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64章 巧合
    林罡说道:“要不要我先回避一下?”
    越荣来见谢渊,就算他想要问越荣有关嶂宁的事情,也得等人正事说完之后。
    谁知谢渊却是摇摇头:“不用了。”
    谢渊跟越荣也不是很熟悉,他估计越荣来找他十之八九是因为谢老夫人,这些都没必要避开林罡,毕竟如今林罡掺合在荆南的事情里面,大家都同在一条船上,没什么好避忌的。
    林罡见谢渊不在意,便点点头留了下来。
    ……
    谢渊开口让人去领越荣进来,不过一会儿,那人便带着两人走了进来。
    越荣是个看起来十分斯文的老人,头发花白,眼神祥润,笑起来时很是和善。
    如果单看外表的话,几乎没有人能相信,眼前这个人曾经是个水匪头子。
    越荣身边还跟着个比谢渊稍微年轻些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袭鸦青色锦衣,脸颊消瘦,身材精壮,瞧着人时哪怕已经竭力收敛,可眼底依旧带着一股子难以忽视的锐利。
    比起斯斯文文的越荣来,这个男人反而更像是水匪,身上带着一股子让谢渊熟悉的军中之气。
    见到谢渊的时候,越荣便行礼道:“谢侯爷。”
    谢渊连忙伸手轻扶着他,说道:“越伯可别折煞了我。”
    “你是母亲的旧友,又曾经是她至交,论辈分你当是我叔伯,要是让母亲知道我受了你的礼,回去之后母亲非得教训我不可。”
    谢渊神色温和:“往日里我忙着军中之事,越伯去了几次京城我都无缘与你相见,如今难得有机会见到,越伯唤我谢渊即可,若不然,唤我鹏远也行。”
    鹏远是谢渊当初的师父替他取的表字。
    取自鹏程万里,悦近来远。
    谢渊自从继承了宣平侯府的爵位之后,便鲜少再有人这般称呼他,也只有与极为亲近的师长之人才会唤他表字。
    越荣虽说和谢老夫人有交情,甚至是往日挚友,可是他与谢渊却没什么交情,更何况一个是当朝侯爷,权势极盛,另外一个却不过是地方乡绅。
    越荣自然不会当真接口去那么直接唤谢渊。
    越荣笑了笑说道:“谢侯爷说笑了,我与老夫人虽有旧交,可是礼不可废,否则若是让旁人瞧了去,不仅会瞧低了谢侯爷,也会说我们越家教养不好。”
    他说完之后便指着身边站着的那中年男人说道:
    “这是犬子越骞,算起来比谢侯爷小上几岁。”
    说完越荣看向越骞说道:
    “阿骞,来见过谢侯爷。”
    越骞上前恭声道:“越骞见过谢侯爷。”
    谢渊见越骞走路时脚步极轻,而且身上带着一股子同类的气息,忍不住好奇问道:“越骞兄弟是做什么的?”
    越骞说道:“回侯爷,我以前在军中当差。”
    谢渊闻言神色有些诧异:“越骞兄弟是驻军中人?”
    “算是。”
    越骞见谢渊露出疑惑之色,解释说道:“两年前的时候,我的确是在驻军中当差,勉强做了个校尉之职,只是后来出了点儿事情,得罪了闵统领,便被卸去了官职闲赋在家。”
    “父亲怕我在家中无事,便让我随同他一起经营着家中的生意,又因为我擅武,所以有时候会帮着未叔他们的镖局押运一些东西。”
    谢渊闻言有些皱眉。
    又是两年前?
    怎么这么巧。
    荆南的事情发生在两年前,薄家贪污的事情留下祸根也是在两年前,如今就连越骞被从驻军之中除名也是在两年前。
    谢渊哪怕心思不如谢老夫人他们那般敏慧,却也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越骞像是没有察觉到谢渊脸上的疑惑之色似的,低声说道:
    “今日我跟着父亲来见谢侯爷,是因为谢老夫人前几日命人送信过来,询问起薄家在嶂宁屯兵之事。”
    “我原本想要跟父亲写信给谢老夫人回复于她,却没想到谢侯爷会亲自来嶂宁。”
    “这几日嶂宁变动不小,驻军和府衙这边乱成一团,我听说谢侯爷这次奉皇命过来就是为了调查薄家屯兵之事,父亲担心你们在这里会遭到为难,所以才让我过来见侯爷一面,看可否有什么事情能够帮到谢侯爷的。”
    越骞说完之后,才补充的说了一句。
    “我虽然两年前就离开了驻军,对薄家屯兵的事情也不甚了解,可是闵程远的事情却是知道一些。我也不知道这些事情能不能够帮到谢侯爷,只是父亲和老夫人是挚交,所以我也想能够尽量帮助谢侯爷一些,让你们能够尽量的查清楚这边的事情。”
    谢渊听到越骞的话后,连忙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那嶂宁知州方旭洲,还有驻军统领闵程远得了薄家败落的消息之后,都已经提前跑了,我们过来时这边留下的东西和证据太少。”
    “我刚才还在跟林大人商量着,看是不是要去城中寻些人问问他们的事情,没曾想你和越伯便过来了。”
    “如果你当真知道闵程远的事情,那就是再好不过了,也能省了我们很多功夫。”
    谢渊说完后,突然才想起林罡来,忙对着二人介绍说道:
    “对了,忘了跟你们介绍了,我身边这位就是御史中丞林罡林大人,这次奉皇命跟我一起来嶂宁调查薄家屯兵之事的。”
    越荣和越骞连忙行礼:“见过林大人。”
    “越老爷子你们不必如此。”
    林罡连忙虚扶着说道:
    “我与谢侯爷有些交情,你既是谢侯爷长辈,我也受不得你这般大礼,而且你们若是真能够提供闵程远的消息,那可是帮了我和谢侯爷的大忙了。”
    “我们刚才还有些焦头烂额的,那闵程远跑了之后留下一大堆的烂摊子,让我和谢侯爷摸不着头绪,如今有你们帮忙,我们还得好生谢谢你们才是。”
    越荣闻言笑着道:“林大人客气了。”
    “别说我与老夫人有旧,跟谢家更是渊源颇深,不愿意见谢侯爷为难,就算是真的没有谢家这一层关系,朝廷来人查案,我们也会尽力配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