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111章 亲疏
    “这次瑞王府的人当街殴打了二皇子,事情怕是会闹进宫里,二皇子身边的麻烦本来就不少,你们切记不要在外提及此事,免得惹祸上身。”
    沈棠溪笑了笑:“姑父放心吧,我们不会的。”
    谢渊看向谢青珩。
    谢青珩也连忙回神,开口道:“父亲放心,等一下我们就要回国子监,去准备八日后小考的事情,这段时间都不会再出来,瑞王府和二皇子府的事情我们不会去掺合。”
    谢渊这才放心:“那就好。”
    谢渊听着谢青珩说起小考的事情,就想起之前提过的太子伴读的事儿。
    他想要叮嘱谢青珩几句,只是眼下沈棠溪也在,哪怕两家关系极好,沈相和他们也走的极近,可有些事情依旧还是得避忌着旁人,免生事端。
    他只能拉着谢青珩两人说了别的,外间便有人敲门。
    “进。”
    谢渊应了声后,房门推开,陈氏端着茶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谢青珩和沈棠溪都是连忙起身。
    “母亲。”
    “夫人。”
    陈氏朝着两人温柔一笑。
    谢渊面色柔和下来:“你怎么来了?”
    陈氏细声细气的说道:“你午膳的时候没吃多少东西,我怕你饿了,所以让厨房备了一些点心给你送来。”
    她说完看着谢青珩两人说道:
    “我刚才听下面的人说大公子和表少爷也回来了,便也替你们准备了些,只是不知道你们爱喝什么,就和侯爷一样冲的雪青,你们尝尝可还合胃口。”
    谢青珩连忙伸手接过茶杯,低声道:“多谢母亲。”
    沈棠溪则是看了陈氏一眼,也伸手接过了茶:“多谢夫人。”
    陈氏柔柔一笑,有些期盼的看着谢青珩。
    谢青珩端着茶杯时有些烫手,只觉得被陈氏的目光瞧得头皮有些发麻,倒也不是害怕,只是任谁被人这么直绷绷的看着,怕是也会不自在。
    他连忙端着茶杯抿了一口,便将茶杯放在了桌上,然后起身对着谢渊说道:
    “父亲,我和阿棠出来也许久了,还要回国子监报道。”
    谢渊也没多想,点点头道:“那你们先走吧,记得刚才我说的,皇家的事情别去掺合。”
    两人都是点点头,谢青珩朝着陈氏行了一礼,就连忙转身离开。
    陈氏瞧着桌上的茶水,目光黯淡了些。
    谢渊察觉到后,开口道:“怎么了嘉娘?”
    陈氏垂了垂眼,强拉出个笑来:“没怎么,阮阮这两天很少来看我,我听说她今天和大公子他们一起出去看戏了,所以想跟大公子说说话,只是大公子好像不怎么喜欢我……”
    谢渊闻言沉默下来。
    谢青珩不喜欢陈氏,他是知道的,就连谢青阳和谢嬛也对陈氏恭敬有余,亲近不足。
    可是当初他娶陈氏的事情本就闹出了无数麻烦,谢青珩他们三个更是因为他娶陈氏,连带着对他这个父亲也疏远了几分。
    他们愿意敬着陈氏,不在一些小事上为难她找她麻烦就已经足够了,强逼着他们来亲近陈氏,就算谢渊再喜欢陈氏他也做不出来,而且他真这么做了,谢老夫人怕是能直接拿着棍子打断他的腿。
    谢渊上前揽着她说道:“你别想太多,青珩是要急着回国子监,所以才没怎么与你说话的,至于阮阮……她就是小孩子性子,过几日便好了。”
    见陈氏有些沮丧的模样,谢渊转了话题说道:
    “中午的时候觉得没什么胃口,吃不下东西,你刚才一提我倒是真觉得有些饿了,你都让厨房准备了什么?”
    陈氏顺从的被他带到一旁,轻声道:“都是侯爷爱吃的,有山药糕,金丝卷,豌豆黄和马蹄羹。”
    “我见你这几日食欲不好,就让他们又用山楂做了一份开胃的点心,你尝尝看可还喜欢……”
    ……
    书房里,谢渊半抱着陈氏两人细声厮语,而外面沈棠溪则是瞧着谢青珩疾步离开的模样,低笑出声:“我瞧着你这位继母温言细语的,对你也不错,你怎么对她一副避之惟恐不及的样子?”
    谢青珩抿抿嘴唇,对于陈氏有些一言难尽。
    论性情,陈氏的确温柔,她长得好看,性子不争不抢,说话柔柔弱弱从来不懂得算计别人。
    这种继母对于他们这些原配所生的孩子来说本是好事,可是之前亲眼瞧见过她对着苏阮的那些做派,他却是实在亲近不起来。
    谢青珩心中对陈氏不喜,可是也没有在外跟人说她的兴趣,只是说道:“她是父亲的妻子,我只要敬着她就好了,没必要走的太近。”
    沈棠溪挑挑眉:“对她你算的这般清楚,怎么对上苏阮,便不介意了?”
    谢青珩听他提起苏阮,皱眉:“苏阮和她不一样。”
    沈棠溪见他袒护,忍不住道:“有什么不一样的?她们是母女,一脉相承不是吗?”
    谢青珩陡然就有些动怒,想说苏阮性子坚强,想说她的善良有底线,想说她跟陈氏根本就不是同一种人。
    陈氏只懂得依附他人而活,可是苏阮永远都不会,哪怕身边有人愿意帮她,她也不屑一顾,而且哪怕遇到再大的逆境,她都能抗得过来。
    谢青珩张了张嘴,那些话就要脱口而出,可是对上沈棠溪那双带着审视的眼睛,突然就不想说了。
    立场不同,看的东西不同。
    有些事情他不能告诉沈棠溪,正如沈棠溪不知道他所知道的那些事情,所以他无法信任苏阮,也就自然看不到苏阮的好。
    谢青珩心里那股子郁气突然就散了,扭头道:“你刚才为什么瞒着父亲我们在梨园春的事情?”
    沈棠溪的确是跟谢渊说起了梨园春内发生的事,但是他只是提及了宇文良郴和宇文延当街斗殴的事情,别的一概没说,更没有谢青珩之前以为的将苏阮的疑点说出来,跟谢渊告状。
    沈棠溪淡声道:“我说了,嬛儿和你都要受罚。”
    谢青珩一怔。
    沈棠溪看着他:“苏阮是外人,你和嬛儿不是,我犯不着为着她让你们两跟着受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