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30章 不后悔!
    “祖母,我……”
    谢锦月脸色发白。
    谢老夫人却没留情,继续说道:“战场之上,瞬息万变,你若只是小兵也就罢了,有勇便已足够,死一人碍不着旁人,可你若是为将为帅,领三军之首,稍有不慎,葬送的便是你身后那万千将士的性命。”
    “你说你想征战沙场,可你除了一身功夫什么都不懂。”
    “仅凭匹夫之勇,你能拼得过千军万马,能敌得过沙场血戮?还是你刚才说所的建功立业,只是想要成为军中悍卒,做那骁勇之兵为人驱使而已?”
    谢锦月被谢老夫人毫不留情的话打击体无完肤。
    谢老夫人的话不可谓不扎心,将她刚才的那些骄傲撕的干干净净。
    她想要辩驳,却是说不出话来,有些无力的咬着嘴唇,满脸苍白,就连方才还毫无畏惧的气势也被折了大半,那挺直的背脊也好像被谢老夫人话中之意压弯了下来。
    吴氏却是微松了下来,她还真怕自家这个婆婆会同意了谢锦月的胡闹,只是还没等她彻底放下心中那口气,就听到谢老夫人转声道:
    “怎么,只是与你说几句实话,你便受不住了?”
    谢老夫人声音冷沉:
    “你可知道战场之上有多残酷,尸山遍野,满目猩红,上一刻还与你言笑晏晏之人,说不定下一刻便会死在你眼前,上一刻眼见胜利在望,说不定下一瞬就能兵败山倒。”
    “两军交战,无论胜败,你脚下都是踩着袍泽枯骨,你手中都染满鲜血性命。”
    “你所护着的,是你身后百姓、家中亲人,可你所斩杀的,焉知他们不是良善之辈,家中亦有妻儿老小。”
    “你之于大陈,或许是英雄是将军,可之于他国,却是杀人如麻狠毒无情的魔头。”
    “一战可死千万人,那里面有敌军,有袍泽,有百姓,有无辜之人。”
    “男儿尚且会因那血腥噩梦连连,更何况女子本就心肠柔软。”
    谢老夫人虽未起身,可身上却猛的摄出逼人气势,一双眼更是凌冽至极。
    “谢锦月,你若承受不了这些,那你倒不如好生呆在后宅,从了你母亲之言,寻一良配嫁过去与夫君琴瑟和谐,有谢家在后照拂,有你父亲从旁护佑,定能保你一生平安喜乐。”
    “否则你就算能进入军中,也只会一事无成,甚至会拖累他人,成为累赘!”
    谢锦月被谢老夫人的话说的脸色更白,看着谢老夫人眼底逼视,她原本有些动摇的眼中却是突然生出炙烈来。
    她猛的挺直了背脊,松开了拳心,望着谢老夫人一字一句道:
    “我不!”
    谢锦月眼中燃烧着熊熊烈火,让得她那张本只是秀气的脸也仿佛染上了光泽。
    “祖母说的,我是不懂。”
    “我不懂行军布阵,我不懂战场征伐,我不懂军中之事,可我可以去学。”
    “自古为将者万事可缺,唯勇不可少。”
    “我是不懂祖母说的那些,可我有勇,悍将亦是将,只要祖母肯给我机会,肯让我去学,我定然不会比任何人差!”
    谢老夫人沉声道:“那你可知女子从军艰难,男儿只需付出悍勇,女子却要忍受更多,旁人付出三分便能得到回报,可你哪怕付出十分,也可能依旧被人看轻,只因为你不是男子。”
    “而且你一旦离开了谢家,你便不再是谢家四小姐,只是军中之人,无论是你二伯,你大哥、二哥,还是你父亲,都不能再为你出头,否则便会落人话柄。”
    “到时流言蜚语,他人议论,甚至军中欺压,都只有你一人承担,你能承受得住吗?”
    谢锦月紧紧握拳:“我不要他们替我出头。”
    “我既然走了这条路,就知道会遇到什么,我做十分不行,就十二分,若还不行,就双倍、三倍!”
    “军中论功册封,以武服人,只要我肯,我就定然能有出头之日。”
    谢锦月说话时目光坚毅:“至于他人议论,与我何干。”
    “我弱时,自然人人可欺,人人能以女子身份攻讦于我,可若我足够强,强到他们谁也不及之时,到时谁敢议论我半句?!”
    谢老夫人看着她锋芒毕露的眼,看着她身上一往无前的气势,眸中缓缓染上笑意:“不后悔?”
    “不后悔!”
    “哪怕撞的头破血流?”
    “哪怕撞的头破血流!”
    谢老夫人看着孙女儿如松柏挺拔,虽稚嫩却坚韧的模样,笑意不断扩大,半晌后才抚掌说道:“好,这才是我谢家的姑娘!”
    谢锦月神色微怔,就听到谢老夫人开口说道:
    “你既有这般心思,有这毅力,祖母自然没有不成全的道理。”
    “我与三青武院的院长贺泉有几分交情,等到年后,你便和你二哥一起去三青武院修学。”
    谢锦月闻言先是震惊,继而不信,最后才是露出兴奋之色。
    她强压着惊喜,向来冷淡的脸上浮现激动的红晕,一双眼瞪得大大的,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祖母说的是真的?!我真能去三青武院?!”
    谢老夫人说道:“我几时骗过你?”
    “只是有一点,贺泉那里的规矩是从不收女弟子,自然也不能为你一人破例,所以你不能正式入武院,只能以侍从的名义跟在贺泉身旁。”
    “他答应我会尽力教你,至于你能学得多少,就全看你自己了。”
    “这样你可愿意?”
    谢锦月此时脑子里跟炸了烟花似的,只觉得快要高兴的晕过去,哪还计较什么侍从不侍从的。
    她竭力想要稳重,却依旧忍不住咧着嘴露出个大大的笑来,大声道:
    “我愿意!”
    “谢谢祖母,我定会好生跟着贺先生学习,绝不给祖母丢脸!!”
    谢老夫人看着她这幅喜形于色的样子,也是忍不住笑起来。
    吴氏却是大惊失色,万万没想到谢老夫人不仅不帮她劝着谢锦月,约束着她,反而还纵着她去武院学习。
    她顿时顾不得往日对婆婆的尊敬,急声道:“母亲,这绝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