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31章 争执
    吴氏大声说道:
    “那武院中都是男子,锦月一个女儿家去像什么话,若叫人知道了她还有什么名声?更何况她马上就要及笄,她若真去了武院,她的亲事怎么办,到时候那些流言蜚语就能压死她。”
    “这件事情绝不可以,我绝不同意!!”
    谢锦月脸上的笑猛的就僵在了脸上,她竟是忘了她母亲也在。
    她扭头看向谢老夫人。
    谢老夫人对着她说道:“锦月,你先出去。”
    “祖母……”
    “没事,去吧。”
    谢锦月迟疑了片刻,这才低声道:“那祖母,母亲,我先回去。”
    谢锦月朝着两人行了礼,有些忧心忡忡的退了出去。
    等她走后,吴氏便忍不住急声道:“母亲,您怎能纵着锦月行事?”
    “她年纪小不知事,不懂天高地厚胡闹也就算了,可是您怎能也向着她?您之前明明答应过儿媳锦月和方家的事情,如今怎能让她去武院?”
    谢老夫人看着她:“你在怨我?”
    吴氏脸上急色一僵,见谢老夫人皱眉的样子,心中一凛,连忙低声道:“儿媳不敢。”
    吴氏嫁人多年,谢老夫人待她不薄,不仅从未曾苛待过她半分,更未曾拿其他世家大族里婆婆拾掇媳妇儿的那些规矩来压过她。
    府中原本是二房当家,可自从沈氏走后,婆婆就将管家的事情交给了她。
    哪怕大嫂心中不满,处处找茬,可婆婆却一直都信任她,府中大小事务全由她经手不说,更从未曾查过府中账务,对于三房的事情更是极少过问。
    吴氏娘家也有姐妹,闺中更有密友,她们嫁人之后所过的日子她也曾听过,无不是婆婆磋磨,妯娌不和,夫妻不顺,为着点琐事便能闹的天翻地覆,可她却从没有经历过那些。
    她在府中夫妻恩爱,儿女孝顺,婆媳和睦。
    她绝不是那些人中嫁的最高的,可说一句过的最好的却半点都不为过,平日里小聚之时,谁不羡慕她?
    吴氏是打从心底敬爱这个婆婆的,此时见她沉着脸,连忙蹲身说道:“母亲,儿媳只是一时情急,绝无怨怪之意,还请母亲恕罪…”
    谢老夫人见状叹气,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锦月的母亲,所思所想无非是为了她的将来。”
    “你替她寻良配,百般为她筹谋,为的无非是想要她安安稳稳的嫁人,想要她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
    “为娘的,一颗心所思所想全是儿女,我怎能不明白?”
    吴氏听着谢老夫人的话,蓦的就红了眼眶:“母亲……”
    谢老夫人拍拍她的手:“我知道你想要替锦月安排好一切,可是正宜,你可有想过你认为最好的东西,未必就是她想要的。”
    “若是锦云,你替她安排婚事,让她与方家定亲,我绝无二话,她性子软心思也浅,嫁人之后定能安守后宅讨得夫君喜欢,有谢家在后照拂,也绝对无人敢欺辱于她,可是锦月不同。”
    “锦月性子要强,又桀骜难驯,生来一副傲骨。”
    “你若强逼着她嫁人,先不说你所寻的夫家是否能忍受如她这般性情的女子,就算看在谢家的颜面上忍了下来,表面和顺,可暗地里谁知道会怎么看待她?”
    “想要让她如其他女子那样以夫为天,就只能让她低头,让她去学着女子谦顺乖巧。”
    “可这对她来说,无异于是折了她的骨头,断了她手脚,你忍心吗?”
    吴氏紧抿着嘴唇,声音沙哑道:“我不忍心,可是母亲,这世道对女子本就艰难,特立独行只会被千夫所指。”
    谢老夫人看着她:“那也是她自己求来的,更何况如锦月所说,弱者才惧流言,强者谁敢指摘?”
    吴氏激动道:“可她若成不了强者,闯不出来,她将来该怎么办?”
    谢老夫人抿抿唇:“你都没让她去闯,没让她去试,你又怎么知道她不可以?”
    ……
    吴氏从锦堂院里出来的时候,耳边还响着谢老夫人的话。
    她说锦月从小要强,更是认准一件事情就绝不回头。
    你能逼着她低头,困住她脚步,那是因为你是她母亲,她不愿违拗于你。
    可若是有朝一日她真的依照你所要求的,过了你让她过的生活,却根本就不快乐,甚至日日不得欢颜,她到时候只会恨上今**她放弃了她自己想要的生活的人。
    吴氏心中满满都是苦涩,领着丫头回了自己院子里,远远的就看到有一道身影跪在门前。
    外间冰天雪地的,那身影却是跪的笔直。
    吴氏顿了顿,上前:“你跪在这里做什么?”
    谢锦月低声道:“我辜负了母亲心意,让母亲难受,是我不孝。”
    她一句话,让吴氏红了眼圈。
    “你还知道你不孝?我费心为你筹谋,处处为你思量,可你呢,你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听我的话吗?”
    谢锦月低声道:“母亲,我也想,可我做不到。”
    “我不想一生都困于后宅,去和旁的女子一样将心思用在一个男人身上。”
    “父亲待您好,对您一心一意,可是这世间又有几个男子如父亲一样,若将来我夫君娶妻纳妾,身边莺莺燕燕,母亲,我的性子是忍不下的。”
    “我知道您替我安排的是极好的人家,可那真的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谢锦月说道:“我想去武院学习,我想和二哥他们一样能为自己做主,我不想依附任何人活着,而且我也能替谢家光耀门楣,我也替您请封诰命……”
    “闭嘴!!”
    吴氏红了眼睛,声音嘶哑道:
    “你口口声声说着你不想,你不愿,可你想没想过你要为了你想要的这些付出些什么?”
    “你如果真的入了武院走上这条路后,你就再也没了回头之路,将来就算跌得头破血流,摔得满身是伤,也没人会同情怜悯,世人只会指着你说。”
    “看,就是这个女子,她不守妇道,不尊妇德,妄图去做不该做的事情。”
    “人人都只会笑你自不量力,笑你活该如此,到时候那些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