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读小说 > 都市小说 > 软玉生香 > 第85章 生气
    安阳王妃闻言皱皱眉。
    谢老夫人看着她正色道:“虞君,我知道你想帮我,但是你并非只是一人,你身后还有整个王府。”
    “我今天本不该来找你帮忙,可是我又不能眼见着我那混账儿子当真惹出祸事来不管,所以才寻到你这儿来,但是你要知道,这事情必须要你家王爷知道,免得将来他与你生出嫌隙来。”
    安阳王妃皱眉了片刻,见谢老夫人认真的模样这才摆摆手:“行了行了,说的这么严肃干什么,我稍晚些问过他就是。”
    谢老夫人见她答应,这才放心下来,突然说道:“对了,那雪珊瑚借你观赏些日子,回头记得还给我。”
    “借我?!”
    安阳王妃顿时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看着谢老夫人:“你不是送给我当生辰礼物了?!”
    “怎么可能。”
    谢老夫人说的半点不心虚:“那可是我家那死老头子送给我的,我怎么能送出去,再说咱两这关系,你好意思拿吗,拿了不亏心吗?”
    安阳王妃眼皮子直抖:“那我的寿礼呢?”
    “不是答应了把雪珊瑚给你赏玩?”
    谢老夫人看着安阳王妃,一脸“我都把东西送你玩了,你怎么还好意思问我要寿礼”的模样,眼中满满都是你无理取闹的谴责。
    安阳王妃嘴角一抽:“徐阿蛮,你脸呢?”
    两人在暖阁里没待多久,就听到外面吴妈妈禀告,说有几个小辈过来给安阳王妃献寿礼。
    安阳王妃理了理衣裳,和谢老夫人几乎同时在吴妈妈进来的时候将盘着的腿放了下去,变成了最初雍容华贵的模样,外间几个小辈进来时,就见着里面两个老太太正坐在桌前说着话。
    两人也不知道说起了什么来,都是扬唇笑了起来。
    一个慈爱,一个端庄,有些微胖的脸颊上笑容满满,瞧上去就是两个极好相处的老太太。
    ……
    谢老夫人带着苏阮几人从安阳王府离开的时候,外间天色已经有些微暗了下来,天上又飘起了雪,那雪花落在马车上,很快就在车顶积攒了薄薄的一层。
    安阳王府在城北,而宣平侯府则是在城南。
    出了王府往外走了一段,谢老夫人便开口道:“今天在王府里可有遇到什么事儿?”
    陈氏摇摇头:“没什么,母亲。”
    谢老夫人见陈氏眉眼低垂的模样忍不住有些皱眉,总觉得往日的乖顺如今落在眼里,却只是小家子气。
    她扭头看向王氏:“你说。”
    王氏倒不如陈氏那般什么都爱忍着,直接说道:“是有些事儿,二弟妹第一次参加京中的宴会,难免有人会多嘴几句。”
    谢老夫人皱眉:“说什么了?”
    王氏看了陈氏一眼,说道:“就是说二弟妹以前夫家的事情,还有阮阮的……”见谢老夫人脸上神色沉了下来,王氏连忙说道:“母亲别气,我已经将那些人挡回去了,还教训了她们,二弟妹没吃亏。”
    王氏的确是不怎么喜欢陈氏,也觉着她这性子不讨喜,可是她却也不可能任着人欺辱陈氏。
    陈氏是宣平侯夫人,她若是受辱,那丢的可是整个宣平侯府的脸面。
    更何况她要是不帮着陈氏,叫老夫人知道了,回去还不得收拾她?
    谢老夫人见王氏不像是作假,而旁边陈氏讷讷不说话,便猜到了当时大致是个什么情形,她心中对于陈氏更生出些不满来。
    谢老夫人看着陈氏皱眉道:“有人说你长短,议论阮阮,你没有还嘴?”
    陈氏听出了谢老夫人声音中的不满,低声道:“我……我怕给侯府招惹是非……”
    “荒唐!”
    谢老夫人闻言顿时气声道:“你如今是宣平侯府主母,是正儿八经的宣平侯夫人,那些人若真敬你愿与你好生相处,就断然不会对你碎嘴,既然说了,那就是不给谢家脸面,你又何需留给她们颜面?”
    “你身后有宣平侯府,有整个谢家,哪容得下别人议你长短。”
    “你今日不将此风压下去,让人觉得你软弱好欺,来日是不是谁人都能在我宣平侯府头上踩上一脚?”
    “你不顾着自己,也该顾着阮阮,旁人说她闲话你不将其源头掐灭,任由流言蜚语传出去,你让阮阮往后如何在京中立足?”
    陈氏被谢老夫人训斥,垂着头不敢说话。
    谢老夫人见着她这样子,那火气不仅不下去,反而更大了起来。
    谢渊到底哪只眼瞎,竟是找了个这样的媳妇儿?!
    谢老夫人气得不行,瞧见陈氏唯唯诺诺的样子就觉得胃疼,正想喊了停车去跟苏阮她们几个同行,没成想还没开口外间马车就突然停了下来。
    谢老夫人身子一歪,连忙抓着车窗怒声道:“干什么,车也不会赶了吗?”
    外间赶车之人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不是老夫人,小人是瞧见那边有乱子……”
    谢老夫人掀开帘子朝着前面一看,就见到那边巷道里,几个人正堵着地上的人狠揍着,而那脑袋上套着麻袋的人躺在地上被打的惨叫不断。
    赶车的人低声道:“老夫人,要不要小人去看看……”
    “看什么看,好好赶你的车,绕道过去。”
    谢老夫人目光在地上那人身上的衣裳上顿了顿,直接说道。
    车夫闻言愣了下,见谢老夫人冷眼扫过来,连忙不敢迟疑,应了一声之后就拉着缰绳驾马朝着旁边拐了过去,直接避开了那边巷道,而那边巷子里的几人原还担心那边马车过来,结果见他们远远避了开来,这才松了口气。
    马车改道时,苏阮几人也都是察觉了,而那边的惨叫声也传了过来。
    谢锦云拉开帘子,瞧着那边隐约的人影说道:“怎么突然改道了?”
    苏阮说道:“怕是祖母这边巷子暗,不好走。”
    谢锦云愣了下:“是吗,可是我刚才怎么好像听到有人在惨叫?”
    苏阮笑着拉着她的手,将车帘子放了下来,遮住了那边巷子里的情形,也遮住了那地上的人身上熟悉的衣裳模样,笑着说道:“你怕是听错了,可能是风声吧。”