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46章 后悔
    谢青阳被苏阮的话砸的头晕眼花,心中慌乱之下,原本梗着的脖子也是垂了下来。
    旁边赵正奇三人也是面露惧色。
    他们平日里虽然爱胡闹,可却不是真的傻子。
    如果苏阮刚才说的这些都是真的,那么曹禺这一次跟谢青阳的赌斗就绝不会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里面不仅仅掺合了曹家,谢家,还有那四皇子和他们身后的蕙贵妃以及富家,而会因此受到牵连的更是无数。
    如果刚才苏阮没有出现,谢青阳真的答应了曹禺的条件,而他们又输了,那……
    几人想到后果,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赵正奇小脸微白:“那现在怎么办?”
    “凉拌。”
    苏阮朝着下面看了一眼。
    聚轩楼的人宣布曹禺获胜之后,曹禺几人已经下了看台,那样子怕是要谢青阳当场履行赌约。
    她刚才言语讥讽了曹家,又故意刺激了曹禺。
    他们今天目的达不成,恐怕是想要让谢青阳丢丑来出气。
    苏阮抬脚踢了谢青阳一下:“还趴着做什么?等着别人嘲讽你堂堂谢家六公子敢做不敢当?”
    “我……”
    谢青阳脸上肿了起来,却依旧能看得出他慌乱,眼里之前被揍时掉的泪花子还挂在脸上。
    苏阮一眼就看出谢青阳是怂了,直接开口冷嘲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刚才那气势汹汹说着关我屁事,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豪气哪儿去了?”
    “既然立了赌约,输了便要履行。”
    “起来,跟我下去,别给你们谢家丢人现眼。”
    谢青阳是不想下去的,甚至想要跑路,可是苏阮一番话说的他根本就躲不开来。
    被苏阮踢了一下后,他含着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扯着袖子原是想要擦眼泪,谁知道碰到了脸,却是疼的直哆嗦。
    赵正奇连忙递了帕子上前,让谢青阳擦干净鼻血,又替他拍了拍衣裳,几人这才跟在苏阮身后,从看台上下去。
    斗鸡台边上,曹禺几人已经站在了那里。
    见到苏阮几人出现时,曹禺开口讽刺道:“哟,你还知道下来呢,我还以为你今儿个要当逃兵了,怎么的,输了就不敢见人了?”
    他说话间这才留意到谢青阳那张肿的有些不像话的脸,明显是被人打过了,而且他身上还溅着一些血迹,衣裳更是皱巴巴的,整个人看起来跟霜打的茄子一样,眼圈红红的。
    曹禺先是惊了一下,下一瞬反应过来谢青阳怕是被他那个哥哥给揍了,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谢青阳,你这样子该不会是输了就哭鼻子了吧?真可怜……”
    他装模做样的摇摇头,见谢青阳气得眼睛都鼓了起来,这才朝着苏阮跋扈道:
    “这位谢公子,谢青阳虽然输了银子,可你也别动手打人啊,这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们在外面动手多丢人,等回去关上门后再好好教训就是了。”
    旁边几人跟着起哄:
    “就是啊,不过是一千两银子,干什么动手?”
    “对啊,瞧瞧谢小六哭得多可怜,啧啧,眼睛都红了……”
    谢青阳气得想要破口大骂,苏阮却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谢青阳嘴里的话顿时一噎,然后乖乖的闭嘴。
    苏阮抬眼看着曹禺几人,眼神凉飕飕的:“一千两银子对于曹家来说,的确是指缝里流出来的,随随便便无人在意,可对于宣平侯府来说却是大数目。”
    “谢青阳无端与人赌斗,牵连府中,我教训他那是兄长之责,轮得到你们置喙?”
    那边几人顿时噎住。
    曹禺见苏阮又拿银子说事,顿时阴沉着脸:
    “谢公子何必呈口舌之快?谢青阳输了就是输了,不管多少银子都是他自己同意的,眼下赌斗已经结束了,他是不是也该履行之前答应的约定了?”
    谢青阳几人都是一僵,一千两银子,他们哪里拿得出来,更何况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曹禺冷声道:“今儿个虽然立了赌约,可我和谢青阳也算得上是朋友,我也就不为难他了,让他脱了衣裳在聚轩楼外跑一圈就是,给大家逗个乐子。”
    谢青阳脸上瞬间失了血色。
    赵正奇三人也是紧紧握着拳心。
    赵正奇说道:“曹禺,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别太过分了。”
    白亦也是冷着脸:“青阳是谢家人,你当真要这么不留情面?”
    “情面?”
    曹禺嗤笑了一声:“我跟他有什么情面好留的,不是他说的吗,谁要是输了就脱了衣裳在京城里跑一圈,我可是对他留了情面了,只是让他在这聚轩楼外面走一圈。”
    他看着谢青阳,满脸嘲讽。
    “怎么,谢六公子刚才还叫唤的那么厉害,这会儿就怂了?”
    “你要是真不敢的话,就在这里当着大家的面,给我磕三个响头大喊三声谢青阳是孬种,以后见着我就绕道走,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周围的人闻言都是看向谢青阳。
    “这不错,我还没瞧过光着身子在外跑的。”
    “哈哈哈,也不知道这谢公子的屁股有没有南风楼里的小倌儿白。”
    “嘁,可别瞎说,人是世家公子哥儿呢,小心人收拾你。”
    “怕什么,这赌约可是他自己立的,要不想脱就磕头自认孬种呗……”
    看台上一片哄笑声。
    谢青阳被所有人看着,只觉得如芒在背,紧咬着牙时整个人浑身发冷,他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后悔过自己所做的事情,更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后悔自己那随口所放的豪言。
    如果他听了苏阮的话,没有来斗鸡台,就会惹出这种祸事来。
    如果他之前小心一些,不被曹禺激将不答应他的那些话,他也不会落到这种境地。
    谢青阳下意识的看向苏阮,却见苏阮脸色冷漠,半点没有帮他出头或是替他回寰的打算,他眼里顿时生了湿意,紧紧咬着嘴唇。
    对面曹禺叫嚣:
    “怎么,谢青阳,你该不会是要反悔吧?”
    “之前是谁指天发誓的说谢家家风清正,从不做出尔反尔之事的?难不成转眼就要自打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