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C:\wwwroot\www.medooo.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wwroot\www.medooo.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软玉生香章节内容_ 第194章 要挟_都市小说_肉文_H文_辣文_米读小说
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94章 要挟

第194章 要挟

 热门推荐:
    不管谢家如何想,谢青珩走马上任成了太子伴读,开始频繁出入东宫。
    而谢青珩被选中之后,也如同上一世一样,一时间风光无限,而谢青珩更是成了京中那些显贵世家最为看中的女婿人选。
    谢家之前便已有不少上门说亲的,而谢青珩成了太子伴读之后,这种情况更甚。
    若非谢老夫人一口咬定,谢青珩如今刚入东宫,诸事繁多,怕是那说亲的人能踩破谢家门槛。
    与之相应的,谢嬛的亲事也被提了起来。
    京中想要跟宣平侯府结亲的人家不少,见谢青珩那里走不通,便将目光放在了谢家几个女儿身上,除了名声不显的苏阮之外,其他几人皆是有人打听,而落在谢嬛身上的目光最多。
    谢老夫人不是迂腐独断之人,没有贸然替府中几个孩子定亲事,只是先压着那些有意的人家,准备慢慢挑选之后,再做决定。
    ……
    曹雄受了明宣帝训斥,晕倒在宫中之后,被抬回府中之后便真的病倒了。
    那药丸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了逼真,曹雄一连吃下去好几粒让得身子瞬间看着像是病重至极,后来又在宫中跪了许久,连带着受了惊吓,回府之后便高热不止。
    曹家乱成一团,而惠贵妃那边听说了曹雄被明宣帝申饬后一病不起,而明宣帝更是对他和曹家生了厌弃时,顿时着急,直接去了明宣帝那里替曹雄求情。
    明宣帝本就气恼大皇子和曹家勾结,坑害谢家的事情。
    如今见他不过说了几句,曹雄便拿“晕倒”来要挟他,惠贵妃更是不知替曹家自省,反而替她兄长求情,言语间句句提及谢家欺人太甚,让得明宣帝顿时动了大怒。
    明宣帝直接下旨让惠贵妃闭宫反省,而大皇子也受了牵连,不仅被明宣帝夺了在工部的差事,更是惹了明宣帝厌弃,一时间声势大降。
    大皇子出事之后,曹家再也稳不住。
    曹雄的大儿子曹荣、三儿子曹黎,带着犯了错的曹禺一起亲自去了谢家赔礼道歉,随行的还有漆红木箱封存的两千两银子。
    一进谢家大门,曹荣便直接一脚踹在了曹禺的腿腕上,让得他“砰”的一声跪在了谢家堂内。
    曹禺疼的脸色扭曲,却紧咬着嘴唇不敢出声,而他身上还留着被打之后的青肿。
    谢渊挑眉看着曹荣:“小曹大人这是做什么?”
    已经年过二五,穿着官服的曹荣恭恭敬敬的朝着谢老夫人和谢渊行了个礼,沉声说道:
    “老夫人,谢侯爷,晚辈今日来此,是特地带着我这个不知所谓的弟弟,来跟你们赔礼道歉的。”
    “小弟生性顽劣,不知轻重,拿赌斗之事儿戏不说,更是冒犯了贵府小公子,之前的事情都是我曹家管教不严,让老夫人和侯爷着恼,今日我将我这弟弟交给侯爷,任凭贵府打罚。”
    谢老夫人瞧了曹荣一眼,目光落在他身上的官服上。
    曹荣的官阶不高,如今也只是翰林院的从六品修撰而已,只是比起被气晕的曹雄,还有惹是生非的曹禺来说,曹荣看着要聪明许多。
    嘴里说着晚辈,身上却穿着官服,明明可以拿银票过来,却非让人抬着银子招摇过市……
    谢老夫人眼中带着疏离说道:“小曹大人这话说笑了,曹公子并非我谢家人,我谢家哪有资格打罚,至于之前的事情,府中也已经交由大理寺处置。”
    “小曹大人若想清算,那便该去大理寺,而不是我谢家。”
    曹荣闻言神色不变:“老夫人不必言语挤兑晚辈,晚辈今日前来是诚心想要与谢家修好。”
    “谢侯爷与我父亲同朝为官多年,谢大公子也跟我三弟同窗,两家虽不算世交也从无交恶。我弟弟性情顽劣,才会被人利用得罪了贵府,老夫人和侯爷若有怨怼,我曹家任打任罚。”
    “只是我父亲如今卧病在床,记挂着的便是此事,还请老夫人和侯爷宽宏,能够饶了他这一回,让我父亲得以宽心。”
    谢老夫人闻言失笑:“小曹大人这话有意思,你父亲心病,与我谢家何干?难不成他病了,便要我谢家忍气吞声将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这世上哪有这般道理?”
    “小曹大人年岁不大,这心思倒是美的很。”
    谢渊也是在旁说道:“冬日地上寒凉,小曹大人还是让曹公子起来吧,别叫他跪坏了膝盖,回头再给我谢家栽赃一句仗势欺人,那我谢家可真是冤枉的很。”
    曹荣见谢家油盐不进,握了握袖子里的拳心,沉声道:“我今日诚心来赔礼道歉,老夫人和侯爷何必咄咄逼人?”
    “这京城只有这么大的地方,起势沉浮日日变迁,今日谁知明日事。”
    “我弟弟之前的确不对,不该被人蛊惑出头来坑害谢小公子,可是谢家所做之事未必就那么光明,若真扯论起来,老夫人和侯爷不惧,难道就不怕影响了谢大公子的前程吗?”
    曹荣抬头看着他们,直接说道:
    “贵府大公子刚成了太子伴读,太子性子温和有礼,人人称颂,可谢家却咄咄逼人非要置我曹家于死地,难保不会有人怀疑谢家动机。”
    “皇上能因曹家厌了大皇子,也同样能因谢家厌了太子。”
    谢渊顿时脸色一沉,冷眼看着曹荣寒声道:“你威胁本侯?”
    曹荣连忙压了气势,低声道:“晚辈不敢。”
    “晚辈只是想说,有些事情并非是无法和解的。”
    “曹家愿意服软,往后也定不敢再向贵府伸手,至于我弟弟之前所做的事情,我曹家愿意赔偿贵府损失。”
    他伸手指了指旁边用箱子装着的银子。
    “这里是两千两白银,除了赌约上所约定的之外,剩下的一千两,算是我曹家下人当日伤及贵府小公子的补偿,还有这几间铺子和城外的良田以及庄子,算作曹家送给贵府六小姐的见面礼。”
    “曹家诚意如此,还请老夫人和侯爷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