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90章 另外一条路
    太子眼底带笑:“这事自然是要谢侯爷处置,我怎好随意开口。”
    “我只是担心,曹家惹怒了父皇,那曹宗正又是大皇兄的亲舅舅,大皇兄向来冲动,若是知晓曹大人这次受斥会忍不住替曹家申辩,到时候受了曹家的牵累不说,恐怕还会惹得父皇生厌。”
    “我想要劝说几句,只是大皇兄怕是听不进我的话,还会对我生怨。”
    谢青珩瞬间就明白了太子的心意,低声道:“殿下说笑了,殿下一片好心,大皇子总能明白殿下心意的。”
    ……
    谢青珩从宫里出来的时候,才觉得手心里一片湿濡。
    明明太子比他还要小上几岁,看上去更是个温和绵软的性子,可是直到真正接触之后,谢青珩才明白,他为何能够在严皇后过世多年,甚至严家也并不受看重的情况下,依旧稳坐储君之位的。
    并非是明宣帝偏宠,也并非是其他皇子无能,太子本身便不是易于之人。
    十五岁的少年,笑起来时光风霁月,翩翩如玉,可心思却是让人生惧。
    谢青珩是乘的国子监的车入的宫,出去时原想着怕是要走回府里去,谁曾想丞相府的马车却是停在宫门前。
    见他出来,便有人上前迎他,等着谢青珩上了马车之后,就见到沉着脸的沈凤年。
    “舅舅。”
    谢青珩低唤了一声。
    沈凤年没说话,只是吩咐人驾车离开宫门前。
    马车走了一段之后,沈凤年才开口:“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近太子的?”
    谢青珩闻言的说道:“舅舅说什么呢,我怎会故意接近太子……”
    “你还想瞒我?”
    沈凤年沉着眼看着谢青珩:“太子是什么性子,我比你清楚,若非他早就看中了你,甚至有什么事情让他觉得你是最合适跟着他的人,他今日定然不会选择你。”
    “他这些年表现的温吞和煦,从不沾惹半点麻烦,谢家如今处于漩涡之中,你父亲又和户部贪污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谢家如今就是个麻烦源头,他在这个时候选你在身边,所得的好处根本就抵不过随之而来的麻烦。”
    “以太子的性子,若非有什么事情左右,他绝不会选你。”
    沈凤年看着谢青珩,眉心紧皱说道:
    “你父亲和你祖母都想让你从军,而且也早已经说过等明年武举结束之后,便送你去边关历练,你之前也曾经托我跟严家那边提了一句,让严真、严戎两兄弟去争那伴读之位。”
    “如今你为什么突然改了主意,去掺合太子的事情?”
    谢青珩听着沈凤年说的这么直接,就知道有些事情瞒不过他,他垂眼了片刻,才低声说道:“舅舅,我只是不想从军,走父亲的路子。”
    沈凤年皱眉:“什么意思?”
    谢青珩抬头看着他:“宣平侯府以军功立足于朝中,父亲也的确是得皇上看重,可是这份看重能够持续多久谁能知道?”
    “舅舅辅佐皇上多年,该知道功高震主在皇上那里是说的通的,而且皇上也未必有那么英明,否则也不会在两年前明知道户部贪污的事情,却只因为有可能牵涉到他不愿意见到的人,就一直不肯下狠手去处理,反而一拖再拖,甚至默许了他们推出来的替死鬼。”
    他抿抿嘴角:
    “舅舅可还记得苏宣民?”
    “苏宣民是怎么死的,荆南那些将士是怎么背负罪名的,舅舅心中应该比谁都清楚。”
    “朝中角逐太过残酷,帝心无情起来更是让人胆寒,谢家今日显赫,来日安能知道是否能一直如此?我怕谢家会成了第二个苏宣民。”
    谢青珩看着沈凤年说着:
    “军中有成安和阿卓就够了,他们比我更适合去接管父亲在军中的衣钵,而我想要试试看能不能走另外一条路,让宣平侯府多一重保障。”
    沈凤年听着谢青珩的话神色复杂:“保皇之人不是那么好做的,你可知道太子身边有多少危险?”
    谢青珩闻言轻笑:“可是机遇和危险不是一直并存的吗?就算真入军中,谁又能保证平平安安?”
    父亲他们每一次外出作战时,谁能保证他们能安然归来?
    沈凤年看着执拗的外甥,见他主意已定,而且如今皇上也已经钦点了他当太子伴读,就算是想要反悔也根本不可能脱身。
    沈凤年送了谢青珩回府之后,跟他一起进了谢家,而谢青珩成了太子伴读的事情也惊了府中所有人。
    先不说谢渊和谢老夫人,就连苏阮也没想到谢青珩会照着上一世的路子去给太子当伴读。
    明明那天晚上他们说好的,谢青珩主动避让,让严家的两个儿子出头,而谢青珩则是安心准备开春之后的大考,然后去边关历练,可是怎么就突然变了卦,还是中间生了什么变故?
    谢老夫人和谢渊还有沈凤年、谢青珩四人在内说话的时候,苏阮正被府里几个小姐妹拉着围着炉子说笑。
    听着谢锦月身边的丫环红昭高兴的将消息告诉她们时,谢嬛几个人都高兴坏了,可苏阮只是皱着眉心脸色有些不好看。
    谢嬛站在一旁,见苏阮模样不由说道:“阮阮,你怎么了?大哥中选你不高兴吗?”
    谢锦月也是不解:“对啊,那太子伴读可是将来的天子近臣,大哥能被皇上选中,将来定然能够平步青云,你怎么瞧着好像不高兴?”
    苏阮见几人都是抬头看着她,她抿抿唇说道:“没有,就是有些惊讶。”
    说话间苏阮看向红昭问道:“大公子是沈相送回来的?”
    红昭点点头:“对呀,这会子都在老夫人的锦堂院里。”
    “奴婢不是去替小姐们取吃的吗,就听见老夫人房里的霁文姐姐跟厨房的人念叨了一句,说是今天有好些人一起入宫去殿选,结果皇上独独选中了咱们公子。”
    “皇上对公子很是看重呢。”
    苏阮闻言抿抿唇。
    苏锦月性子要敏锐些,皱眉:“阮阮,大哥这事有什么问题?”
    苏阮见她微沉着眼,而其他几人脸上的笑也淡了下来,原本高兴的脸上露出担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