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201章 还挺好看的
    祁文府说完之后,完全没有给宇文良郴说话的机会,就对着身边跟来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几个,好生保护小王爷,切莫让他在跟我们走丢了。”
    “是,大人。”
    那几人快速朝着宇文良郴身边围了过去,然后左右将他夹在中间,就连之前跟着宇文良郴的那个仆人也被挤了开来。
    祁文府这才扭头对着苏阮说道:“走吧,先去医馆。”
    苏阮点点头,让澄儿和半月上前,扶着谢嬛一起跟在祁文府身后朝着他口中的医馆走去,而宇文良郴则是被人看着不得不跟在后面。
    祁文府所说的医馆果然不远,从正街绕到旁边一条小巷,穿过去之后走了没两步,便瞧见了那医馆。
    那医馆不大,里头空荡荡的也没什么人。
    苏阮几人连忙扶着谢嬛入内之后,便立刻有人上前询问。
    听说是有小姐伤了脚,又见几人都是衣着不凡,那掌柜的连忙引着他们进了内堂之后,再寻了大夫过来替谢嬛看脚。
    谢嬛脱了鞋子,那年迈的大夫隔着袜子轻轻捏了谢嬛的脚踝两下,抬头道:“这位小姐是崴了脚了。”
    见谢嬛吃痛之下眼圈微红,疼的轻咬着嘴唇。
    宇文良郴连忙问道:“她伤的可重?”
    那大夫收手说道:“不碍事的,就是有些肿,没有伤到骨头。”
    “等一下我给你们取些药酒,回去让丫环揉揉,这几天别下地走路,好生将养将养就没事了。”
    宇文良郴闻言莫名松了口气。
    苏阮有些怪怪的瞧了宇文良郴一眼,这才对着那大夫说道:“谢谢大夫。”
    那大夫出去让人取药,苏阮好奇问道:“祁大人,你刚才说带着小王爷出来放风是怎么回事?”
    祁文府站在一旁说道:
    “他被陛下下令送进大理寺牢中反省,虽未降罪,可陛下未曾开口让他出来,他便只能一直呆在里面。”
    “昨天夜里大理寺牢中走水,虽然没有伤到牢里的人,可那监牢却是被烧了大半,小王爷在里头是没法呆了,被移出来之后便闹着不肯回去。”
    “御史台今日刚上了二皇子的折子,陛下忙的没工夫搭理他,瑞王却是心疼的很。”
    “瑞王替小王爷去圣前求情,陛下那头被吵得头疼,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同意了让我出面带着小王爷出来放放风,然后等那牢里面整理好后再送他回去。”
    苏阮眉毛轻挑,御史台那边上折子了?祁文府将证据交给瑞王了吗?
    谢嬛听不太懂祁文府话里的深意,只知道宇文良郴还得回牢里去。
    她想起刚才宇文良郴塞给她的东西,连忙拿出银票说道:“小王爷,这个还给你。”
    宇文良郴被祁文府拆了底细,垮着脸说道:“我家仆人刚才伤了你,这是给你的赔偿。”
    “我不要。”
    谢嬛摇摇头说道:“刚才是我先不小心撞上了你,你家仆人也是护主心切才会推攘,大家都有过错,这事怪不得他,你也不用给我银子。”
    谢嬛说完之后,把银票交给半月,让她还给宇文良郴。
    宇文良郴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顿时就皱了眉毛:“你这人真是无趣,我家又不缺这点银子,给你了你就收着,要是嫌不够的话,回头我让人回府去取了再送些去谢府……”
    “我说了,我不要银子!我谢家不缺银子!”
    谢嬛听着宇文良郴的话直接就沉着脸。
    这个瑞王府的小王爷果然一如既往的讨人厌!
    谢嬛撑着半月的手站起身来,从她手中抽出银票,便单脚蹦着上前一把将银票塞回了宇文良郴怀里,带着些厌恶道:
    “小王爷银子多是你的事情,我们宣平侯府还轮不着小王爷来施舍。”
    “你要是真的银子多的没地花,便捐给善堂让他们救济穷苦百姓!”
    宇文良郴瞧见谢嬛眉眼含怒的模样有些懵逼。
    他又怎么她了。
    就生气了?
    谢嬛却懒得理会宇文良郴,只觉得眼前这人怎么瞧着怎么讨厌,所以转身蹦达着回去,却不防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宇文良郴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拉着她手腕将人拽了回来。
    谢嬛直接撞进了他怀里,而宇文良郴被撞的倒退了半步,下意识的伸手扶着谢嬛的腰身。
    “小姐!”
    半月急声道。
    谢嬛察觉到宇文良郴揽着她的腰不撒手,脸上瞬间浮出怒红之色,瞪着眼推了他一下怒声道:“你干什么,还不放开?!”
    宇文良郴连忙松手,有些结巴:“我,我不是有意的……”
    “让开!”
    谢嬛察觉到他手离开她腰间时指头动了动,顿时更恼:这个流氓!
    她连忙扶着半月的手退了开来,仿佛闭着蛇蝎一样离开宇文良郴远远的之后,这才狠狠瞪了他一眼,便气冲冲的说道:“阮阮,我们走!”
    半月扶着谢嬛快步朝外走,苏阮愣了下,也看向宇文良郴,就见他脸上满是尴尬之色。
    宇文良郴被她看着连忙解释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刚才真的只是怕谢嬛跌倒,他才扶了她一下。
    苏阮扯扯嘴角,若是换成旁人,她定然教训他一顿,可宇文良郴就是瑞王的心头宝,这事儿要是闹起来吃亏的还是谢嬛。
    苏阮懒得理会宇文良郴,让澄儿出去跟谢嬛说她稍后就去,然后对着祁文府说道:“祁大人,借一步说话?”
    祁文府点点头:“你们几个,陪着小王爷,我出去一下。”
    祁文府和苏阮去了外面,而宇文良郴瘪瘪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低声嘟囔:“真倒霉……”
    他这段时间被关在大理寺牢里都快长蘑菇了。
    那些人虽然不敢亏待他,可到底只有那么大点地方,也没人跟他逗乐子,宇文良郴早就快闷死了。
    今儿个好不容易出来放风,他避开祁文府想要溜出去玩玩,谁知道还没走多远呢,就撞上了谢嬛她们。
    眼下玩是玩不成了,那祁文府怕是会直接将他送回去,下次也不会再带他出来放风了。
    不过……
    宇文良郴摸了摸手,想起刚才谢嬛怒气冲冲看着他,眼中格外有劲儿的模样,低声喃喃:
    “不过之前怎么没发现,那谢二还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