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04章 送信
    看铺子中途折返,苏阮将谢嬛送回了房中之后,却没急着去见谢老夫人。
    她带着澄儿回了跨院,在书房里迟疑了许久,才提笔写了封信,然后招了采芑过来。
    “小姐,你叫奴婢?”采芑进来后便问道。
    苏阮开口:“采芑,你帮我跑一趟国子监,将这信交给大哥的同窗裴耿。”
    她稍稍形容了一下裴耿的模样之后,又低声叮嘱道:“你将这信交给裴公子之后,让他务必转交给大哥,就说我有要事寻大哥,让他这几日找个机会回府一趟。”
    谢青珩自从那日中选成为太子伴读回了府中一此之后,这几日便一直留在国子监和东宫之中。
    刚随侍太子跟前,谢青珩要做的事情太多,不仅要熟悉东宫各项事务,还要了解太子的一些事情。
    而且他如今既然已经跟随了太子,便要替太子筹谋,有些事情他还未入朝不能插手,但是在国子监中替太子拉拢人脉却是他目前能够做的最容易的事情,所以谢青珩反而回府的时间更少。
    苏阮也已经有几日没有见过他了。
    采芑接过那信之后,见苏阮说的郑重,连忙小心收了起来:“奴婢这就去。”
    “等等。”
    苏阮叫住了她:“你去的时候,记得要将信交到裴耿手中,若是裴耿不在,便交给季诏,他们两人都不在你便直接回来,这信不要经旁人之手。”
    说完她停了下,才又继续道:“还有,此事避着些沈表哥,别叫他知道。”
    采芑闻言面露诧异之色。
    小姐为什么要避着表公子?
    苏阮见采芑疑惑,却没有跟她解释。
    她跟沈棠溪见了也有好几次了,哪怕每次见面的时候沈棠溪都看着和和气气,一派儒雅的,可是苏阮能感觉得出来,沈棠溪对她十分不喜。
    这种不喜不是因为她不够好,或者是因为她做了什么,而是沈棠溪打从心底就很排斥她。
    上次在梨园春里,沈棠溪便察觉了她和宇文良郴的事情,还告诉了谢青珩,哪怕谢青珩没说,苏阮也知道沈棠溪当时跟谢青珩说了什么。
    无外乎是让谢青珩防着她之类的话。
    站在沈棠溪的立场,他是谢青珩的亲表哥,怕她作乱,更怕她和陈氏会伤害他表弟、表妹,苏阮能够理解。
    可是在有些事情上面,沈棠溪对她的这种排斥却会坏事。
    苏阮没有跟采芑解释,只是随口道:“沈表哥对我有些误解,他不太喜欢我和大哥、二姐他们走的太近……”
    采芑闻言瞬间便脑补出了一大场沈棠溪怕苏阮分驳二房财产,所以处处针对苏阮的戏份来,她神情一紧,连忙握紧了手中的信沉声说道:“小姐放心,奴婢定然会避开表公子的,不会叫他知晓。”
    苏阮点点头:“去吧,路上小心些。”
    ……
    采芑领了命后,就匆匆去了国子监。
    裴耿正跟季诏和沈棠溪他们说着话呢,就听到外面有丫环找他,他还以为是裴家的下人,他娘给他送什么东西来了,匆匆出去,才瞧着门外站着的丫环格外的眼生。
    “你是?”
    裴耿上前,皱眉。
    这不是他家丫环吧?
    采芑连忙行礼说道:“您是裴耿裴公子吗?”
    裴耿点点头:“我是。”
    采芑见他模样和自家小姐之前所说的极像,便连忙道:“奴婢采芑,见过裴公子。”
    见他不解,采芑连忙说道:
    “奴婢是宣平侯府六小姐身边的丫环,我家小姐知道裴公子是大公子的同窗好友,大公子这几日又未曾回府,所以小姐想要托裴公子送封信给大公子。”
    采芑将信取了出来交给裴耿。
    裴耿听着六小姐这词先是愣了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这宣平侯府的六小姐指的是那个苏家阮阮。
    他有些好奇的伸手拿过信后,开口道:“你家小姐还有什么话?”
    采芑说道:“小姐说,让裴公子转告大公子一声,让他这几日寻个时间回府一趟。”
    说完后,采芑有些迟疑。
    裴耿见状就知道她还有话没说,开口:“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吧。”
    采芑抿抿嘴唇,看了眼不远处守门的人后,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姐让奴婢跟裴公子说,这信还烦请裴公子亲手交给我家大公子,不要经手旁人。”
    “还有,我家小姐今儿个来托您办事的事情,还请您避着我家表公子一些,别叫他知晓。”
    裴耿跟谢青珩关系极好,自然也知道这丫头口中的表公子是谁。
    前几日沈棠溪还说了那苏阮一通,言语里面满满都是不喜,更还提醒谢青珩让他防着苏阮一些。
    如今苏阮送信给谢青珩居然也避开沈棠溪,而且还不叫他知晓。
    这两人倒真是默契的两看两相厌了?
    裴耿有些失笑,他对苏阮倒是没什么意见,而且还挺喜欢那小丫头的性子的。
    那曹家的事情他可知道的清楚,曹雄这会儿还躺床上病的下不来呢,曹黎更是一连数日告假在府中侍疾,曹家吃了大亏,却根本奈何不了谢家,而且听说曹家已经服了软,曹雄的长子曹荣带着曹黎、曹禺,亲自去了谢家赔礼道歉。
    这事儿办的,就连裴耿都忍不住说一句漂亮!
    见采芑眼巴巴的看着他,裴耿一口就应了下来:“成,这事我知道了,等晚些时候青珩回来时,我会将信亲手交给他。”
    复又加了一句。
    “放心吧,不会让你家表公子知道。”
    采芑闻言放下心来,连忙福礼:“谢谢裴公子。”
    裴耿拿着信返回了国子监后,翻着那信封看了看,又对着阳光比了比,见里头好像只有薄薄一张纸,虽然满心的好奇,却也没那么没品的去拆开来看。
    他将信贴身收好之后,等回去时,季诏便问道:“谁找你?”
    裴耿笑笑:“没谁,就一小丫头。”
    他随口敷衍了过去之后,便直接转了话题:“对了,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打了岔,咱们继续。”
    沈棠溪看了裴耿一眼,没瞧出来什么不对劲的,便继续开口继续着刚才没说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