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48章 作弊
    “不行!”
    曹禺听着说要检查金羽,顿时脱口而出。
    苏阮微侧着头:“为什么?”
    “曹公子不是说你未曾作弊,是我污蔑你吗,那你为什么不敢让我等查验?”
    “你那斗鸡从离开斗鸡台到现在都没有人碰过,它身上有没有做手脚,让人一看便知,曹公子不肯让我们看,是你心虚了?”
    曹禺感受到周围那些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他身上,眼底满是怀疑,他顿时声色内荏的说道:
    “斗鸡台上的事情斗鸡台上解决,现在已经比斗结束了,我凭什么让你检查金羽?”
    “你是谢家的人,你定然偏帮谢青阳,谁知道到时候你会做什么手脚来嫁祸给我?”
    赵正奇连忙大声道:“那我来验。”
    白亦和岳文也是开口:“我们也可以。”
    曹禺却是一口回绝:“你们跟谢青阳也是一伙的!”
    苏阮站在台上,随手将大黑袍的尸体扔在地上,似笑非笑的说道:
    “曹公子,你说我是谢家的人,他们几个也跟青阳交好,那让聚轩楼的人来验可行?再不济,看台上还有这么多人。”
    “你要是怕我们都不公正,那不如你随便在看台上找几个人出来,让他们来验如何?”
    “如果那金羽没有问题,这场赌斗我谢家输的心服口服,一千两银子双手奉上,谢青阳与你的恩怨也由得你解决,别说让他脱光了衣裳在聚轩楼外跑一圈,就是绕着皇宫跑一圈都行。”
    “可如果你在比斗当中作假,用旁门左道来坑我谢家的人,故意陷害谢青阳,那我宣平侯府也绝不是好欺负的。”
    “我定会拿着这赌约,拎着那大黑袍的尸体,直接上你曹家门口,去好生问问曹大人。”
    “你们曹家纵容你如此陷害我谢家之人,甚至故意诱我幼弟与你对赌出面设局,毁他名声前程,坏我宣平侯府世代清誉到底是存了什么心思?!”
    苏阮说道后来时,脸色已经沉了下来,那双眼里更满是冷厉之色。
    曹禺脸色瞬间苍白,刚才还嚣张的眸子里全是慌乱之色,大声道:“我懒得跟你扯,你们不愿意认账就算了,我们走!”
    “砰!”
    苏阮一脚踹翻了不远处搭着的木架子,顿时传来一声巨响。
    “想走?”
    “谢青阳!”
    谢青阳听着苏阮的声音,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跟人心有灵犀过,他连忙就朝着曹禺他们那边跑了过去,而赵正奇三人见状也都是纷纷上前。
    谢青阳之前被苏阮打了,一是因为没防备着苏阮会出手,二也是苏阮本就用的都是“下三流”的手段,压着他麻筋先撞的他头晕目眩,让他根本就反抗不了。
    可这会儿对付曹禺一个比他还瘦小无力的弱鸡时,却是完全没问题。
    谢青阳一把抓着曹禺的胳膊,抬脚就踹在他腿腕上,然后自学成才的照着苏阮之前打他的办法,一脚踩在摔倒在地上的曹禺腿上的麻筋上,顿时让曹禺疼的惨叫出声,还丝毫动弹不得。
    赵正奇三人则是各自抓了一个,剩下的几人也被聚轩楼赶过来的人拦在了里面。
    那几人怒声道:“你们干什么?你们居然敢拦我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聚轩楼领头的是个中年男人,闻言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管是谁,来了这聚轩楼,就要守我聚轩楼的规矩。”
    “今儿个的事情如果不弄清楚,旁人还说我们聚轩楼的场子不干净,往后还有谁敢过来?”
    那人说完之后,就直接手一挥:
    “来人,请这几位公子回去。”
    聚轩楼的人齐刷刷的上前,里头正有之前守在门帘外面的那几个精壮大汉。
    他们也不动手,只是就那么往那一杵,步步上前时,逼得那几个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公子哥一步步的后退,最后竟是被逼得退回了原处。
    谢青阳脚下踩着曹禺的腿用力一碾,见他惨叫,这才咬牙道:“曹禺,你跑什么?刚才不是还逼着让我下跪磕头吗?”
    曹禺脸色惨白,疼的说不出话来。
    苏阮看了谢青阳一眼:“别弄残了。”
    谢青阳顿了顿,脚下松开了一些。
    苏阮见状后这才放下心来,然后转头对着聚轩楼的那个中年男人说道:
    “今天的事情本不算大事,可是曹家之人设局坑害我弟弟,不管为了我宣平侯府的名声,还是你们聚轩楼的清白,还烦请你们将金羽带过来查验,否则旁人还以为我们联手污蔑曹家。”
    那人点点头:“谢公子放心,这是自然。”
    后面有人将之前抱到一旁去的金羽带了过来。
    曹禺见状之后,顿时用力挣扎起来,张嘴想要说话,谢青阳抬脚就踢在他嘴上,顿时将他的话打了回去。
    “安静点!”
    谢青阳瞪了他一眼。
    苏阮为了避嫌,也没有上前去碰那只鸡,只是将查验的事情全部交给了聚轩楼的人。
    聚轩楼的那个中年男人接过金羽之后,直接就将它爪子弄了开来,就见到那鸡爪上面绑着指节长短的尖刃,而鸡嘴的嘴喙上也根本就不是原本的鸡喙。
    他不由皱眉,直接凑近了之后仔细去看,这才发现那鸡嘴上竟然也是同样的铁片,最前面极为锋利,而尾端却像是已经长进了骨头里面。
    上面上了色后,和原本的鸡嘴极为相似。
    若不是凑得这么近,根本就不可能察觉。
    那人直接说道:“曹公子这只金羽身上装了鳞刃,嘴喙也做了手脚。”
    看台之上瞬间哗然出声。
    “居然真的做了手脚?”
    “你们看,那鸡爪上面有削尖的铁片,那嘴怕也不是寻常的。”
    “难怪了,之前赵公子那大黑袍看着那么凶悍,都能比得上往年的鸡王了,我就说怎么就这么容易败在一只普通的斗鸡身上,而且居然还被活活咬死了,感情是作弊。”
    “这曹家公子也太无耻了些,亏得我刚才还觉得谢家的人狡赖,感情他这从头到尾都在坑人家呢!”
    “真是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