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29章 祁文府,我做到了
    人群里蓦的爆出惊喜声,夹杂着谢家几个姑娘喜极而泣的声音。
    谢老夫人拳心猛的松开,抬头看向宫门前走出来的那道明黄色身影,在宫灯的照耀之下,她很清楚的看到了明宣帝脸上的惊愕和呆滞。
    身后的朝臣陆陆续续的走出来,那之前在大殿上争论不休的文武百官一个个的站在明宣帝身后。
    当听到那些声音,看着宫门前跪着的两道身影,还有那一百八十二具牌位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眼前的两个半大孩子,身上穿的雪白的孝服,那厚厚一层的积雪几乎压住了他们身上所有的颜色。
    看不见他们的发,看不清他们的脸。
    看不见宫内的锦绣繁花,看不到他们平日所见的浮华盛世。
    他们只能看到他们身上那沉重至极的冤屈,看到他们身旁牌位被风吹过时,立在地上时犹如无声诉言的死寂。
    这一刻,无论是杜丰宝,还是施河,亦或是瑞王,还是安阳王和太子,都是沉默了下来。
    明宣帝望着那少女蓦然抬头时澄净干净的眼,看着不远处朝着这边望来安静无声的百姓,他突然手心微抖。
    他想,他好像真的是错了。
    “你是苏氏女?”明宣帝开口。
    苏阮脸上已经没了知觉,嘴里说不出话,她艰难一咬舌尖,感觉那刺痛缓解了麻木时,才放下牌位,身形僵硬的行了个大礼:
    “前……荆南知州……”
    “苏……宣…民……之女……苏……阮……”
    “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阮阮!”
    谢青珩猛的捂着眼睛。
    谢嬛几个姑娘捂着嘴哭出声。
    苏阮的声音微不可闻,除了最近的几人,远处的只能听到风声。
    明宣帝看着小姑娘已然泛青的脸,看着她身后那一头栽倒在地上的少年,问了和谢老夫人一样的话:“值得吗?”
    小姑娘仰着头:“值得。”
    她唇边能看到点点殷红,说话也顺畅了一些。
    “我父亲不该枉死,那守城将士不该污名蒙身,那荆南数万百姓更不该死于奸佞之手!”
    “臣女苏阮恳请陛下,严审薄家替换赈灾粮款,致使荆南大旱之时饿殍遍野,臣女之父和数百将士枉死之案,还臣女父亲,那荆南数百将士,还有那数万万荆南百姓一个公道!”
    苏阮微仰着头,宫灯上的光芒照进她眼中,让明宣帝清楚的在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她的眼里有光,仿佛要推开这天地间的一切黑暗。
    让得冤魂昭雪,让得世间清明。
    明宣帝仿佛被灼伤似的,猛的移开了眼,垂头看着那黑漆漆的一片牌位,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送苏阮入宫,传太医。传薄翀、薄锡入宫!”
    苏阮听着明宣帝的声音,看着他说完之后便快步离开的背影,蓦然笑了起来。
    祁文府一步一步走到苏阮身前,他腿上有些吃力,一瘸一拐的模样,等走到女孩儿身前,还未开口就见到她扬起脸来,露出抹璀璨至极的笑容。
    “祁文府,我做到了。”
    仿佛有光照进心中,女孩儿惨白的脸和乌青的嘴唇,和美丽沾不上半点关系,甚至不及她平日半点颜色。
    可是眼前这张脸却犹如模子一样刻进了祁文府心中,在他心头猛的用力一撞。
    至此,一生都难以忘记。
    祁文府忘记了宫外的人,忘记身边的朝臣,忘记了身处宫门前,他伸手扶着苏阮的胳膊声音微哑着说道:“对,你做到了。”
    苏阮听到他夸赞,脸上笑容更盛。
    然而下一瞬,她猛的就眼睛一闭,朝着前面栽了过去。
    “苏阮!”
    祁文府心神一慌,连忙一把扶着苏阮,就感觉到她身上几乎没有半点温度。
    祁文府顾不得其他,扯下披风便朝着她身上裹去,伸手想要抱她,却不想旁边安阳王动作更快,直接上前一步就将苏阮捞了起来,厉声道:
    “太医!传太医!!”
    年过半百的安阳王完全忘了男女大防之事,直接便抱着苏阮朝着宫里走,嘴里说道:“本王先带她进去,你们几个,扶着祁大人,莫叫他摔着!”
    旁边立刻有宫人上前扶着祁文府,而祁文府眼中却只有被安阳王带走的小姑娘。
    他从来都是算无遗策,他也从来都觉得,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总会有牺牲。
    可是刚才苏阮倒下的那一刻,他却是生出前所未有的恐慌来。
    ……
    “祖母,阮阮她……”
    谢青珩那一刻是想要冲上前去的,看着苏阮一头栽倒的时候,却被谢老夫人用力拉住。
    谢老夫人沉声道:“宫里有安阳王,我们回去!”
    “祖母。”谢青阳脸上满是急色。
    谢老夫人厉声道:“回去!”
    谢青阳和谢嬛等人都是红着眼睛。
    谢青珩此时已经冷静了下来,他回头看着弟弟妹妹,开口道:“阮阮为什么长跪宫门前不起,为什么要选择最难的路去替她父亲申冤?”
    “她是想要避开谢家,避开我们,她不想因此事牵连了府中的人。”
    “别枉费了阮阮的心思,听祖母的话,回去吧。”
    谢嬛几人闻言这才低着头,乖乖被谢老夫人带着离开。
    谢青珩在她们走后,却是站在那里看着宫门的方向许久许久,这才离开。
    而当他转身之时,仿佛一瞬间沉淀下来,褪去了仅剩的稚弱,脸上只剩下坚毅和冷厉,再无其他。
    ……
    人群渐渐散去,角落里谁也没有留意的方向,一道身影一直站在那边的阴影里。
    哪怕那宫门前的人已经全部散去,可他却依旧仿佛还看到那瘦弱身躯跪在风雪之中震撼人心的一幕。
    也许,他当真看错了那个少女。
    “公子,该走了。”旁人有人低声道。
    那人沉默了片刻,才说道:“让卫善入宫,替她看腿。”
    旁边的仆人愣了下,顺着自家公子的目光看过去,才明白了这个“她”是谁,他连忙道:“诺。”
    “走吧。”
    那人又看了宫门前一眼,这才转身融入了阴影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