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26章 仙女
    只见得圆桌之上摆着个红色彩纹的平底漆鼎,揭开盖子后,就露出里面还冒着热气的点心来。
    那一个个看着圆溜溜的点心颜色各异,每一个都只有婴儿拳头大小,被人用巧手捏出了各种形状来,每一个都十分灵动。
    谢老夫人不知不觉的就靠近了过来,眼神落在最边上一个巴掌大的小人儿模样的面点上,瞧着那隐约眼熟的样子,面露惊讶道:“这是青珩?”
    苏阮抿着嘴轻笑:“不是。”
    “怎么会不是,这眉眼分明就是青珩……”
    谢老夫人捏着那小娃娃瞧着,嘀咕道。
    面团娃娃被做的十分好看,圆乎乎的身材,配着一张眉毛倒竖着的脸,那神态像极了平日里总爱板着脸的谢青珩。
    苏阮扶着谢老夫人坐下,这才说道:“祖母您再瞧瞧。”
    谢老夫人见苏阮说的肯定,这才又仔细瞧着手里的面娃娃,这才注意到这娃娃身上穿着一袭青色官袍,胸前隐约见着是麒麟的图案,腰间束着的是官带,上面还挂着个浅褐色的哨子。
    谢青珩还未入仕,断然不可能穿什么官袍,而朝中也只有一品武官,才能穿胸前绣着麒麟图纹,腰间束着走兽玉带的官袍,
    “这是……”
    谢老夫人握着那面团儿时,猛的抬头。
    苏阮在旁轻声道:“我之前曾经听二姐和五姐她们说起过祖父的事情,听说祖父当年身为武将,以战功带着谢家由伯进爵,成了宣平侯。”
    “安山一战时,祖父曾以驯养的野鹰为信使,带着急行军突袭魏军,大败南魏得大胜归来,回京之后便被特赐一品荣禄大夫,人人称羡。”
    苏阮声音清脆,说起老宣平侯的往事时,眼中带着几丝濡慕。
    “我虽然无缘见过祖父真容,不过祖母之前说过好些次,说大哥的样貌最是像祖父了,所以我就照着大哥的模样捏了一个面团娃娃出来,祖母瞧瞧像不像?”
    像……怎么不像……
    谢老夫人瞧着那面团娃娃倒竖着的眉眼,仿佛瞧见了那个一言不合便吹胡子瞪眼的傻大个,嘴里总嚷嚷着她行事不合规矩,然后掉过头来便替她收拾烂摊子,声音不由有些喑哑。
    “像什么,你祖父可不像青珩老是板着个脸,他啊最喜欢笑了,每次一笑,这京里头的小姑娘都恨不得能扑到他身上去,招蜂引蝶的厉害。”
    苏阮听着老太太嘴硬,也没拆穿。
    她还记得上一世她和谢老夫人关系亲近起来之后,谢老夫人曾经跟她说起过老宣平侯的事情。
    说他怎么不讲道理,说他长得多俊,说他总是喜欢皱着眉头教训她,转过头来又来哄着她。
    谢老夫人其实并不是老宣平侯的原配,老侯爷的原配是年少时便定下的官家小姐,只是还没过门就早早去了。
    那时候陈国不像现在这么安稳,四处来犯,形势岌岌可危,老侯爷要出征,谢家又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怕他在外打仗丢了命让谢家断了香火,便急急的寻了个家世清苦,自愿入府的女子抬回了府中让他留子嗣。
    老侯爷不愿,他母亲也不说话,就一个劲的掉眼泪,最后他妥协了跟那女子有了夫妻之实,然后便被急召前往战场,三个月后京中来讯说那女子有了孩子。
    老侯爷是想着回京之后给她名分,可谁知道他这一场仗一打就是三年。
    途中几次遇险,有一次更是落了陷阱人人都说他死了,大陈军队眼看着节节败退,宫中更有消息说皇上要对谢家降旨落罪,那替他生了孩子的女人惊吓之下,直接扔了孩子跑了。
    谢老侯爷侥幸活了下来,等赢了战事,得胜归来时,长子已经将近四岁,而他也被进爵封了侯。
    谢老夫人和老侯爷的相遇就是在那场战事里,谢老夫人救了他,留他在寨子里养了半个月的伤,然后带着寨子里的人走水路帮着谢老侯爷回了军中,后又帮着他杀敌。
    据说谢老夫人刚开始时,跟老侯爷没什么儿女私情。
    两人当着关公爷的面拜了把子认了兄弟,谢老夫人还管谢老侯爷叫大哥来着,是后来谢老侯爷奉命前去招安的时候,才对老夫人动了心。
    等他在外逗留了小半年,带着那水寨的人回京时,那个被招安的水匪头头就成了宣平侯夫人,为此差点将谢家老两口气晕了过去,更是惊掉了京中所有人的下巴。
    苏阮上一世听着谢老夫人跟谢老侯爷之间的“爱恨情仇”时,就觉得比话本子还精彩。
    谢老夫人虽然嘴里虽然从来不说,可是苏阮知道,她是念着他的。
    苏阮歪着头说道:“那我回头再另外给祖母捏一个?就捏个笑脸的好不好?”
    谢老夫人却是下意识的将那面团娃娃握了握,然后扔在了一旁:“有什么好捏的,人都死了,你捏个小人儿出来我也不好下口,总不能一口咬掉了他脑袋?”
    她清了清嗓子,这才扭头看着漆鼎里别的点心,捏了个牡丹花儿的放进嘴里。
    “还是花儿好,吃花喝露的跟仙女似的。”
    苏阮被逗笑,见谢老夫人嘴里说的不在意,却是见着那面团娃娃快掉地上时,偷摸摸的拿着袖子扫了扫,然后目不斜视的嚼着点心。
    苏阮假装没看见,只是附和道:“是是是,祖母是仙女,那这点心好吃吗?”
    谢老夫人咂咂嘴,点心咽下去之后,嘴里有些酸甜味道,不算太浓,却十分绵长,还带着一股果子香。
    她夸道:“不错,你做的?”
    苏阮点点头:“对啊,之前陈大夫不是说您不能吃太多甜食吗,更不能碰糖,所以我就取了之前晒好的那些果子干儿,然后磨成粉加水和面,做出的点心里有甜味,却也不伤身子。”
    “我问过陈大夫了,这种点心您能吃,但是不能太多。”
    苏阮仰着脸对着谢老夫人,笑起来时很是好看,“祖母要是觉得还合胃口的话,我以后便常给您做,还有几种旁的做法,做出来味道也不错,保准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