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31章 只招赘,不外嫁
    这般人人所求的东西,如今却落在苏阮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手上。
    虽圣旨上说的只是给她将来的孩子的,可那孩子是她与谁生的,到底给不给爵位都是她说了算,想要爵位还要她亲自请旨,这样就跟她自己承继了爵位有什么区别?
    苏宣民平反之后,苏阮和陈氏的关系自然也藏不住。
    人人都知道苏阮虽然未曾改姓,可她母亲却是入了宣平侯府,成了如今的宣平侯夫人,而她自然也算是谢家半个女儿。
    前脚谢家长子才成了太子伴读,后脚又平白得了这么个爵位。
    多少人都不由眼红谢家的好运,而谢家门前更是热闹无比。
    前来求亲的,探望的,借机交好的人数不胜数。
    之前苏阮伤势未愈,谢家一直以她伤重不能见外人拒绝了所有人探视,可自从苏阮去过一趟安远伯府后,这一招便不再灵便,总有那么一些人哪怕是谢老夫人也不好推拒,或者是不能推拒。
    苏阮也被迫见了两回来谢家“探望”的人,却让得其他人更加趋之若鹜。
    烦不胜烦之下,苏阮只能众说了一句话,绝了所有人的念头。
    苏氏女只招赘,不外嫁。
    眼见着那两位刚才还满脸热情,无比亲昵的拉着苏阮推销着自家子侄的夫人铁青着脸甩着帕子离开,谢锦云几人险些笑破了肚皮。
    “阮阮,你可真厉害,能想得出用这招来对付她们。”谢嬛喷笑道。
    谢锦云也是说道:“就该让她们知道知道,阮阮可不是谁都能娶的。”
    “也不见她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人,什么二世祖、浪荡子弟都来与阮阮说亲,也不嫌丢人,特别是那个郭夫人,他家那个侄子可是出了名的窝囊废,居然还敢夸海口说什么才高八斗,貌比潘安,我呸!”
    “锦云!”
    吴氏不认同的看了谢锦云一眼,谢锦云连忙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吴氏瞪了眼心直口快的谢锦云,这才满脸担忧的说道:“阮阮,我知道你不喜欢郭夫人她们,可是这招赘的话也不该随便说。”
    “这会儿打发了她们倒是容易了,可是那郭夫人和赵夫人都不是什么藏得住事儿的,怕是用不了多久,你不外嫁只招赘的消息就能传遍京城了,到时候可怎么是好?”
    苏阮笑着抬头:“三婶,我本也就想着能透过她们的口把消息传出去。”
    吴氏不解的看着她。
    苏阮说道:“这段时间,我知道来府里说亲的人不少,那些人到底是冲着我这个人,还是冲着我手里头的爵位来的,三婶和祖母想来应该都很清楚。”
    “这些上门说亲的人家,一些是觊觎爵位,一些是觊觎宣平侯府,还有一些哪怕是真心交好,可多多少少目的不那么纯粹,但是又叫祖母没办法直接拒绝。”
    “而且荆南的事情看似是完了,可实际上却还有很多麻烦没处理清楚,谁也说不清楚会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趁火打劫带着其他的目的,这个时候我与人说亲不仅是害人,也有可能害了我自己。”
    “如今有郭夫人她们将我招赘的事情传扬出去,往后京中但凡有点脸面的人家,应该都不会再冲着爵位就来府里叨扰祖母。”
    苏阮其实一直将事情看的明白,那些说亲的人家里面到底有多少是真心,多少又是别有目的,不仅苏阮,谢老夫人和吴氏等人又何曾不清楚。
    苏阮的目的就是想要绝了那些人的心思。
    她招赘的消息一出,京中但凡有点脸面的人家,谁肯将府中男子入赘他人府邸,哪怕只是庶子,送去入赘怕也会招来个攀附权贵毫无底线的名声,而愿意入赘的大多都是身份较低没有家世倚仗的。
    前者那些人放不下脸,怕成为他人眼中笑话。
    后者谢家瞧不上,怕是连谢家这关都过不去,又谈何见苏阮?
    苏阮对着屋内几人说道:“我早前也已经说过,我父亲没有兄弟姐妹,膝下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若是外嫁,苏家的血脉就自我这里断了。”
    “之前在宫中,我就已经奏请过皇上,特例恩准我能自行选择婚嫁之事,我本也打算好了,等回头有瞧得顺眼家世清白的,就招赘入府。”
    她靠在四轮车上,笑意浅浅。
    “嫁给他人总要受些委屈,入得他人府邸,婆母妯娌之间没那么好相处,倒不如找一个听话的男子回来自在。”
    “到时候府里我说了算,银子我握着,他事事听我的,哪怕心有不愿也只能伏低做小不敢不服,岂不是更好?”
    吴氏只觉得苏阮的想法有些离经叛道,忍不住张大了嘴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却又找不到话来反驳。
    倒是谢老夫人,她本就早知道苏阮的心思,如今听她这么大咧咧的说出来也不觉得奇怪,只是点了点她额头道:“你呀,说话总这么没遮拦。”
    “这话在府里说说也就算了,在外头可别说,要不然知道你这性子,非得吓得没人敢让你招赘不可。”
    什么伏低做小,什么乖乖听话。
    这世间但凡是个男子的,哪怕真愿意爱重妻子的,脸面上也没谁愿意这样。
    苏阮大咧咧的把话摆在桌面上,怕是能吓跑了所有人,到时别说是招赘了,怕是见着她都得跑。
    苏阮被训了几句,却是娇赖一笑:“这个我知道呀,就是因为都是自己人我才说,别人我才不会告诉呢。”
    谢嬛几人还是头次听到苏阮这种说词,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可却隐隐羡慕她说的生活。
    她们都是要嫁人的,哪怕在府里时再得宠爱,家人再护着,可是将来入了别人府里,成了别人的妻子、儿媳,婆母妯娌之间的折腾都少不了。
    也好在她们是谢家女,有谢渊在,有谢老夫人在,不管她们嫁入谁家都不会被怠慢。
    谢嬛几个只是心中暗暗羡慕,倒是谢锦月听到苏阮的话眼前一亮,只觉得有一条从未选过的路出现在她眼前。
    原本她是想着,三年后无论如何,总要说亲的,可如今想想,也许她也能够建功立业之后,学着阮阮招赘个听话的入府?
    到时候她在外打仗,男人在家带孩子,也省的母亲天天在她耳边念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