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99章 半个表妹
    谢青珩听他提起太子的事情,这才收敛了心思说道:“我知道,这几日舅舅忙着帮皇上处理荆南的案子,我不好太过叨扰,等过些时日舅舅闲暇下来我再过去讨教。”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快到行露院时,沈棠溪突然问道:“对了青珩,苏阮怎么样了?”
    谢青珩愣了下,才看着沈棠溪。
    沈棠溪停下来:“怎么了?”
    谢青珩看着他:“你不是不喜欢阮阮,怎么突然问起她?”
    谢青珩可还记得,沈棠溪对苏阮成见颇深。
    他好像一直就不喜欢苏阮,当初梨园春时,是他直接想到了苏阮身上,瞧出了苏阮在宇文良郴那边动的手脚。
    后来还有好几次,他也一直提醒他防备苏阮,总觉着苏阮对谢家不怀好意。
    沈棠溪固执,可荆南的事情谢青珩又不能跟他直言,特别是关于苏阮和祁文府之间的约定,还有当初荆南之事的详情,没经苏阮的允许,哪怕沈棠溪是他表哥,这些东西也绝对不能外传半点。
    一个是不知内情,一个又一意袒护。
    两人之前还为了苏阮起过争执,甚至大吵了一架。
    打那之后,沈棠溪在他面前就很少在说过跟苏阮有关的话题,这会儿怎么主动问起她的事情了?
    沈棠溪闻言苦笑了声:
    “我之前那是不知道你们府里的事情,你和姨父也将苏宣民的事儿瞒着我。”
    “荆南的事情是隐秘,我不知道其中内情,而苏阮又总是做些让我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论真起来她做的许多事情都是冒险,一个不好就会牵连你们府上,你叫我怎么不怀疑她是来找姨父报仇的?”
    “我承认我那时候对她有偏见,可如今真相大白,我知道她所做不过是为荆南旧案昭雪,况且那一日宫门前的事情我也瞧见了,就算是我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她那种地步,更何况她一个女子。”
    “我对她就算有再大的偏见,如今也散干净了。”
    沈棠溪看着谢青珩,神色认真说道:
    “她是你妹妹,算起来也是我半个表妹,我听说她当日在宫门前受了伤,问问不为过吧?”
    “你何必这般防着我,像是我要对她做什么似的。”
    谢青珩听着沈棠溪的话,仔细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像是作假,这才松了口气说道:“我哪有防着你,只是有些奇怪罢了。”
    “还说没防着。”
    沈棠溪没好气道:“我是你亲表哥,还能害你不成?”
    “我们打小一起长大,还不如你这个半道上入府的妹妹,说起来我对她有偏见至少有一半责任在你身上,你这么处处护着她,谁能不吃味?”
    谢青珩听他玩笑话,忍不住笑起来:“好,都是我的过错,我不该忽略了表哥,我给你陪不是行不?”
    谢青珩笑着作揖。
    沈棠溪给了他一胳膊肘:“行了啊,酸不酸。”
    “不过说起来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伤势可好些了?”
    谢青珩摇摇头:“冰天雪地的跪了那么久,哪有那么容易好。”
    “这段时间卫太医时常过府替她诊治,可是听卫太医的意思,想要完全养好还早着呢,而且那一跪终究是伤了腿,就算是好了能走路了,往后但凡刮风下雨的都得疼。”
    沈棠溪脸色变了变:“这么严重?”
    谢青珩点点头:“不过不幸中的万幸,养好了还能下地走路,只能往后小心保养着了。”
    沈棠溪闻言沉默下来,许久后才缓缓说了句:“可惜了……”
    谢青珩:“嗯?可惜什么?”
    沈棠溪摇摇头:“没什么,我是说她这性子倒真是与旁的女子不同,我还从来没见过比她更硬骨头的。”
    谢青珩闻言说道:“也不是骨头硬,她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阮阮性子执拗,而且心思也比寻常人深,她认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成,谁都拦不住她,谁也也劝不了她。”
    “那天宫门前,我还以为她会坚持不住,可谁曾想到她居然真的能够等到了皇上开了宫门,做成了几乎不能成的事情。”
    那天苏阮跪了多久,谢青珩他们就在一旁守了多久。
    漫天风雪之下,他只是站在雪地里都觉得浑身上下冻得僵直,更遑论是苏阮跪在雪地里。
    他亲眼看到那些人一个个的倒在宫门前,看着那皇宫大门紧闭,仿佛一道天堑将宫中的繁华和外间的冰天雪地隔绝开来,仿佛永远都不会打开一样,让人心生绝望。
    谢青珩当时以为苏阮是等不到的,可是身边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她却始终跪在那里。
    哪怕浑身覆满积雪,哪怕身形摇摇欲坠。
    哪怕神志模糊,哪怕天地只剩下一人。
    她始终守着那牌位挺直了背脊半分不退。
    那场景,足以让谢青珩记得一辈子。
    谢青珩说道:“其实论心性,我远比不上阮阮,你也未必能比得上她。”
    沈棠溪听到这话,难得的没有出言反驳,而是神色恍惚了一瞬,仿佛也想起了当日宫门前的情形来。
    谢青珩站了一会儿,才拍了沈棠溪一把:“好了,别说这有的没的,外间这么冷,赶紧进屋吧,有什么进去后再说。”
    沈棠溪点点头:“好。”
    两人进了屋中之后,便有下人送上了碳盆进去,两人说笑间对榻而坐,聊起了别的话题。
    ……
    苏阮在跨院那边,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正在说笑的谢嬛几人都是停了下来:“阮阮,你着凉了?”
    苏阮摇摇头:“没,就是打个喷嚏,你们别大惊小怪的。”
    说话时她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问道:
    “对了,橘子呢,怎么回来后就没见到,跑哪儿去了?”
    澄儿连忙道:“估计出去跑出去玩了,一大早就没见着,奴婢待会儿让人去找找。”
    苏阮闻言想起上一世橘子的丰功伟绩,摇摇头道:“算了别找了,那小家伙机灵着呢,估计又跑哪儿去蹲墙角去了,等晚些时候它饿了自己就知道回来找饭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