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18章 左右逢源
    宇文延和宇文良郴或许在其他方面上各有不同,但是在感知圣心这一点上,却是出奇的默契。
    两人见着明宣帝沉下来的脸几乎同时闭了嘴,生怕成了那个出头鸟儿,被明宣帝的怒气给扫到丢了脑袋。
    钱太后突然开口道:“皇帝,他们两个各说各有理,既然理不清楚,那不如问问祁大人。”
    她看向祁文府,“祁大人那日既然也在安阳王府,又与他们二人在一起,那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觉得单凭小王爷说的这些事情,二皇子可会动手报复?”
    “太后。”
    明宣帝皱眉,钱太后是裕妃的姑母,也是出自薄家,她这么问简直是把祁文府往坑里带,让他怎么回答?
    若说会,二皇子不会善罢甘休。
    若说不会,岂不是得罪瑞王?
    祁文府看了钱太后一眼,面色平静的说道:“回太后娘娘,小王爷方才所说,基本属实……”
    钱太后眼中浮现郁色,裕妃也是沉了脸。
    祁文府淡声道:“那一日在安阳王府中,的确是二皇子主动邀小王爷去后院赏梅,也是他主动叫住了女眷问路,后来小王爷和二皇子因为一些小事生了口角,此事在场之人众多,城阳郡主她们也能作证。”
    宇文良郴听着这话,眼底露出欣喜,瑞王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祁文府就话音一转说道:“不过二皇子与小王爷起争执,起因却是因为小王爷纠缠女眷,言行不当,二皇子才以兄长的身份出言教训。”
    “小王爷性情耿直,受不得气,且或许是有旁人在场觉得丢了颜面,这才反驳了二皇子几句。”
    祁文府站在暖阁中,神色平静道:
    “此事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二皇子知礼守节,不忍见谢家女眷被人纠缠,所以才出言回护一些罢了,后来二皇子与小王爷还一同给安阳王妃贺寿,同献了寿礼,就连安阳王和王妃都夸赞二皇子懂礼。”
    “微臣想,二皇子平日自持稳重,也从不惹是非,想来应该做不出同室操戈的事情。”
    钱太后和裕妃听着祁文府的夸赞之词,脸上都是露出浅笑来,就连宇文延看向祁文府时,也是微怔之下面露感激。
    宇文良郴却是气得七窍生烟,张嘴就想骂祁文府,可才刚开了口,就被旁边坐着的瑞王猛的抬脚踢了一下,一脚踹在了他屁股上的伤上。
    他顿时疼的忘了要说什么,只是惨叫了一声。
    明宣帝顿时看向他:“怎么了?”
    “疼……”
    宇文良郴苍白着脸,倒吸着冷气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只淌着眼泪水低声叫着疼。
    明宣帝看着他那张青青肿肿的脸,还有他说掉眼泪就掉眼泪半点都没有觉得丢脸的样子,眼里氤氲着沉色,突然开口:“子嵘,你方才说谢家女眷,是哪个谢家?”
    祁文府回道:“宣平侯府。”
    明宣帝嘴角猛的就拉平了下来,抿成一条线。
    裕妃只觉得自家儿子占了上风,连忙就跪下说道:“皇上,祁大人方才也说了,延儿向来懂礼,更不惹是非,他断然不会做出这种暗箭伤人的事情。”
    “宇文良郴和瑞王府无缘无故伤了延儿,让他至此,还请皇上为延儿做主!”
    宇文延也是低声道:“求父皇为儿臣做主。”
    明宣帝看了会两人,扭头对着钱太后道:“太后觉得,此事该怎么处置?”
    钱太后沉声道:“若是延儿出手在前也就罢了,可若他什么都没做,良郴此番的确是过分了,我宇文家向来以仁孝治天下,断然容不得手足相残之事。”
    瑞王猛的抬头看向钱太后,就连明宣帝目光也暗沉了几分。
    “皇后觉得呢?”明宣帝又问道。
    皇后看上去是个性子端和之人,她看了眼宇文良郴,却没顺着太后的话,而是迟疑了下低声道:
    “小王爷的事情,皇上自有决断,臣妾只是觉得,小王爷平日里性子虽然冲动了些,却也是个喜欢打抱不平、本性善良的好孩子,这些年更是未曾主动与哪位皇子交恶。”
    “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其他误会,就像二皇子不会主动伤人一样,若无缘由,小王爷也不会主动伤了二皇子才是。”
    裕妃猛的看向皇后:“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皇后面色沉静,温和道:“本宫没什么意思。”
    “本宫只是觉得,皇上向来疼爱子侄,断不会让任何一个受了委屈,裕妃心疼二皇子本宫能够理解,但是也不能在事情没清楚之前,便逼着皇上下旨处罚了小王爷。”
    “如果真是小王爷的错也就算了,可万一是有什么别的误会呢,等事情查明之后,你让皇上怎么自处?”
    “你…”
    裕妃气得脸色铁青。
    皇后对着明宣帝说道:“皇上觉得呢?”
    明宣帝点点头道:“皇后说的有道理。”
    “皇上!”
    “皇帝!”
    裕妃和钱太后同时出声。
    明宣帝挥挥手拦了两人的话,直接说道:“太后刚才也说了,这件事情他们各说各有理,良郴的性子朕知道,虽然喜欢胡闹,可无缘无故的,他也不敢对延儿下狠手。”
    “至于延儿……”
    明宣帝看了眼半趴在地上的二儿子,语气深了些:“他向来懂礼,也不惹是非,这件事情说不得是被人挑拨。”
    “眼下事情还未查明,朕不能随意处置,这样,延儿这几日就留在宫里,让太医好生替他诊治,裕妃你也多照顾一些,定能将他的腿治好,至于良郴……”
    明宣帝沉眼看着他:“先送进大理寺去醒醒脑子。”
    “皇叔!!”
    宇文良郴不敢置信的抬头看着明宣帝。
    他居然让他进大理寺监牢?!
    明宣帝沉声道:“不管如何,你当街殴打皇子,而且还肆意胡为,纠缠朝臣之女,丢尽了你父王和朕的脸面。”
    “往日你胡闹朕不与你计较,是看在你还年幼的份上,可是这几年你越发大胆,别以为你平日里干得那些污糟事情朕不知道,若非看在你父王的面上,朕早就砍了你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