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97章 贪心
    “夫人。”
    大房的丫环听着王氏的话,只觉得心肝儿直颤。
    她总觉得自家主子要闯祸,连忙在旁说道:“老太太宠着六小姐,您何必跟她对着来,再说五小姐跟六小姐关系也亲厚,将来六小姐就算有了好前程也能照拂一、二。”
    “那能一样吗?”
    王氏横了她一眼。
    落在自己手里的爵位,跟苏阮指缝里流出来的好处,那哪能一样?
    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别人施舍的,傻子也知道怎么选。
    “可是老夫人那边……”
    “老夫人还能拦着府里昌盛呢,再说了,她那么喜欢苏阮那丫头,能从孙女儿变成孙媳妇她难道还能不开心不成?”
    王氏捏捏帕子,冲着还想要劝她的丫环说道:
    “行了行了,别跟着三房的人学的一副嘴巴叨叨的样子,我的事儿自个儿知道,再说了,我这还不是为了谢家好?”
    她紧了紧身上的披风,被风吹的打了个哆嗦:
    “这鬼天气,赶紧回去让人架个火炉子,冷死我了。”
    王氏说完后就甩着帕子大步离开,那丫环嘴里还没出口的话全被她堵了回去。
    眼见着王氏直接下了台阶,那丫环只能跺跺脚,想着回头把这事儿跟大爷和二公子说一声,免得大夫人真闯出祸事来,然后就快步小跑着追上了王氏身边扶着,生怕横冲直撞的王氏不小心踩滑了脚摔进了雪地里。
    等着王氏走了之后,廊下空旷下来,两道身影才从拐角的廊柱后面走了出来。
    谢青阳小脸绷得紧紧的,瞪着谢青珩说道:“大哥,你刚才干嘛拦着我?”
    谢青珩瞅了他一眼:“不拦着你你想干什么?”
    谢青阳瞪大眼:“当然是……”
    “当然是跟大伯母吵上一架?还是骂她几句?”谢青珩接了他的话。
    谢青阳被他一堵,顿时气圆了脸,半晌才气鼓鼓的说道:“大哥你就不气吗?”
    “气啊。”
    谢青珩淡声道。
    王氏说那种话,一副算计精明的模样瞅着阮阮手中的那个爵位,谢青珩怎么能不气?
    特别是王氏不知道事情真相,便一副理所当然的觉得当初谢渊救了苏阮,苏阮住在谢家,她的东西便要归谢家所有,那爵位也要留在谢家的话,更是叫谢青珩生气。
    苏阮从来就不欠谢家的,而且若不是她,谢家怕是早就招来滔天大祸,被人算计了好几次了。
    不管于情于理,他们感激苏阮还来不及,怎能觊觎她手中东西?
    更何况他将苏阮当作亲妹妹,又怎能容忍王氏生出这般龌蹉心思来。
    谢青阳听着谢青珩的话,忍不住道:
    “那你干什么还拦着我,我是不能骂她,可挤兑两句好歹也能让她忌惮点儿。”
    “大哥你没听到她刚才走时的那话吗,什么把孙女儿变成孙媳妇儿,什么为着谢家着想,我看她就是瞧着大伯不如爹,想要给二哥挣份前程,拿苏阮来当了踏脚石了。”
    “别胡说八道!”
    谢青珩闻言斥了声:“成安不是那种人。”
    他沉着眼看着谢青阳说道:
    “成安早年便入了军伍,这几年一直跟着父亲在军中历练,以他的本事,就算不依靠府中将来成就也绝不会低。”
    “我跟了太子,将来注定走的是文官之途,父亲在军中的积攒也要有人承接才行,那个人就是成安。”
    谢青珩神色严厉说道:
    “我知道你气恼大伯母刚才的那些话,也气恼她算计阮阮,可是她是她,成安是成安,成安绝不会做任何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还有,成安虽然寡言少语,可是疼你不比我少,当初你在曹家惹了祸,你以为是谁去打断了曹家大朗的腿?你以为是谁掀了斗鸡台的场子替你寻仇?”
    “我们谢家的孩子向来同气连枝,不准你随便胡乱臆测你二哥!”
    谢青阳刚才那些话也不过是一时气愤之言,被谢青珩训斥了一通之后也是后悔,他张张嘴低声道:“我就是随口一说,我也不是故意说二哥的……”
    “随口说说也不成。”
    谢青珩直接说道:
    “兄弟之间的感情经不起任何猜忌怀疑,况且你随口说说,可落到旁人耳中却成了有心之言,你刚才的话要是让成安听到了,他会怎么想?”
    “要是成安也这么看你,你能开心?”
    谢青阳脸色羞赧,低声道:“我知道错了。”
    谢青珩见他认错,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上前并肩跟谢青阳站在一起说道:“你也不小了,行事说话别总这么冲动。”
    “大伯母那人虽然有点小心思,却也不敢做什么太过的事情,我会跟成安说一声,让他留意着些,只要成安自己不愿意,大伯母就算有再多心思也没辙,而且阮阮那边也没那么容易能被人算计的。”
    谢青阳说道:“那要跟祖母说一声吗?”
    谢青珩摇摇头:“先别说了,祖母最见不得府里有人生歪心思,这事儿要是让祖母知道,她定会动怒,到时候大伯母那头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儿来。”
    “你要是担心阮阮,就去跟她说一声,她自己心里有数也会防备着,到时候就算大伯母想做什么也做不了。”
    谢青阳听着这话顿时跟炸毛了似得,退后一步大声道:“谁担心她了?!”
    见谢青珩看着他。
    谢青阳脸上涨红的急声解释道:“我就是看不惯大伯母那些行径而已,怕她闹了乱子乱了咱们谢家,跟苏阮没什么关系,谁管她是死是活?”
    谢青珩挑挑眉:“是吗?”
    “当然是!”
    谢青阳对着谢青珩眼底怀疑,跟火烧屁股似的顿时呆不住,被他盯得落荒而逃。
    “我还约了赵三他们出去,我先走了!”
    谢青珩忙大声喊了声:“跑慢点,小心摔着,出去别惹事儿,晚间早点儿回来。”
    “知道了!”
    谢青阳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就一溜烟的跑远了。
    谢青珩瞧着自家那个蠢弟弟跟兔子似得跑的贼溜快的模样,只觉得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