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32章 臭美
    吴氏颤抖着嘴唇:“你选的路满是荆棘,一个不慎便会浑身是伤,而且你一旦走进去就没了回头的机会,你知不知道?”
    谢锦月抬头看她:“我知道,可我不后悔。”
    吴氏顿时落泪,指着她气声道:“你既然都已经有了决定,还如此决绝,那你又来跪我做什么?”
    谢锦月抬头看着她:“我不想让母亲难受,也想让您支持我,因为您是我最在意的人。”
    “你……”
    吴氏看着自家女儿眼中的坚毅和不悔,看着她跪在那里直直的看着她不肯服软的模样,只觉得心被揪紧,忍不住狠狠闭眼一甩袖子。
    “你休想!”
    “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就算跪断了腿我也不会同意的!”
    吴氏直接转身大步朝着房中走去,半眼也没去看谢锦月,而原本站在廊下的谢勤看了院中的小女儿一眼,也跟了进去,就见到吴氏坐在桌前流泪。
    谢勤上前,伸手圈着她的肩膀说道:“别哭了。”
    “锦月性子向来要强,外间又还冷着,她这般跪着会伤了腿的。”
    “母亲的话锦月也与我说了,我觉得母亲说的有道理,她既然一心想去,那便让她去试试,如果真的不行,也还有我……”
    “你闭嘴!”
    吴氏红着眼狠狠推开了他,瞪着他大声道:“你懂什么?!她若是真被千夫所指,你能护得住她吗?你们男人做错了还有退路,可她呢?她到时候该怎么办?”
    吴氏边哭边说:
    “我是不会同意的,她要跪就跪着好了,反正母亲向着她,你也向着她,她翅膀硬了也用不着听我的话,让她去跟着你们好了!”
    “正宜……”
    谢勤向来肃然的脸上生出丝无奈来,想要劝说。
    可吴氏却是根本就不想跟他说话,直接扭身站起来便出了厅内,朝着卧房走去。
    谢勤连忙跟上去,嘴里刚叫了一声“正宜”,就见到那房门“砰”的一声被甩上,险些夹到了他的鼻子。
    谢勤:“……”
    他和吴氏成婚多年,夫妻和睦,还从来没被她这般使过性子,更是头一次被关在了卧房门外。
    谢勤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听着房门传来的哭声,又扭头看了眼跪在院子里不肯起身的谢锦月,眉心紧紧皱着简直快要能夹死苍蝇。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
    苏阮回了跨院之后,就拿到了祁文府托人送来的书。
    听着说是之前从她着借的,她还懵了一会儿,她几时给祁文府借书了?
    直到后来在书里翻出夹在里面的信封时,苏阮才反应过来,祁文府让人过来还书,而不是直接送信,应该是怕误了她名声。
    她拿着信抖了抖,又翻了翻书,忍不住“噗哧”笑出声。
    当了那么多年的苏大人,倒忘了她现在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家家怎么能随便跟男子私下通信?
    “小姐笑什么?”澄儿好奇。
    苏阮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想起个有趣的事儿。”她随口敷衍过去,“对了,我刚才拿回来的那个食盒里装着些点心,应该还热着,你跟采芑分分。”
    澄儿眼睛一亮,脆生生的应了下来,就连忙跑了出去。
    苏阮笑了笑,这才拆开手里的信看了起来。
    信上字迹无比熟悉,她上一世好多次练字时都是照着这笔字迹来临摹的。
    她拿着信纸在鼻尖轻嗅了嗅,果然在上头闻到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气。
    苏阮忍不住“啧”了一声,撇撇嘴:“还是这么臭美。”
    一个大男人,爱照镜子也就罢了,书本纸页还总是弄的香喷喷的。
    苏阮扯扯嘴角腹诽了几句,这才翻开信纸看起来。
    祁文府写的东西并不多,许是担心被旁人瞧见,所以他只是简单说了一句宇文延和宇文良郴在宫中对峙,而他奉诏入宫作证,宇文良郴被送进大理寺的事情。
    信后他写了句,外间混乱,让她留意有人狗急跳墙,旁的便什么都没再说,可苏阮却还是从他的心中瞧出了不少东西来。
    祁文府那厮蔫儿坏,入宫作证定不可能帮着宇文延去对付瑞王府,可宇文良郴依旧入狱,怕是他在其中挖了坑。
    他那人挖坑向来会将自己拔出来,而且那种情况下,双方都在,又在明宣帝面前,他无论偏帮任何一方都会把自己拖进泥沼里,不仅得罪了另外一边,还极有可能让明宣帝以为他心有偏颇。
    可如果两边都不帮,独善其身,却又会让人觉得他胆小怕事,不堪大用。
    那种情况下,想要脱身,又不招惹麻烦,就只有一种办法,就是两个一起坑,还要坑的不留痕迹。
    所以宇文良郴被罚,宇文延看似无事,可实际上却绝对好不到哪里去,否则祁文府也不会在信末提醒她,让她小心有人狗急跳墙。
    苏阮手中摩挲着信纸,若有所思。
    那宇文良郴是瑞王的命根子,他被打入大牢,瑞王府和二皇子可以说是结下了死仇。
    祁文府提心她小心二皇子,却又没让她留意瑞王,所以说……
    瑞王是和祁文府联手了?
    苏阮放下信纸,皱眉轻咬着拇指的指甲,低声喃喃:“明宣帝性情优柔寡断,于朝政之事更是不够果决,每每行事时更总想以权衡之术平衡众人之势。”
    “瑞王如果真和祁文府联手,他们定然是要置宇文延于死地的,可是明宣帝那边肯吗……”
    苏阮咬着指甲,秀气的眉毛皱起来。
    她如今的年岁和身份,对于探听外界的事情实在太过不便。
    “小姐。”
    外头帘子被人掀开,采芑走了进来。
    苏阮神色不变,只是扭头看着门前问道:“怎么了?”
    采芑说道:“三小姐来了。”
    谢锦云?
    苏阮有些诧异:“快让她进来。”
    采芑出去片刻,苏阮刚将桌上的信纸折好收起,外头谢锦云就已经快步走了进来。
    她穿着粉色袄裙,眼睛红肿,瞧着像是刚哭过的。
    苏阮心中一惊,连忙起身:“三姐,你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