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36章 针锋相对(一)
    明宣帝被架在了火上。
    进不得,退不得。
    钱太后说完便直接退出了宣政殿,可大殿之内,众人却都是诡异的安静。
    明宣帝满眼阴沉的看着倒在地上,早没了声息的薄翀,眼底划过隐忍怒意。
    安阳王开口:“皇上,薄翀虽死,可此案未结。”
    “薄翀方才已然招供,还请皇上命人严查此事,给荆南枉死之人,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明宣帝紧抿着嘴唇半晌,才沉厉说道:“着命刑部,大理寺,御史台严审薄翀之案,提审薄锡,严查户部贪污及荆南旧案涉及所有人等,薄家若有牵连者,一概严惩。”
    瑞王突然开口:“皇上,那二皇子……”
    明宣帝看向瑞王,最后将目光落在祁文府身上:“二皇子禁足府中,无朕旨意,不得踏出半步。”
    “皇上!”
    祁文府抬头:“二皇子同样涉案,怎只得“禁足”二字?!”
    “祁文府!”
    明宣帝沉喝出声。
    祁文府却是半点不退:“皇上乃是圣明之君,之前宫门前臣更与荆南百姓保证,皇上定不会受小人蒙蔽,更不会袒护任何奸佞有罪之人。”
    “他们跪于宫门之前,血溅登闻鼓上,要的只是公道二字,只是替他们亲人沉冤昭雪。”
    “二皇子涉案乃有实证,薄翀虽然撞阶而死,可薄家不只薄翀一人,当年之事涉案人等更不只薄家。”
    “皇上严惩薄家之人,却放纵二皇子,只将其禁足府中却不肯严审,若是传扬出去,岂不是被天下人议论皇上蔽亲不查,纵子行凶……”
    “放肆!”
    明宣帝怒喝出声。
    祁文府背脊挺直,却只是沉声道:“皇上,您是天下之主,您所做之事更为天下人所见,若您今日袒护二皇子,必当让天下人耻笑。”
    “还请皇上严查二皇子之事,给荆南枉死之人,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
    “你!”
    “请皇上下旨严审二皇子!!”
    林罡等人看着直面明宣帝怒气,却半点不肯退让的祁文府。
    想起之前宫门大开时,他们看到的那满眼牌位。
    想起那少女跪于雪地之中,满身傲骨不肯退却的模样。
    林罡跪下。
    白秉谦跪下。
    沈凤年、南钰跪下,紧接着岳持,瑞王等人都是纷纷跪在了地上,高声道:
    “请皇上下旨严审二皇子!”
    明宣帝握紧拳心,看着跪在地上半步不肯退让的祁文府,看向他身后跪着的那些人,只觉得眼前一阵昏黑。
    安阳王抬头看着被朝臣逼迫的明宣帝,他本该站于皇室一方,更不可能让朝堂出现这般群臣相逼的情境,可是此刻他却是一声未吭。
    他不愿意帮明宣帝。
    明宣帝眼中神色变幻不断,看着齐刷刷跪在下方的众人,看着立在一旁未曾开口的安阳王和垂头不言的太子,许久后才一字一句的说道:
    “着命,二皇子与薄家勾结,与荆南旧案有关,将其打入天牢,与薄家一起问审!”
    众朝臣闻言磕头:“皇上圣明。”
    ……
    明宣帝离开宣政殿后,那些朝臣才纷纷起身接连离开。
    安阳王上前扶了祁文府一把,等他站起来后,他才摇摇头道:“你何必呢。”
    此事本与他无关,就算皇上放过二皇子,他也能用别的办法再让二皇子伏法,何必要当朝顶撞明宣帝。
    明宣帝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性子,今日被逼着将二皇子打入天牢,先是被钱太后所逼,后又被祁文府所逼,他怕是会将所有怒气都撒在祁文府身上。
    他何必选择这种办法来与明宣帝硬碰硬。
    安阳王虽然没有多说,可是祁文府却是听清楚了他话中的意思。
    祁文府低声说道:“王爷,我知道您的意思,可是有些事情我不做他不做,又有谁做?而且有些事情,机会也只有这一次。”
    血溅登闻鼓,长跪宫门前。
    那么多人亲眼见证之下,明宣帝依旧能选择视而不见,甚至袒护宇文延,谁还能奢求这次退缩之后还有下一次?
    这机会是苏阮几乎跪废了腿丢了命才换回来的,是那宋得昌的父亲用命换来的。
    他若是退了,让了。
    他怎么对得起撞死在登闻鼓前的宋家之人。
    他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满心信任他的荆南百姓,怎么跟那个毫无保留,只因为他一句话便跪于宫门前,从始至终都不曾退让的女孩儿交代?!
    如果连死了人,见了血,连那些人豁出命去都换不回一个公道。
    又岂能期盼将来还有机会?
    安阳王看着祁文府年轻的面容,忍不住低叹了口气:“那你可曾想过你自己?”
    祁文府扬唇一笑:“了不起便是再被剥了官服,反正两年前也经历过一次了。”
    一回生,二回熟。
    再不济,明宣帝总不至于要了他的命。
    安阳王听着他这般坦然的态度,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是佩服他铮铮铁骨的好,好是说他倔强执着的好。
    安阳王亲自扶着祁文府走出了宣政殿大门,外间那些朝臣三三两两的还未走远,甚至还有人像是在等着他们,安阳王原本是想让人直接送祁文府出宫。
    只是还没等他们走多远,周连就快步跟了过来,急声道:“祁大人留步。”
    祁文府扭头。
    周连说道:“皇上召祁大人过去。”
    安阳王:“我送你过去。”
    周连在旁顿时低声道:“王爷,皇上只召见了祁大人一人。”
    言外之意,明宣帝并不想见安阳王。
    祁文府听出了周连的意思,也隐约猜到了明宣帝召他做什么,他站直了身子说道:“王爷,您先出宫吧,我自己去见皇上就是。”
    安阳王眼底带着三分忧色。
    祁文府安抚:“皇上许是有案子相关的事情想要问我,王爷先走吧。”
    他说话间扭头看向瑞王,“瑞王爷,之前整理户部的那些证物之时,我也查到了一些有关小王爷的,足以证明那日梨园春外小王爷所做乃是意外。”
    “大理寺那边应当已经查明了此事,您若是无事的话可以去大理寺一趟,应该能接小王爷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