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68章 执刀之人
    之前谢老夫人那番话,直接将她给砸蒙了。
    苏阮抬头看着祁文府,眼里满是迷惑,“祖母没怪我,那她为什么生气?”
    祁文府见她有些迟钝的样子,忍不住低笑起来。
    “或许她不是气你,只是觉得心疼。”
    苏阮微歪着头,满脸茫然:“心疼?”
    祁文府点点头,将酥奶茶朝着她推了推,放在她身前之后,这才说道:
    “无论是从那一日你大闹喜宴后谢老夫人的反应,还是她今天去曹家之后所做的事情,都能说明谢老夫人是个爱憎分明,十分睿智的人。”
    “她很清楚不管有什么理由,你父亲丧命于谢渊之手是事实,而你因他而骤失庇护,从娇弱贵女变成了满身尖刺也是事实……”
    “谢老夫人对你有愧疚,也有怜爱。”
    祁文府声音清淡,说起话来时不疾不徐。
    “你之前说过谢老夫人对你一直都很好。”
    “她收你当孙女,让你不必入谢家宗祠,准你将来替你父亲延续血脉,我听说那一日她去信阳侯府,还逼着郭家让给你了一个去女院的名额。”
    “谢老夫人让安阳王妃出面替你正名,甚至带着你出席京中宴会,替你撑腰,就是想要竭尽全力的去给你一个安稳舒适的环境,让你真正的融入京中勋贵世家之间,弥补你父亲走后,你缺失的哪一部分亲情。”
    祁文府看着苏阮。
    “苏阮,你很聪明,而且你对曹家的手段也没有错,换做是我,如果有人敢这般算计我,我恐怕做的比你还要更加狠辣一些,只是你在做这些事情之前忘了一件事情。”
    “你今年才十四岁,尚未及笄。”
    “如果是在寻常人家,你该是个天真懵懂,或许会有些小机灵小心思的孩子,但是绝不会是这般满腹算计,熟练的将谋算人心的手段好像刻进了骨子里的模样。”
    那曹家的事情,如果是寻常人遇到,哪里会想到这么多的手段?
    就算是再不满曹家算计,也最多是闹上一闹罢了,顶多回去告诉长辈让府中长辈出头,有几个会会像苏阮这样。
    从一开始在斗鸡场时,就已经想透了后面要走的每一步路,算计了所有人的反应,一环扣一环的谋算曹家,利用身边能利用的所有人,只为了将曹家和宇文宿一脚踩死,让他们无力翻身。
    祁文府看着眼前这个这个看似乖巧的女孩儿,心中也是生出几分说不出的复杂来。
    这世上没有谁生来就会这些阴谋算计的,更没有谁生来就懂得怎么去用狠辣的手段保护自己。
    要经历多少事情,受过多少磨难,才会让一个本该不谙世事的闺中少女,变成了这般缜密小翼,满心防备的模样?
    祁文府说道:
    “谢老夫人不是在气你,她只是心疼你。”
    “她想要你活的开心一些,就像是谢家其他几个女孩儿那样,学会依靠长辈,而不是事事算计,把什么都抗在自己肩上,让你自己活的那么累,那会让谢老夫人觉得更愧疚。”
    苏阮微皱着眉,隐隐有些明白祁文府的意思,却还是低声嘟囔:“可我不觉得累啊。”
    祁文府挑眉。
    苏阮抬眼说道:“我觉得这样很有意思,时时算计的确是好费心神,总能猜出别人心思有时候也没那么开心,可是总比当一个傻子,等着别人心善或者偶尔救济来得强吧。”
    “这世上又没有谁欠谁的,也没谁该去保护谁一辈子。”
    “与其靠着别人去活,让自己厉害一些,不是才能活的更自在吗?”
    苏阮声音轻轻的,可说出的话却是格外的凉薄。
    “户部的事情还没解决,谢家如今就是个香饽饽,人人都想啃上一口。”
    “与其成为待宰的鱼肉,等到刀口临头再去反抗,那我宁肯成为那个执刀之人,砍掉所有觊觎谢家的那些人的爪子,弄死了那些想弄死我的人。”
    “这样才能真正的安宁。”
    祁文府看着苏阮眉眼间的冷漠,不由微眯着眼。
    虽然她的说法没有什么问题,他也十分赞同,可是这幅心思放在一个才十四岁的女孩儿身上,却格外的违和。
    就好像……
    一个孩子的皮囊,装着一个看透世事活的特别明白的灵魂。
    苏阮说完后,就见祁文府目光古怪的看着她,下意识的皱眉:“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说错了?”
    祁文府摇摇头:“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有些熟悉。”
    “啊?”
    苏阮不解。
    什么熟悉?
    祁文府说道:“我就是觉得你说的一些话我好像在哪儿听过一样,而且苏阮,我发现你的一些小习惯跟我有些像,要不是知道你刚来京城不久,我都快要觉得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苏阮闻言脸色有些僵住。
    祁文府没留意她的不对,只是说道:“我以前在外为官的时候,曾经有段时间弄坏了肠胃,后来回京之后吃什么东西,都喜欢掰开弄碎,或者是泡在汤里茶里。”
    “虽然大夫总说这样不好,可我食不得硬食,否则便会胃痛,没想到你也这样。”
    苏阮低头看了眼被她扳碎之后,方方正正的摆在盘子里的点心,还有飘在酥奶茶里的几块,顿时头皮有些麻。
    她上一世当了祁文府将近八年的丫环,很多习惯都和祁文府像极了。
    他胃不好,苏阮便习惯了弄软食。
    他眼睛受过伤,苏阮便从不在烈阳之下看书。
    他夜里偶尔会失眠,苏阮便总会弄些艾叶放在枕下,手边永远放着他爱看的书。
    南北陈对立的时候,苏阮和祁文府因为很多事情反目成仇,她跟祁文府隔几日便会书信“对骂”一遭,甚至于为着各自的主子没少对对方下狠手,可是有些习惯早已经融进了骨子里。
    上一世没改过来,这一世也还带着。
    苏阮对上祁文府的眼睛,讪讪道:“是吗,那还真巧,我在荆南的时候饿得多了,便也习惯了这样。”
    祁文府觉得苏阮的神色有些奇怪,正想说什么,眼角余光就瞅到门边上那露出来的一截衣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