二人入京之后,就住在城内贤邻坊内的一处宅子里,我命人查过那宅子的主人,只是一介寻常商户,和越荣往年有些交情,除此之外,那人身上没有半点疑点。”
    “他们上京这半个月里,除了呆在那宅子里,其他时间便是出去喝茶四处闲逛,要么就是去城外佛寺里烧香拜佛,要么就是去道观里寻经问道,一副像是入京游玩的样子。”
    苏阮眉心紧蹙:“烧香拜佛?”
    谢渊点点头:“就是城外的明觉寺,还有无心观,”
    苏阮闻言微怔,总觉得谢渊口中的佛寺道观的名字有些耳熟,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
    她只能问道:
    “那他们这段时间可有见过什么人?”顿了顿,苏阮怕谢渊留意的只是朝中之人,就补充道,“不管是有身份没身份的,他们可有跟什么人来往密切的?”
    谢老夫人见苏阮这般问话,在旁道:“为什么问这个?”
    苏阮解释:“越骞当初现身荆南,和户部贪污、荆南之案脱不了关系,而嶂宁屯兵的事情,侯爷和林大人去后已经查出,嶂宁那边早被人动了手脚,留在那屯兵之所里的全是老弱病残,甚至不足三千之数。”
    “祖母,你可知晓薄家先前朝着嶂宁送了多少钱?”
    “先不说户部亏空的银两,光他从兵部挪走,还有私吞后来赈灾的银两就已足足近百万之数,还不算薄家这些年经营所得,以及薄翀最早和陈安宁一起私吞的户部的那些银子。”
    “这些银子,别说是培养出一支私军,就算是供养起一支十万人的军队都绰绰有余,可嶂宁却只剩下不到三千人,其他的人和银子都去了哪里?”
    苏阮看着谢老夫人微沉的眸色,想了想,到底还是将她和祁文府之前的猜测说了出来。
    “而且祖母,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敢与您说,虽然我没有证据,可是我先前和祁大人商讨过,都觉得荆南的那次灾情远不像是单纯天灾而已。”
    “侯爷和林大人去了嶂宁之后,也许应该也会有所怀疑。”
    谢渊隐隐猜到苏阮想说什么,脸色顿时沉凝了起来。
    苏阮说道:“嶂宁虽然地处偏僻,可那里地势平坦,又临近海域,全然不像是能够屯兵之所,就算薄家和他们身后的人能够买通嶂宁府衙和驻军的人,可屯兵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所有的人。”
    “祖母应该知晓,大陈律令,各地府衙每两年便会登记一次人丁之数,这数目虽然不尽详细,可大概的数字却都是有的。”
    “那些人想要屯兵,想要对付朝廷,所需要囤积的兵力少则数万,多则十数万。”
    “这么多的人,还要是能够上阵杀敌的壮丁,哪怕征光了整个嶂宁的男丁都难以凑齐,可若要从别处征兵,这么多人突然消失,甚至被人征调,又怎么可能不惊动朝廷?”
    谢老夫人瞬间就听懂了苏阮的意思。
    那些人想要屯兵,就绝对少不了人。
    可这么多的人,哪怕用钱财安抚,十数万人同时消失也绝对不可能毫无声息。
    薄家这些年行事一直谨慎,甚至于他们一直往嶂宁输送钱财都未曾被人察觉,又怎么可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在外征兵,可他们囤兵的那些人不是正常渠道征兵而来,那些人又能从哪里去弄回这么多的人?
    总不能整个大陈的官员都被薄家身后的人收买,替他们遮掩形迹。
    谢老夫人一瞬间就想到了荆南的事情,脸色陡然铁青。
    “你是说,灾民?!”
    苏阮点点头。
    谢老夫人猛的起身,一掌就拍在身旁的桌上,直接将其打的哗啦散落在地:“他们疯了?!他们这么就不怕天打雷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