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84章 别为难自己
    苏阮听到身后脚步声渐远,直至消失之后,这才回头看了一眼。
    “小姐……”
    采芑和澄儿入内,瞧着苏阮泛红的眼眶,有些不知所措。
    苏阮作势搓了搓胳膊,然后强扯着嘴角露出个难看的笑来。
    “我没事,赶紧将门关上吧,快冻死我了。”
    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拉了拉身上披着的衣裳说道:
    “澄儿,我有些饿了,你去看一眼小厨房还有吃的吗,替我取点过来,采芑,你去替我找件厚衣裳让我穿,我手都快冻麻了。”
    “小姐。”
    澄儿想要说话,被采芑拉了一下。
    “你干什么?”
    澄儿扭头。
    采芑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别多嘴,“小姐饿了,你去厨房瞧瞧,取些甜汤过来,小姐喝了也好入睡。”
    将有些傻乎乎的澄儿打发出去,采芑取了件厚裘上前,替姜云卿盖在身上后,就去了一旁拨弄着碳盆里的火,添了些炭进去后,让其烧的更旺了些。
    苏阮则是就那么站在窗边上,隔着窗棂的缝隙瞧着外面的夜色发呆。
    采芑有些担心。
    她之前多少听说过小姐在荆南的生活,后来又亲眼瞧见过二夫人的性子。
    刚才她们在屋中说话时,苏阮情绪激动的时候传出去了些许,只是那只言片语,就能感觉到苏阮说着那些话时的决绝,她想要安慰两句,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最终,采芑只能蹲在火盆旁边,安静的守着苏阮。
    过了许久,苏阮才突然开口道:“采芑。”
    采芑连忙起身:“小姐可是累了?”
    苏阮摇摇头,靠着窗边回头看她:“你家里可还有什么人?”
    采芑没想到苏阮会问这个,愣了下才回道:“奴婢的娘早死,爹还在,家里还有后娘和两个弟弟。”
    “那你当初是怎么入的府?”
    “家里穷吧。”
    采芑将手里的火钳子朝着碳盆边上放下之后,才垂着眼帘说道:
    “奴婢家中是贫户,靠着两亩薄田生活。”
    “若是风调雨顺的时候还好,可若是哪一年逢了老天爷不痛快,减了收成,家里所有人都要跟着饿肚子。”
    “奴婢打从记事起便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奴婢的爹也总是愁着下一顿饭该去哪儿找。”
    “后来奴婢大了些后,有乡绅想拿十五两银子买奴婢当小妾,奴婢爹舍不得,又恰逢后娘娘家的人跟侯府里的小管事认识,便托了人说项,将奴婢送进了侯府当差。”
    苏阮微侧着头看着采芑:“你后娘对你可好?”
    采芑迟疑了下,才说道:“奴婢也说不清楚。”
    “奴婢的爹性子老实,后娘却是个泼辣脾气,家中大小的事情都是她说了算。”
    “要说她对奴婢好,当初奴婢在家中的时候,什么脏活累活都是奴婢来做,她发脾气的时候还会打骂奴婢,可要说是不好,她在饭食上却也从来没有短缺过奴婢的。”
    怕苏阮不明白,采芑解释道:
    “小姐没有去过我们那里所以不知道,在我们那个地方,女孩儿生下来都没人要的,而且每年因为吃不上饭饿死的人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后娘虽然会打骂奴婢,却也没少了奴婢这口饭,只要两个弟弟和爹娘有吃的,她都会记着奴婢一口,而且后来那些人想来买奴婢当妾的时候,也是后娘将人骂走的。”
    “若不是后娘走了门路,还花费了二两银子,奴婢也进不了侯府当差,所以她对奴婢算是好的吧。”
    采芑一直都记得,那个要让她当小妾的乡绅老爷已经五十多岁,长得脑满肥肠,府中已经有十几个小妾。
    那些人说要买她的时候,她以为后娘是会答应的,毕竟十五两银子,对于他们那种人家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足以让家中好好的过上两年。
    可谁知道她后娘在知道对方的年纪已经足以给她当祖父,甚至还有折磨女子的癖好之后,直接叉着腰将人骂了出去不说,还拿着扫帚把媒人给打跑了,害的她爹还担心了好一阵子,怕那些人事后来找麻烦。
    后来后娘一边骂骂咧咧的嫌弃她长得太好,给家里招了麻烦,却又一边寻了娘家人帮忙,花费了家里仅剩的二两银子,把她送进了宣平侯府来。
    那时候采芑是感激后娘的。
    苏阮听着采芑说着她后娘的事情,沉默着没说话。
    采芑小心的看了她一眼,才又低声道:“小姐,奴婢没读过什么大道理,不过奴婢觉得,有些事情其实没那么复杂。”
    “后娘以前打骂奴婢的时候,奴婢是恨她的,总想着若是亲娘在,她肯定不会那般对我,可是后来又想想,处在那种境况,就是亲娘也未必能护得住奴婢周全。”
    “奴婢对她是有感激的,可当年她的打骂终究是横在奴婢心中。”
    “奴婢念着她护奴婢的好,却也难以跟她亲近,所以奴婢只是将她当成后母。”
    “奴婢会给家里银子,有余力时也会替弟弟寻个好差事,替她和爹爹奉养终老,尽奴婢该尽的孝道,可是其他的,奴婢给不了,也给不起。”
    采芑说道这里,那双一直都温和的眼睛里露出些狡黠来。
    “小姐不知道,其实奴婢是有私心的。”
    “这几年奴婢都有将月俸银子留一部分给自己,剩下的才寄回家中。”
    “前段时间我爹让人捎来了口信,说是家中盖了房子,大弟已经娶了媳妇儿,小弟也在说亲,后娘嘴里依旧跟以前一样,没事骂两句奴婢没良心,逢人便说奴婢是白眼狼,可是奴婢觉得这样挺好的。”
    “奴婢做了该做的,心里安宁,可却也没有为着他们便亏了自己,让自己难受。”
    “奴婢觉得小姐也能跟奴婢一样,别为难自己。”
    “有些人处得来便亲近些,处不来便远着些,不是非要凑在一起才能过日子的。”
    苏阮听着采芑的话,看着她脸上认真之色,之前还觉得有些堵得慌的心里突然就平静了下来,她缓缓露出抹笑,“你说的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