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55章 过分!
    祁郑宁派来的那几个人看着坐在地上撒泼的苏阮:“……”
    这小姑娘简直深谙碰瓷之道。
    赵正奇几个本也就是机灵的,听着苏阮的话,三人也干脆坐在地上跟着惨嚎起来。
    赵正奇抱着自己胳膊:“我的手……你们曹家也太过分了,骗了青阳不说,还出手打我们。”
    白亦捂着刚才蹭破了皮的下巴,嘤嘤道:“你们太过分了。”
    岳文摸了半天,捂着屁股:“过分!!”
    曹家人看着几个坐在地上的半大少年,顿时手足无措。
    特别是在听着苏阮口中的“宣平侯府”之后,更觉得惹出了大祸来。
    其中一人大声道:“你们别冤枉我们,我们根本就没动手……”
    “不是你们动手,难道还是我们自己打了自己吗?”
    苏阮含着泪委屈巴巴的拉着谢青阳,将他的脸朝着周围那些人,一边掐着他腰间软肉,一边扶着疼的直哆嗦不断掉眼泪的谢青阳说道:
    “你看看我弟弟的脸,看看他,你们曹家的人都这么喜欢说谎。”
    “你让大家评评理,我弟弟伤成这个样子,难道还是我们自己打的吗?”
    周围那些人来的有早有晚,而且苏阮他们几个一过来就直奔曹家大门。
    所有人都瞧着热闹,倒是没有人留意到谢青阳脸上一早就有伤。
    此时见他疼的直哭,脸上青青肿肿的,顿时有人指责道:
    “对啊,你们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这小公子脸上的伤还在呢,你们就昧着良心说话,当真是过分。”
    “你们曹家的人也太跋扈了,这么多人居然动手欺负几个孩子,我可亲眼看到你们推他们了。”
    人群里议论纷纷,突然有人说道:
    “我刚才还听到这孩子说什么一千两银子,该不会是曹家的人骗了人家钱财,被人家找上门来了之后,就仗势欺人吧?”
    曹家那些人脸色大变。
    苏阮却是说道:
    “叔叔婶婶你们不知道,我弟弟青阳平日里很是乖巧,不是在学堂读书便是跟着府中哥哥学武,从不敢做半点不该做的事情。”
    “可是曹家的人却是故意诳着他去跟他们赌斗不说,还逼着他压了一千两银子,让他输了之后脱光了衣裳在这京城里跑上一圈。”
    “青阳性子老实,哪能敌得过他们有心算计,被他们在赌斗的时候做了手脚。”
    “他们曹家赢了之后就逼着我弟弟拿钱,还要他跪下磕头跟他们求饶,可是我宣平侯府是什么人家?”
    “我弟弟是府中嫡子,他若是真磕了头脱了衣裳,他这辈子就算是全毁了。”
    苏阮抹了抹眼睛,本想抹出点眼泪博个同情,可干嚎了半晌嗓子都快劈了,居然没憋出泪来。
    她有些遗憾的做势擦了擦眼睛,像是强忍着眼泪似的,声音沙哑道:
    “我无意间知道此事,怕我弟弟被人坑害,所以急急赶了过去。”
    “我原想着若是我弟弟真的输了,我宣平侯府定然不会做那赖账之人,大不了我替他磕头赔罪就是。”
    “可谁曾想到我去了之后,才发现曹家的人在赌斗的时候做了手脚,不仅作弊坑我谢家,还设局害我弟弟。”
    苏阮声音里满是愤慨。
    “我当场揭穿了他们,让他们重新赌了一次,可谁曾想他们输了之后就直接跑了,大家替我评评理,这世上哪有他们这样做事的人,先是设局害我弟弟,毁我宣平侯府根基,如今输了就想逃走不认账?”
    “我宣平侯府以战功立世,府中之人个个皆是忠勇,今日我若没有去,他们曹家就这么害了我弟弟,毁了宣平侯府清名,我怎能善罢甘休?”
    苏阮停了停,见周围人都是露出愤然之色,这才继续:
    “我带着弟弟上门,不过就是想要跟曹家讨一个说法,可是他们不理不问不说,还动手伤人,将我弟弟几人打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这般行事,分明就是欺我宣平侯府无人,仗着曹家地位尊崇,朝中有贵妃、皇子仰仗,便不将我们这些为国征战,血染沙场的将士亲眷放在眼中。”
    “我今日如果就此离去,我宣平侯府往后还怎么在京中立足?!那些皇亲权戚是不是人人都能这般折辱武将家中之人?!”
    苏阮说完之后,用力掐了谢青阳一下。
    谢青阳顿时没忍住,呜咽一声哭出声来。
    “曹家……过分……”
    呜呜呜,别掐了,我好疼……
    赵正奇三人见状也都是委屈起来,好像真被人欺负了一样,干脆红着眼圈坐在地上哭嚎着叫疼。
    周围的人瞧着曹家的人居然把人都给欺负哭了,都是心生愤然。
    一边是几个看上去狼狈至极、哭得好不可怜的半大少年,一边是看着凶神恶煞、牛高马壮的曹家门房,所有人的心瞬间就偏了。
    曹雄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幅场面。
    他只觉得心头一慌,尚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前那个脸上沾着血迹,瘦瘦小小的少年扯着嗓子说道:
    “曹家这么欺负人,不就是仗着宫中有人吗,我就不信你们有错在前,宫中的娘娘和殿下还要护着你们。”
    “你们今日不给我们个说法,说清楚为什么要坑害我弟弟,害我们谢家忠勇之名,我这就去闯宫门、告御状,让皇上来替我们评评理!”
    曹雄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撞在门上。
    眼瞅着那人说完话后,拉着坐在地上那个鼻青脸肿的少年就要起身。
    曹雄连忙大步走出去,急声道:“慢着!”
    苏阮手中并没用劲,扭头看着大门的方向,而门外那些围观的人也都纷纷看了过去,就见到曹家那些门房的人直接低头道:“老爷……”
    苏阮大声道:“你就是曹大人?”
    曹雄还没来得及的说话,她就直接继续道:“就是你让你们府上的人拦着我们,还打伤了我弟弟?!”
    “你胡说!”
    那门房的人顿时大惊,急声道:“老爷,您别听他们胡说,我们根本就没有伤他们,是他们自己跌倒的,我们没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