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55章 瞧上人家了?
    “我听你姐夫说,那天宣正殿上,皇上本来已经同意了严审薄家,只要顺藤摸瓜下去,未必不能审出二皇子来,可你却非逼着皇上当朝下令把那二皇子一起打入了诏狱。”
    “你这样子分明就是为了保全那个小姑娘,怕皇上将所有怒气都落在她身上,更担心放过了二皇子后事情会有反复,所以才拿自己的命去拼。”
    祁绮说完之后,就那么瞧着祁文府,满脸的不相信。
    “祁小四,我虽然没你聪明,可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你往日里冷心冷肺的,对旁人的事情可从来没有这么上心过,就算是那南家也未必能让你冲上去不顾一切。如今这么眼巴巴的凑上去,绝对不只是因为你光风霁月,想要替那苏宣民平反吧?”
    “说吧,你跟那苏家小姑娘到底什么关系?别想瞒我!”
    祁文府闻言默了默,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说道:“二姐,当年那床单是你偷偷往上面撒的水,然后说是我尿床,以要替我宣扬出去为借口,骗走了我最喜欢的麒麟玉……”
    “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祁绮脸色一尬,差点被口水噎着,连忙咳了一声叉腰瞪着祁文府,“我在问你和那苏家小姑娘的事,别跟我顾左右而言其他。”
    “我听说那小姑娘长得极好,你跟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瞧上人家了?”
    祁文府:“……”
    是长得挺好的。
    祁绮原本还在思量着祁文府反驳了之后,要怎么让他开口,她想了百八十种办法来撬开这块蚌壳的嘴。
    可谁知道祁文府居然没有反驳她的话。
    祁绮瞧见他默认的样子先是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他这样子代表什么之后,她不由瞪大了眼,豁然起身道:“不是吧,你还真瞧上人家小姑娘了?”
    祁文府被她一惊一乍的模样弄的有些尴尬。
    见门外站着的丫环朝着里头瞧来,祁文府耳根有些泛红,连忙伸手压住祁绮,将她拉着坐回了原处。
    “二姐,你声音小点儿。”
    “不是…”
    祁绮转头看着祁文府,满脸的惊愕和难以置信,“你来真的?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怎么会真瞧上那小姑娘的,我记得她还未及笄吧?你……”
    祁绮上下看了祁文府一眼,“你这都这把岁数了,还想老牛吃嫩草?”
    祁文府脸上顿时黑了几分,瞪了祁绮一眼:“二姐!我有那么老?”
    “咳,也不是那么老。”
    祁绮见他恼羞成怒,怕打击了他好不容易生出的凡心,连忙改口:
    “我家小四自然是风华正茂一表人才,我只是觉得有些惊讶,你跟那小姑娘认识没多长时间吧?”
    “母亲这几年替你相看的姑娘也不少,那些有意想要嫁给你的世家小姐更是多,其中不乏长相出众性格善解人意温柔可人的。”
    “你要么瞧不上人家,要么就跟个冰块似的没什么反应,怎么就……”
    怎么就看上苏家那小姑娘了呢?
    祁绮满脸的不可思议。
    她记得,那个名叫苏阮的小姑娘跟着她娘入京住进宣平侯府,满打满算还不到三个月时间吧。
    那苏阮除了在贺家闹了一通,跟着那林家小姐一起落了水之外,便鲜少出现在人前,后来更是听说一直都在宣平侯府里面。
    祁文府往日跟宣平侯府也没什么交集,而且他平日里也不是个喜欢闹腾的性子,怎么会对宣平侯府的这个继女动了心的?
    祁绮心思转了转,想起这次薄家的事情,瞬间便有些明白了祁文府为何会突然一反常态,为了护着那个小姑娘便跟着皇上硬碰硬,甚至还险些跪废了膝盖。
    祁绮好奇问道:“你之前是不是就认识那小姑娘了?”
    祁文府自小便跟祁绮亲近,而且祁绮虽然比他打大上十几岁,可性子却跟少年人一般活泼,反倒是跟祁文府最为处得来。
    祁文府也没瞒着祁绮,就说道:“之前薄家的事情还没闹出来,我又奉皇上的旨意暗中调查户部贪污之事,便和她有过些交集。”
    “什么交集?”祁绮追问。
    祁文府抿抿嘴角:“就是见过几面,说过些话。”
    祁绮歪头:“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祁文府有些无奈,“她是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我是个大男人,二姐觉得我还能做些什么?”
    祁绮闻言咂咂嘴:“所以就只是见过几面,说过几句话,你这就对人家动了凡心瞧对了眼了?”
    祁文府闻言没说话,想起之前宫门前苏阮朝着他笑的模样,想起她一头栽倒在他身前的虚弱,想起后来在宫中苏阮哪怕高烧迷糊时,依旧记得替他脱身时的执念。
    那时候被她抓过的手仿佛还能感觉到温暖,而心脏里面更是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此时想起来时,依旧能记得那时候的悸动。
    祁文府也不知道他这样算不算是动了心。
    他只是觉得,每当想起那娇俏少女的时候,他心中会浮出一些异样,还有一些从未有过的触动。
    祁绮拍了他一下,皱眉:“想什么呢,问你话呢!”
    祁文府抬起头说道:“二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动心。”
    “我与苏阮之间的确有过交集,而且我也能感觉到我对她有一些在其他女子身上从未有过的感觉,但是若说是喜欢,却又好像还欠缺了点儿什么。”
    祁文府没有喜欢过人,也没有对谁动过心,但是他能感觉得到,他对苏阮虽然有那么些不同,却还远远没有到能让他为了苏阮不顾一切的地步。
    宫里那一跪,还有后来宣政殿上的不依不饶。
    其中固然有想要保全苏阮的心思,可未必没有想要保全自己和祁家的意思在里面。
    他很清楚,这次的事情闹出来后,苏阮是其一,他是其二。
    如若不能将薄家和二皇子一系斩草除根,彻底断绝了起复的可能,但凡给了他们翻身的机会,到时候倒霉的就不仅仅是苏阮一人,还有他和整个祁家。
    祁文府是理智的。
    他对苏阮有些好感他不否认,可是有些事情光有浅显的好感是完全不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