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25章 孩子气
    金宝愣了愣,这才接过信来,面露诧异。
    这可是他家四爷头一次给姑娘写信。
    祁文府横了他一眼:“收起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事儿要是敢叫母亲他们知道,我就把你扔去大哥院子里。”
    金宝想起那个常年不见笑,一说话就是教训人的祁文柏,抖了抖身子,连忙道:“四爷放心,我绝对不乱说。”
    祁文府这才取了两本书放在他手上,压着信上说道:“去的时候记得避着点人,如果宣平侯府的人问起,就说是之前上门时曾经问苏小姐借了两本书,现在让人还回去的。”
    金宝连忙点头,将书好生收起来,又把信放在书中,这才退了出去。
    等他走后,祁文府这才伸手弹了弹那面团儿的脑袋,哼了声。
    “小丫头。”
    真是上了贼船了。
    ……
    苏阮心中生了愧疚之后,想着哄哄谢青珩,恰好知道谢老夫人被柳妈妈收了偷藏起来的点心之后在闹脾气,所以去了小厨房里给谢老夫人做哄她的点心,顺带着捏了个面娃娃送去谢青珩那。
    东西送出去之后,她也就忘了这事了。
    蹲在厨房里折腾了半下午,等着天快黑的时候,苏阮才将一笼屉蒸好的点心放进了食盒里,提着去了锦堂院。
    谢老夫人正板着脸,那白胖的脸上难得没有笑容。
    苏阮去时,瞧了里头一眼,低声道:“还生气呢?”
    柳妈妈无奈:“可不,连饭也不肯吃了,奴婢瞧着她今儿个怕是气不过了。”
    苏阮抿嘴:“我进去看看。”
    柳妈妈点点头,知道苏阮讨老夫人喜欢,说不准能哄回来,只是瞅着她手里的食盒问道:“小小姐这是带了什么?”
    “是我做的点心。”
    苏阮将食盒拉开了一些,里面顿时有香味传出来。
    柳妈妈连忙说道:“小小姐,奴婢知道您孝顺,可是老夫人身子不好,陈大夫说了不能让她吃甜食……”
    “柳妈妈放心吧,我知道的。”
    苏阮低声道,“我之前问过陈大夫,祖母只是不能经常吃甜食,偶尔一次没什么大碍,而且这些点心是我之前在荆南的时候跟人学的,里头加的是果子的甜味。”
    她取了个点心交给了柳妈妈,笑着道:“柳妈妈若是不信尝尝看?”
    柳妈妈有些诧异,连忙伸手接了过来,就见到那点心被做的精致的很,外表瞧着浅褐色,小孩儿拳头大小,捧在手里时看起来像是只圆润润的小狗。
    她好奇的咬了一口,发现那点心软绵,入口有微微的甜酸味道,却一点都不腻人。
    柳妈妈顿时抬眼:“这里头……”
    苏阮回道:“这里头加了晒干的梅子,先前府里不是有许多果干吗,我便让人将梅子干碾成粉,又用一小些蜂蜜翻炒了一下,然后化了水再和面,做成了点心。”
    “这里头糖份很少,而且我也让人拿给陈大夫瞧过,说是做给祖母吃不碍事的。”
    苏阮笑着对柳妈妈说道:
    “祖母年纪大了,性子跟孩子似的,她喜欢甜食总不能一味的拦着,就像是咱们,总有些逆反心思,旁人越不叫做的自己越想去试试看。”
    “祖母也一样,她现在就是越拦越想吃,倒不如换个办法给她解解馋。”
    柳妈妈瞧着苏阮弯弯的眉眼,迟疑了片刻才说道:“当真不碍事?”
    “当真。”
    苏阮认真道:“我不会拿祖母的身子儿戏的。”
    柳妈妈见状这才松口气。
    苏阮将食盒盖上说道:“眼下天色不早了,我先进去看看祖母,您也让下人将饭菜送过来吧,我哄着祖母吃一些。”
    柳妈妈连忙点头:“好,那奴婢这就去。”
    柳妈妈忙着让人去准备晚膳,而苏阮则是提着食盒进了房中。
    谢老夫人正生着闷气,背对着外头抱着引枕盘腿坐着,听着声音还以为是柳妈妈进来了,不高兴道:“不是说了让你别进来,我不吃!”
    “祖母。”
    苏阮叫了一声。
    谢老夫人听到声音,连忙转身,就见到站在身后不远处,提着个食盒的苏阮。
    她朝着苏阮身后瞧了一眼,见柳妈妈没跟着,这才将把揪的都起了毛的引枕扔在一旁,有些闷闷道:“你怎么来了?”
    苏阮笑眯眯的说道:“来瞧瞧祖母呀,这是谁惹祖母不高兴了?”
    “还能有谁。”
    谢老夫人哼了一声,气声道:“他们一个个的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你说我还到底是不是这府里老夫人了,现在连吃点东西都要被人管着,早知道我当初还不如留在水寨里。”
    至少那地头是她的,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平白为着点美色就把自己都给卖了,生了几个管家婆不说,连带着当初乖巧听话的丫环如今也变得讨厌了。
    她现在特别怀念当初在水寨的时候,想砍谁就砍谁,想揍谁就揍谁,天王老子来了都得趴着的日子。
    别说两盘点心了,就是搭了梯子上天摘月亮,也没人敢说个不字。
    苏阮见着谢老夫人气冲冲的模样,轻笑道:“可他们也都是为着您好呀,若是不在意的,谁管您身子是好是差想吃什么?”
    谢老夫人被她一句话戳破,跟泄了气的似的。
    她就是知道这点,所以哪怕再气也不能真揍了他们。
    谢老夫人瞪她一眼:“连你也帮着他们气我是不是?”
    苏阮见她生气,连忙安抚:“哪儿能啊,我这不是给您送好吃的来了。”
    她将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然后笑着说道:“祖母还记得上次我跟您说的,要做点心给您吃吗?柳妈妈收走了您的心头好,我这不就给您送过来了。”
    苏阮见谢老夫人不为所动,甚至满眼怀疑,干脆直接把食盒里的点心端了出来放在桌上。
    “这些点心可都是我亲手做的,这府里还没人吃过呢,祖母不想尝尝?”
    谢老夫人心动,却板着脸:“你不是糊弄我的?”
    送点心,柳妈妈怎么能让她进来?
    苏阮一本正经:“当然不是,再说东西放这儿呢,祖母过来吃吃看不就知道了。”
    谢老夫人迟疑了片刻,心里虽然依旧拧巴,可眼神儿却是不由自主的朝着桌上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