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57章 臭小子,还想骗她!
    祁绮回了句:“那些传言能有几句真的?”
    她撇撇嘴满脸的不屑。
    “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妇人是什么样子,寻常一件小事儿经了那些长舌妇的嘴都能变了样,更何况苏阮身份本就尴尬,谁知道那些跟她有关的传言里头,旁人添油加醋了多少。”
    “贺家的事情我听说过,那小姑娘是被人嚼了舌根子骂了她母亲才动的手,至于宣平侯大婚那日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大闹婚宴,可终归是有理由的。”
    “别的不说,就说这次的事情,换个人来,有谁能做到像是那苏阮一样,拿命去跟皇室硬碰硬,只是为了给自己父亲和荆南那些枉死之人申冤的?”
    祁绮知道祁文府的心思后,下意识的便将那苏阮当成了自己人,毫不犹豫的护短。
    “大姐,你可别听了那些流言蜚语的。”
    “我瞧着那个苏阮就挺好的,她要是不好,怎么能得宣平侯府的人喜欢,而且上次安阳王妃寿宴的时候,那宣平侯府的老夫人还专程带着她在身边,给她做脸。”
    “宣平侯府的人又不是傻子,你说对吧?”
    祁韵听着自家妹妹的话,扭头怀疑看着她:“你这么帮着那苏阮说好话,怎么,认识?”
    祁绮摇头:“不认识。”
    “我就是想着,一个人不管性情如何,可只要纯孝有傲骨,那就坏不到哪里去,大姐你之前不是也说过这苏阮宫门前那一跪让人刮目相看吗?”
    祁韵闻言见祁绮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没多想,只是点点头:“的确是。”
    谁能想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能够做到那般地步?
    祁韵想了想说道:“你既这么喜欢她,等回头府中设小宴的时候给她递张帖子,邀请她过府聚聚就是。”
    苏阮这么一闹,名声是有了,公道也讨了回来,可恐怕京里头这些世家之人也都不愿多与她来往了。
    那般性子的女子,太过要强脾气也烈,这京中怕是没有几户人家消受的起。
    祁韵心中有些叹息。
    那苏阮将来的婚事,怕是难了。
    祁绮点头应下来之后,突然说道:“大姐,你先在这里等等我,我想起来刚才忘了东西在小四那。”
    “什么东西?让玉儿去给你取来……”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大姐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祁绮说了一句后,没等祁韵回话,连个丫环也没带上,就转身朝着院子里面快步跑了回去。
    祁绮走进了院子里后,就停了下来,然后猫着身子绕去了祁文府的书房外,她压住了想要通传的小丫环,使了个眼神让他们让开一些后,就直接走到了门前,悄悄掀开了一些暖帘子。
    门前露出个小缝,祁绮站在那朝里望去,就见到祁文府手中正拿着封信,那惯来冷清的眉眼上染着浅笑。
    隔着些距离,却能清楚听到门内声音。
    祁文府压着手里的信纸说道:“送信的人可有说了,苏小姐身子如何?”
    金宝回道:“那丫环说,苏小姐身子好多了,只是还见不得风,腿也得好生养着。苏小姐说让四爷不必担心她,也多谢四爷在宫中替她周全。”
    祁文府闻言眉心舒展开,“有什么好谢的,要谢也是我该谢她……”
    那天在宫中,他其实已经做好了会被明宣帝严惩的准备。
    他当朝逼迫,又让明宣帝损了颜面,哪怕将薄家和二皇子弄进去,可自己也冒犯了君威,就算明宣帝不会下旨要他的命,可几十板子恐怕是逃不掉的。
    祁文府当时已经做好了准备等着受罚了,可谁知道后来苏阮却会突然来了那么一遭。
    她的话让明宣帝对他释了疑,也让明宣帝承了他的情。
    让明宣帝以为,那天他送上去的那些证据全是从苏阮手中得了,如果不是他开口阻拦让苏阮敲登闻鼓,事情只会闹的更大,而户部和荆南的事情更是会一发不可收拾。
    正因为如此,明宣帝才免了他责罚。
    要不是苏阮,他闹出那么多事情,也不会只是被明宣帝下令在府中修养了。
    祁文府看着那信纸上的字迹时,眼中全是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温柔:“小小年纪,怎就这么多心眼的,自个儿还没顾好,便想着别人。”
    金宝说道:“四爷,苏小姐信中写什么了?”
    祁文府将信纸折了起来,抬头正想说话,就突然听到门前传来一丝轻响。
    “什么人?”祁文府皱眉。
    那头暖帘飘动却没人回话,祁文府说道:“去看看。”
    金宝闻言应了一声,就快速走了出去,掀开暖帘却见门外空荡荡的,只有两个小丫环守在那里。
    “刚才可有什么人过来?”金宝问道。
    那小丫环眼神一飘,摇摇头:“没有。”
    金宝疑惑看了她一眼,又四处瞧了瞧,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想着这世安苑是自家四爷住的地方,寻常轻易也不敢进来,他这才叮嘱了一声让她们好生守着,然后转身回了房内,而祁绮等他走了,才从拐角的地方走出来。
    “二姑奶奶……”
    “嘘!”
    祁绮比划了一下,压低声音道:“别告诉小四我回来过。”
    那丫头茫然,不知道二姑奶奶是在做什么,却还是听话的点点头。
    祁绮这才转身走了出去,等快步出了世安苑后,脸上顿时就露出个得意的笑来。
    臭小子,还想瞒着她。
    那收到小姑娘信后满面春光的样子,还说没动心呢,她可没瞧见他对旁人那般提起来时便眼底溢满温柔的。
    祁绮笑得眉不见眼,说不定小四这回真要给她找个弟媳妇儿回来了。
    “阿绮,你笑什么呢?”
    祁韵站在外面,见祁绮风风火火的跑回去,没一会儿又笑得一脸灿烂的空着手走出来,她忍不住问道:“你不是回去拿东西了,东西呢?”
    祁绮山前挽着祁韵胳膊,笑道:“不拿了,我回去后想了想,觉得还是留给小四吧,反正他也用的着。”
    祁韵扭头看着她。
    “什么东西?”
    见祁绮那止不住的笑,祁韵皱眉道:“我怎么觉着你今儿个说话古里古怪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