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90章 倒霉蛋
    苏阮是没想到,谢青珩的想法这么开通,不由问道:“那大哥觉得,四姐如果当真想要从军呢?”
    谢青珩冷峻的眉眼蹙起,像是没想到苏阮会问他这个问题。
    不过他还是认真想了想后,才对着她说道:“女子想要从军太难,当今陛下虽然没有明旨规定女子不可为官为将,可是断了文考武举之路,想要从军除非是从小兵做起。”
    “四妹她身手了得,性子也算坚毅,可是从军之事不是那么容易的。”
    “一个女儿家混迹军营之中,先不说平日食宿该如何解决,军营之中都是通铺,绝无可能为她一人单独设立营帐,衣食住行样样皆难,就说三叔三婶那边,他们也不会同意让他们娇宠着的女儿去兵营里做一个人人都能驱使的杂役兵。”
    因为谢渊是武将的原因,所以谢青珩要比其他世家子更明白军中升迁有多难。
    一个寻常小兵,若无家世庇荫,想要从底层一步步的爬起来谈何容易,更何况他虽然不介意女子从军的事情,却不代表其他人也不介意。
    到时候光是流言蜚语,那些人异样目光都会让谢锦月寸步难行。
    苏阮听着谢青珩很是正经的与她分析着女子从军的利弊,见他目光清明,眼中看不到半丝鄙夷不屑,不由低笑出声。
    谢青珩嘴里话音一顿,扬眉:“你笑什么?”
    苏阮说道:“没什么,只是大哥与旁人不同。”
    谢青珩顿时失笑,知道她话中意思不由说道:“难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般迂腐之人?”
    “当年太祖立朝之时,大陈第一位丞相蒋秋便是女子,她以军师的身份留在太祖军中,替他出谋划策,推翻前朝,后来太祖理朝之后,蒋相又辅佐太祖肃清朝政,料理明生,大陈能得海晏河清太平之像,也与她分不开关系。”
    “女子聪慧者极多,有能力的更是比比皆是,而且远的不说,就说祖母,她当年若不是被宣平侯府所困,怕是如今依旧威名赫赫,连父亲恐怕都不及她。”
    苏阮听着谢青珩的话,抿嘴露出个笑来:“大哥说的对,女子未必不如男儿。”
    两人闲聊了几句,并没有太多的去说谢锦月的事情,虽然他们都不觉得谢锦月的话有错,可是吴氏摆明了是不喜欢谢锦月舞刀弄枪,还有如今的这些想法的。
    谢青珩将苏阮送回了跨院后,才对着说道:“我刚才瞧见你手上烫的不轻,回去后记得抹药,不要碰水。”
    苏阮乖巧点头:“我知道。”
    “明儿个我同窗约了我们出去看戏,你还去吗?”谢青珩问道。
    苏阮有些诧异抬头,户部闹了那么大的乱子,裴耿还有心思带着国子监的同窗出去看戏?
    苏阮不由问道:“这几日京中乱着,我今日见到了祁祭酒,他说户部的事情压不住了已经爆发了出来,就连南大人也因此牵累被下了狱。”
    “眼下人心惶惶的,出去看戏好吗?”
    谢青珩闻言淡声道:“那些都是朝中的事情,难道因为朝廷彻查贪污之事,京中各府便不用吃喝了吗?”
    裴耿的祖父就是个倒霉蛋,两年前被人算计了一次,险些赔的倾家荡产,还欠了裴耿外祖唐家一大笔钱财,至今还在替朝廷干着白活儿,堪称史上最穷也是惨的户部尚书,没有之一。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哪怕如今户部贪污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朝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将眼睛放在裴家身上,更没有牵连到裴敬塬半点。
    毕竟如他这种连俸禄银子都赔给了朝廷,如今吃饭花销都还要指着儿媳妇的二品大员,从古至今怕也就只有这么一位。
    他要是能贪污,何至于落到这地步?
    裴耿是个心大的,知道这事情牵连不到他们,就也没心思去管他到底与谁有关,他今天一大早就让人送了信过来,就跟他说了明儿个包了那戏班子,请他们几个出去看戏的事情。
    谢青珩知道苏阮担心什么,安抚道:“放心吧,朝中的事情牵连不到我们,再说过几日就要小考,我也就只有明天能出去走走,然后就要回国子监那边闭关去了。”
    苏阮见谢青珩说的肯定,就答应了下来,只是想起之前他们曾经说过的有关太子挑选伴读的事情,苏阮忍不住问了句:“太子的事情,大哥那边都准备好了吗?”
    谢青珩闻言说道:“我的事情你别操心,我自己会处理好。”
    苏阮见谢青珩神色放松,而且面上没有半点担忧之色,只以为他已经想办法让太子选中了旁的人当伴读,她这才放心下来说道:“那就好。太子若能得了旁的伴读,大哥就能好生发挥,不必掩饰文才,那我就先在这里祝大哥能够拔得头筹,得皇上青眼。”
    “多谢。”
    谢青珩看着小姑娘仰着头专注的模样,眼底染上笑意说道:“快回去歇着吧,今天闹腾了一天,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用过午饭后再出府,我先回去了。”
    苏阮点点头:“大哥慢走。”
    苏阮站在跨院门外,等看到谢青珩走远之后,这才回了院子里。
    采芑跟在她旁边,见她脸上毫不掩饰的笑意,忍不住说道:“小姐心情很好?”
    苏阮点点头:“还不错。”
    谢青珩刚才的那一番话,还有谢锦月梗着脖子跟吴氏争辩,说着女子未必不如男儿的样子,让她发现了一些之前都未曾发现过的事情。
    以前她虽然对谢家存着愧疚之意,可是却从未曾去细瞧过谢家其他人。
    她从最初的憎恨,到后来的恨不得毁了他们,再到后来的愧疚自责,全是源于她自己,可是如今她才发现,撇开上一世的那些已经快要模糊的记忆,当心平气和的跟谢家的人相处时,才会发现谢家的人跟她记忆里完全不同的一面。
    处处找茬的谢锦月实则心肠柔软,志气极高。
    冷傲漠然的谢青珩实则眼界极广,心怀坦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