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40章 翻脸不认人
    祁文府道:“就年前几日。”
    “原本谢侯爷和林罡去了嶂宁之后,他们父子就一直十分安静,监视他们的人也说他们一直安分守己不见有什么异动,直到前两日嶂宁那头的人才捎话回来,说他们父子沿途上京了。”
    苏阮对于越骞很是忌惮,闻言顿时沉了眼。
    之前嶂宁屯兵的事情查到后来,牵扯到了皇后和四皇子身上,越骞父子却是干干净净好似半点都未曾掺合。
    谢渊和林罡都是没了线索,哪怕依旧不甘心却毫无进展,可是苏阮的直觉却是告诉她越骞他们跟此事绝对有关系。
    上一世她的直觉无数次救过她脱离险境,苏阮相信自己的感觉,而且越骞这人后来能成了安帝身边之人,又掌南陈兵权,他有极大的可能眼下已经跟了安帝并且在替他行事,苏阮不可能对他放心。
    原本他们父子人在嶂宁,苏阮就算有所怀疑也鞭长莫及。
    可眼下越骞父子却是突然上京……
    苏阮轻抿着嘴唇,越骞他们来京城,会不会是因为荆南事败又生了别的企图,而且她心中最担忧的是,那位后来突然冒出来的安帝,让祁文府和越骞辅佐之人,会不会如今也在京城?
    苏阮想到这里,看着祁文府时眼底多了几分探究。
    那安帝到底是怎么说动祁文府背弃了明宣帝为他所用的?
    祁文府原本只是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苏阮,没曾想被她突然而来的眼神瞧得有些浑身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他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什么?”
    苏阮垂了垂眼:“没什么,我只是在担心越骞他们。”
    祁文府见她脸上忧色,有些后悔大过年的跟她说起这事,徒惹她烦心,连忙开口道:“你也别担心了,我让莫岭澜派人一直盯着他们,他们若有什么举动定然瞒不过人。”
    “而且这里不是嶂宁,天子脚下行事终归有所顾忌,我估计他们这次前来有很大的可能是因为谢老夫人这边。”
    苏阮抬眼:“祖母?”
    祁文府点点头:“谢侯爷前往嶂宁的时候,他们曾主动接触,却惹了林罡怀疑,林罡后来调查他们父子之时线索突然指向皇后母子这边,怕也是他们故意而为。”
    “如若这父子两真有问题,而薄家屯兵,还有钱太后的事情都与他们有关,那宣平侯府于他们而言就是绝不能少的助力。”
    “越荣和谢老夫人曾有旧时之谊,他若知道谢老夫人对他起疑,想必会亲自来谢家跟谢老夫人解释一、二,好能让谢家继续为他们所用。”
    谢老夫人不是蠢人,甚至于她心思通透为人精明,只是越荣与她之间的情谊非常人可比。
    越荣父子如果真有问题,宣平侯府虽然不可能明面上帮他们什么,可是只要有谢老夫人在,他们便能从她口中得知一些他们想要知道的消息,甚至能够误导谢老夫人,让谢渊照着他们所想要做的事情而行事。
    这其中所能得到的助力绝非一点半点。
    他们如果真的别有所图,定然不会轻易放过谢家。
    苏阮听着祁文府的话,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了,我会跟祖母说一声此事,让她小心提防。”
    祁文府见她眉心轻皱,说道:“你也别太担心了,我也会留意他们。”
    苏阮看着他突然道:“祁文府。”
    “嗯?”祁文府看她,没留意她直接唤了自己名字。
    苏阮说道:“我不想跟你为敌,但是如果真的有朝一日你我为敌,我不会因为你今日帮我就对你留手。”
    苏阮这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
    祁文府闻言怔愣了片刻,见她严谨肃然的模样,忍不住失笑的伸手揉乱了她的发髻。
    “为什么为敌,好端端的我能跟你当仇人?”
    “再说了,你这丫头也忒狠心了些,我这才帮了你替你爹平反,你就这么绝情,你就不会说句好听的哄哄我?指不准到时候真为敌了,你冲着我撒撒娇我也能直接缴械投降?”
    苏阮定定看了祁文府许久,才说道:“不会的。”
    “什么不会?”祁文府挑眉。
    苏阮抿抿嘴唇没说话,祁文府才不会因为她哭一哭撒撒娇就对她投降,要不然上一世他也不会不顾八年主仆情谊,毫不犹豫的将她赶出了祁家,任她自生自灭了。
    苏阮原本脸上的神色低沉了几分,定定看了祁文府一会儿,突然推着车转身就走。
    祁文府连忙抓着四轮车道:“哎,干什么去?”
    苏阮板着脸:“更深露重,祁大人该回去了,免得被人瞧见了惹来闲言碎语。”
    祁文府见她莫名其妙的说了那么一句话后就突然翻脸不认人,顿时气笑起来。
    这小丫头好端端的生哪门子的气。
    他招她惹她了?
    祁文府伸手扒拉着车子将人扯了回来,“你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本事到底跟谁学的?刚才的话先说清楚,我为什么跟你为敌?”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跟我为敌?”
    苏阮不想跟他说话,再加上肚子里憋得慌,伸手拍他道:“快放开,我还有事。”
    “急什么,这大过年的能有什么事?”
    祁文府撑着四轮车不撒手,他这才刚知道自己心思,哪能放她走了,他还想着跟她说说话。
    苏阮却是有些着急,先头被祁文府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忘记了正事,这会子只觉得肚子里急的有些憋不住。
    她瞪着祁文府怒道:“让你放手,我有急事,你有什么回头再说。”
    祁文府追根究底:“什么事这么着急?”
    “这大半夜的外头黑漆漆的,我瞧着你身边也没个人帮忙,万一再摔着了怎么办?你要做什么去,我推你过去?”
    苏阮心中又羞又恼,见他不肯放开,还一个劲儿的叨叨,而她有些快要忍不住了。
    苏阮夹紧了双腿,俏脸发红额头上都浸出了汗来。
    她用力推了下身前之人没推开,恼羞成怒下直接拿着脑袋朝着祁文府身前就是用力一顶,怒声道:“我要如厕!!”
    祁文府:“……”
    “还不松手?!”苏阮气得瞪他。
    祁文府慌乱间连忙松开手,就见着苏阮手忙脚乱的推着四轮车转进了不远处廊后的小堂子里,而站在原地的祁文府则是满脸的尴尬,一双耳朵烧的通红,又羞又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