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330章 生辰
    谢嬛眼瞅着谢青珩脸色不对,连忙转身就溜:“那个大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谢青珩直接道:“站住。”
    谢嬛回头,一脸讪讪:“大哥,你还有事儿?”
    谢青珩扬唇:“我没事,但是你有事。”
    谢嬛哭丧着脸被谢青珩强迫着坐在了他对面,迎着谢青珩的目光,只觉得如坐针毡,心里不只一次的骂自己蠢,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跑来问谢青珩簪子的事情。
    谢青珩见她一脸心虚,直接道:“说吧,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谢嬛连忙摇头:“哪儿能啊,我哪有什么事情能瞒着大哥你。”
    谢青珩嗤了声:“我是你亲大哥,你打小一说谎就舌头打结,眼珠子乱飘,还想瞒着我。”
    “无缘无故的,你跑来问我簪子的事情做什么?”
    谢嬛哪敢说,祁文府的事情她还只是猜的,这事儿连个准头都没有,她哪里敢乱说?
    而且苏阮年纪小,谁知道那鹰骨簪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落到了祁文府头上。
    她可是知道谢青珩有多护短的,要是知道祁文府来啃他家大白菜,还抢了阮阮准备送给他的簪子,那事情可就闹大了。
    谢嬛忙扯着笑脸说道:“大哥,我就是好奇问问,那天阮阮让宝月楼的人过府的时候,就说要替你选簪子,我这不是好奇吗,想知道阮阮除了簪子还送你什么了。”
    “真的?”谢青珩怀疑。
    谢嬛连忙点头:“真的真的,我骗你做什么。”
    谢青珩看了谢嬛片刻,直将她看的头皮发麻,这才收回目光说道:“问事情就问事情,这有什么不好说的,还偷偷摸摸的一副让人以为有旁的事情的样子。”
    “马上快过年了,你也要议亲了,安心留在府上帮着三婶她们准备过年的事情,多学学管家的手段,免得将来嫁人的时候吃亏。”
    谢嬛连忙道:“我知道啦。”
    谢青珩看着她:“还有,我之前让你去问母亲的事情问到了没有?”
    谢嬛愣了下,才猛的反应过来谢青珩说的什么,连忙点头:“问过了,母亲说阮阮的生辰是腊月二十九,就年前那天,只是阮阮已经许久都未曾过生辰了。”
    “大哥,咱们要不要替阮阮准备个小宴?她及笄时本就该大办的,可是那时候在荆南,她父亲没了,母亲又……我听母亲说,她连碗长寿面也没吃,而且簪发礼也未曾行过。”
    女子及笄,代表成年。
    这对于每一个女子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日子,谢嬛还记得她及笄那一日,祖母替她宴请了不少人观礼,还特地请了昀和大长公主替她行簪礼,可是苏阮的及笄礼却是在一片混乱之中饿着肚子渡过的。
    谢嬛想一想便觉得心酸。
    谢青珩想了想说道:“阮阮腿还没好,而且她如今在本就在风口浪尖,她父亲又刚沉冤得雪,这个时候办小宴有些太过招眼。”
    他顿了顿,才又道:
    “这样,这件事情你先别说出去,我去寻祖母商量商量,再做决定。”
    谢嬛点点头:“那好,到时候不管怎么办你都记得叫上我一起。”
    谢青珩见她这般上心的样子,说道:“你先前不是不喜欢阮阮?这会儿倒是上心?”
    谢嬛跺跺脚:“那我那会儿又不知道她这么好,再说了,大哥你不也是吗,那会儿还叫着不肯认阮阮当妹妹呢,现在还来说我!”
    谢青珩听着谢嬛的话神色有些恍然,想起苏阮和陈氏刚入府那会儿的事情有些恍如隔世,明明才过去几个月而已,可是在他心里,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苏阮跟他之间没有任何嫌隙,就好像苏阮一直都是谢家的女儿,是他的妹妹,他本就该护着她一样。
    ……
    谢嬛从行露院出来后,就忍不住吐吐舌头,还好谢青珩没有追问鹰骨簪的事情。
    不过她脸上还是露出些迟疑。
    祁文府送了苏阮那只大猫,苏阮又送了他那支簪子,两人方才在安远伯府说笑的时候又那般亲昵,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什么?
    可是……
    她怎么瞧也觉着冷脸严肃的祁文府跟绵软软俏生生的苏阮有些不配啊。
    谢嬛有些脑袋疼,想了半晌才甩了甩头。
    算了,等寻着机会问问阮阮好了。
    “小姐,你想什么呢?”半月见自家小姐又是摇头又是皱眉的,忍不住问道。
    谢嬛回神:“没什么,我就是在想,阮阮生辰我该送她些什么。”
    首饰银子什么的太俗了些,而且眼下这侯府里头,怕是比苏阮钱多的也没几个。
    谢嬛绕了绕手里的帕子,嘀咕道:“你帮我想想,我得送她个特别点儿的东西。”
    半月挠了挠头,说道:“那不然小姐亲自绣个帕子或者绕个穗子给六小姐,我瞧着六小姐神身边的东西都不怎么精致,小姐的女红最好了,您要是亲手做一个给她,六小姐肯定喜欢。”
    谢嬛瞧了她一眼:“真的?”
    半月点点头:“当然了。”
    谢嬛想想也是,送别的总有些冷冰冰的,倒不如亲手做的,她拍了拍手:“好,就这个了,走,我们回去。”
    ……
    谢青珩去找了谢老夫人,府里其他人也未曾提及,苏阮自己是完全忘了还有生辰这么回事儿了。
    她每日里不是窝在屋子里跟着采芑她们学着剪窗花,翻翻谢青珩替她寻回来的话本子,再不然就是听着谢锦云她们几个讨论着年前越来越频繁过府的那些人。
    明宣帝对苏家恩赏的圣旨,终究还是引起了波澜。
    京城之中,所有人都是盯着苏阮这个新晋的德平县主,特别是在知道明宣帝特意恩旨,苏宣民身上爵位不退,苏阮将来无论嫁娶,所生长子只要随苏姓,便能承继忠勇伯爵位之后,就连那些世家之间也都是惊愕之后,忍不住动心。
    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爵位。
    哪怕只是个虚名,却也是许多人、许多世家一辈子都挣不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